第194章 5.28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第一百九十四章你到底幾歲
  被荀一海認作是要打敗的對手實力自然不差, 柳遙見他是分神后期的修為, 于是也就調整了自己的修為, 認真對待。
  荀一海見到柳遙修為又有改變的時候才知道原來他一直壓制的修為, 當時還忍不住開口問這是不是就是柳遙真實的修為, 得到柳遙回應的兩個字:“你猜?!?br />   荀一海自然猜不是了, 可柳遙又不說她的真實修為究竟是什么,讓荀一海糾結的抓心撓肺。
  葉丹陽身經百戰, 身為分神期修士的戰斗經驗自然是足夠多的, 和柳遙這樣的分神期‘新手’不一樣, 柳遙那五十年的修煉唯一可以做對手的就是太子長琴和五十弦琴, 兩個都是‘琴’, 哪兒能和她正面剛,總是在風箏她, 搞得她郁悶的要死。除了秘境之后終于可以近身攻擊可讓她開心不少。
  不過因為沒有對手的原因,她近戰的經驗少的可憐, 這才是她在戰斗中成長飛快的最主要的原因。
  葉丹陽很快就有了和荀一海一樣的感受,歐陽這個人是在戰斗中成長了,而且成長的飛快, 是肉眼可見的那種。
  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是處于下風的, 只是憑著出色的速度和應變能力才勉強在他的攻勢下支撐, 可是他漸漸的就發現這人漸漸適應了下來,有了自己的戰斗節奏,并漸漸開始尋找機會反擊。
  愈戰愈勇,真是個可怕的人, 但是這樣的人才是他們劍修喜歡的人。
  葉丹陽的眼睛亮了起來。
  荀一海見狀咬下一口靈果,瞇起眼睛笑了。
  兩人戰斗的應接不暇,修為不夠的根本就連看都看不清,修為到了的也跟的勉強,那些來觀戰的長老們越看越心驚,呼喚了更多的長老來。
  終于有人問荀一海,“這人是誰,多大年紀?”
  荀一海想了想,“哎呀,我沒問他多大,不過看樣子應該不大吧?!?br />   “那他有沒有宗門可有告訴你?”這樣的人通常都是什么宗門精心培養的天才吧。
  “這個我也沒有問誒,非要知道這個干什么?”
  荀一海這不靠譜的樣子讓眾長老有些郁悶,不過一想他本就是這個性子也就不多說什么了,只專心的看戰斗。
  兩人的交戰越來越激烈,他們都沉浸在這場戰斗之中,可以說柳遙的收獲要比葉丹陽多的多。柳遙以速度見長,力量和耐力也不成多讓,葉丹陽速度稍弱于柳遙,但是力量和耐力似乎要比柳遙更好,這只是初步判斷,其實并不好分辨。
  柳遙反攻的次數越來越多,她還很能抓時機,憑借她的速度,數次讓葉丹陽差點中招。
  柳遙躲過葉丹陽的攻擊,身體竟然扭到一個難以想象的角度,回轉就朝著葉丹陽攻去,這個角度實在是讓人難以捉摸,愣是讓葉丹陽難以躲避,極力躲避之下還是在臉上留下一道血痕。
  這血不讓葉丹陽心驚,只是讓他興奮。
  他笑了起來,速度竟然更快了一些。
  兩人交戰了不知多久,在許多修為不夠,只是看個熱鬧的修士們紛紛忍不住離開之后才算是落下帷幕,此時兩人都已經耗盡氣力,傷的不輕,幸而他們不是生死戰,知道自己沒有力氣再戰下去,便同時停了下來。
  “平局?!?br />   這個時候葉丹陽冷靜了下來,看著柳遙的目光中終于帶上了一點溫度,“很好?!?br />   “我也這么覺得?!绷b笑道:“不過這次可真是累了,不如下次有所收獲的時候再戰?!?br />   “好!”
  看兩人都沒力氣了,荀一海跳到場中,將柳遙扛了起來,笑嘻嘻的對葉丹陽說:“你那么多師兄師弟師叔師伯我就不扛你了,先帶著陽陽走了?!?br />   被扛著的柳遙胃部就在荀一海肩膀上,被他掂的臉色一青。
  見狀葉丹陽看著柳遙的目光中似乎又帶上了一點淡淡的同情。
  “喂,能不能別這么扛著我,難受?!?br />   “可是我只抱女人,不抱臭男人……唔,雖然你一點都不臭?!?br />   柳遙毫無形象的翻了個白眼,“那你可以用背的?!?br />   “說的也是?!避饕缓;腥?,將柳遙背到了背上,“那咱們走吧,我已經定好宴席了,咱們先去好好吃一頓?!?br />   “贊成!”
  葉丹陽:……
  眾人:……
  這個兩人可不是只是說說,他們真的去搓了一頓。
  吃飽喝足了,柳遙才去療傷恢復。
  荀一??粗b關著的房門,摸了摸下巴,看來她的實力的確很不錯啊,竟然能和葉丹陽那個變態打成平手。
  再想到柳遙這個修為可能不是她真實的修為,荀一海也忍不住有些心驚。本以為他們就是靈界不得了的天才了,原來也不過是坐井觀天,竟然還有這樣一個從未出現過的天才,甚至比他們還要強。
  雖然沒有問過柳遙的年紀,不過,他還是能夠看出這樣一個人絕不是什么老怪物,至少年齡不會太大。
  老怪物哪兒會這么活潑。
  柳遙這一恢復就恢復了三個月,不是因為她傷的太重,而是因為收獲良多,和葉丹陽這樣的人戰斗果然收獲不少,她光是參悟這場戰斗所得就花了三個月,還沒有完。
  只是她不好讓荀一海久等,這一從參悟中回過神來,發現已經過了三個月就連忙出關。
  不過她好像擔心的多余了,荀一海根本沒有覺得無聊,這些日子他都上街去泡妞了。
  左擁右抱的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柳遙不禁扶額。她和荀一海認識的不算久,不過荀一海什么性子也從來不瞞著她,所以她一早就知道他那個花花公子的風流習性。
  之前荀一海帶她去吃美食的時候見到美人就會上去搭訕,甚至調.戲兩句,沒想到她不過是閉關了三個月,荀一海就已經在幻海宗海市混得左擁右抱了。
  那個人對待朋友和對待女人的方式截然不同,她倒是慶幸自己用的是男人的身份,能和荀一海成為朋友。
  她本是出來找荀一海的,結果就在大街上看到了他人生贏家的一幕,轉身就想回客棧去等他,卻不想荀一海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柳遙,于是興奮的朝她揮手:“歐陽!我在這里!”
  柳遙還想當做沒聽見,不曾想荀一海跑的飛快,丟下了他身邊的美人跑了過來,“你總算是出來了,不對,你不再繼續參悟一段時間么,你的收獲應該不少吧?!?br />   “這不是怕你等急了么,我也沒想到這一參悟就是三個月,還擔心你是不是走了?!?br />   荀一海笑嘻嘻道:“怎么會呢,戰后參悟本來花的時間就多,我早就知道了,本來還以為你會花上半年甚至更久呢,沒想到這么快就出來了?!?br />   “我也是才知道我白擔心了,原來你過的這么滋潤啊?!?br />   “嘿嘿,別這么酸嘛,要不是你性格靦腆我就分你一個美人了?!?br />   柳遙哭笑不得,“你自己享受就好了?!蹦莾蓚€美人的臉色都已經變差了,這家伙還在猶自不知。
  “那你要繼續回去閉關么?”
  柳遙想了想,“你的打算呢?”
  “我嘛,閑來無聊,在這幻海宗呆上一段時間也無妨。關鍵是你,你想要做什么?!?br />   “我想要繼續參悟,參悟結束之后……”老實說柳遙還沒有想好,因為她暫時還不想去無極城……
  “你還沒有打算是不是?”
  柳遙點點頭,“沒錯,雖然是打算繼續去黑市武斗場的,但是……暫時還不想去?!?br />   “一年之后會有一個遺跡出現,你不如隨我去遺跡里逛逛?”
  柳遙想了想,倒也覺得不錯,“好?!?br />   “那就這么說定了,你什么時候繼續去閉關?”
  柳遙笑道:“怎么也得先吃一頓吧?!?br />   “哈,這主意好!不過這次可得你請了,我可是無聊了三個月呢?!避饕缓<兇馐潜犙壅f瞎話,“我上次可是看到了,你壓了自己贏的,得了一大筆靈石呢,那其中可有我的一份兒啊,這次可得好好請我吃上一頓?!?br />   “知道了,管飽?!绷b笑著應道。
  荀一海其實沒有說瞎話,他的確挺無聊的,在他看來,柳遙算是難得有趣的人,比葉丹陽要有趣,要不然他又怎么會交柳遙這樣一個朋友,甚至還耐著性子在這里等這么久。
  吃夠了之后,柳遙就接著去閉關了,這次閉關出乎意料的長達八個月。
  是因為她在參悟收獲的時候意外的悟到了一些別的東西,光是推衍新的收獲都完全不夠。以免自己陷進去長時間出不來,柳遙強迫自己脫離那種沉迷的狀態。
  她似乎已經摸到了法則的邊角,她這次就是在嘗試著順藤摸瓜摸進去,不過法則哪里是柳遙現在能夠掌握的東西,倘若她不從這里面走出來的話,她很可能深陷其中,直至死亡都出不來。
  這樣的案例也不是沒有,修士畢竟不是仙人,仙人可以有無窮的壽命去推衍,修士的壽命卻是有限的,他們要用這有限的壽命去獲得更長久的壽命,才能夠參悟著天地間的法則。
  法則哪里是幾個月幾年幾十年就能夠推演出來的東西。
  這個時間的閉關已經讓荀一海有些驚訝了,而柳遙出關時的疲憊也讓荀一海吃驚,“你這是去干什么了,怎么精神這么差?”
  “就是閉關啊,參悟了一點不屬于我這個層次的東西,導致差點兒出不來了?!?br />   不屬于這個層次的東西……那就只有法則了,荀一海心中的震驚都無法表達,“你……唉,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你該不會是上了年紀的老怪物了吧?”
  柳遙摸摸下巴,“想必凡人而言的話的確已經是老怪物了?!彼呀浐芫脹]有算過自己的年紀了,怎么也有一百歲了吧。
  “那你到底幾歲?”
  柳遙笑著看他:“你猜阿?!?br />   荀一海:“……”他就知道。

章節目錄

陵川| 响水| 行唐| 齐河| 威宁| 江门| 屯昌| 巴林左旗| 太康| 乐安| 大关| 漳浦| 五营| 武宁| 久治| 象山| 沐川| 牟平| 山阳| 衢州| 阿瓦提| 平阴| 广饶| 铅山| 漠河| 寻乌| 怀仁| 怀柔| 西盟| 吐尔尕特| 都匀| 白河| 乐陵| 禹州| 恒春| 漳浦| 米林| 东海| 兴平| 天池| 中江| 阜城| 龙里| 蓝山| 范县| 登封| 庐江| 鲁山| 张家界| 西宁| 金州| 临洮| 和田| 旬邑| 拉萨| 茂县| 清镇| 繁峙| 科尔沁右翼中旗| 临泽| 科尔沁右翼中旗| 济阳| 汶川| 盈江| 嘉善| 射洪| 盱眙| 泗洪| 耒阳| 沛县| 平乐| 浪卡子| 梅县| 漳县| 和林格尔| 鹤山| 龙泉驿| 阜平| 灵台| 鸡西| 大佘太| 琼中| 平罗| 建昌| 西乌珠穆沁旗| 河津| 铁干里克| 遂川| 河源| 赫章| 贡山| 黟县| 文山| 科尔沁右翼中旗| 盐池| 樟树| 舟曲| 黄石| 万州龙宝| 镇江| 南充| 大安| 延津| 伊宁| 庆阳| 扎兰屯| 日喀则| 宁远| 隰县| 柏乡| 浠水| 晋城| 德令哈| 吴江| 瑞丽| 莒南| 大港| 惠来| 莫索湾| 大石桥| 固阳| 博白| 江永| 阜南| 德清| 板栏| 璧山| 会理| 宜章| 怀远| 威海| 南澳| 淮滨| 察布查尔| 仙桃| 科尔沁右翼中旗| 洱源| 永善| 夏津| 泰安| 托里| 侯马| 乌兰乌苏| 晋洲| 朝城| 五指山| 河南| 孤家子| 芒康| 惠来| 羊山| 封丘| 莲花| 平潭海峡大桥| 垦利| 南丹| 罗甸| 瑞丽| 额尔古纳| 遵化| 麻阳| 巴雅尔吐胡硕| 永济| 富县| 阿克陶| 嘉祥| 陆丰| 连南| 肃南| 海丰| 阿坝| 根河| 阳江| 德安| 望谟| 北海| 砚山| 黄茅洲| 白山| 那仁宝力格| 陈家镇| 大安| 高台| 勉县| 兰考| 大冶| 大邑| 华蓥山| 海力素| 泸县| 泊头| 上思| 息县| 孟连| 宝应| 巴林左旗| 鲁甸| 扬州| 清流| 大兴安岭| 麦盖提| 北道区| 台州| 祁连| 武邑| 沿河| 镇沅| 临淄| 荣成| 璧山| 任丘| 平定| 靖西| 蒙山| 丹寨| 连江| 濮阳| 腾冲| 阳曲| 奉贤| 中阳| 东乌珠穆沁旗| 安溪| 岚县| 儋州| 巴中| 琼结| 克什克腾旗| 屏边| 木里| 旬阳| 藤县| 大宁| 泸州| 江永| 上海| 莲花| 石拐| 长治| 都匀| 阿鲁科尔沁旗| 铜鼓| 静海| 平顶山| 中宁| 蒲县| 大武口| 威海| 赣州| 玛沁| 中心站| 井冈山| 万年| 修武| 丹凤| 新干| 贵南| 保山| 博罗| 扎兰屯| 恩施| 沅江| 广宁| 河池| 五常| 开平| 杂多| 缙云| 鄄城| 周宁| 南汇| 青铜峡| 韩城| 奉节| 惠阳| 色达| 通山| 漯河| 岚县| 阳春| 崂山| 辉南| 八里罕| 灵寿| 麟游| 大勐龙| 赤峰| 济宁| 老河口| 宁安| 张家界| 沈阳| 双城| 若尔盖| 海林| 新安| 镇赉| 安远| 东岗| 五台山| 澧县| 安德河| 清兰| 曹县| ?涓?| 扎兰屯| 铜陵| 兴文| 东阿| 循化| 海阳| 繁峙| 澳门| 平和| 开阳| 靖安| 肥西| 谷城| 汕尾| 杭锦后旗| 宜川| 兴化| 托里| 连江| 同安| 偏关| 荔波| 东港| 罗定| 营山| 罗城| 囊谦| 章党| 乐山| 岐山| 南丹| 无棣| 滦平| 融水| 定西| 文安| 彭山| 万山| 连州| 忠县| 安义| 宁河| 南靖| 永和| 巴雅尔吐胡硕| 新河| 拐子湖| 甘德| 德州| 城固| 德州| 定州| 石炭井| 安国| 开平| 如东| 金平| 汉阴| 瓮安| 余江| 托里| 延边| 鄂伦春旗| 中泉子| 金坛| 罗江| 桐城| 磁县| 海门| 德钦| 莲花| 定远| 洛浦| 信阳地区农试站| 峰峰| 邵阳县| 兰西| 灵台| 泽普| 枝江| 南康| 西乌珠穆沁旗| 宕昌| 武宣| 鄂尔多斯| 伊宁县| 循化| 孪井滩| 项城| 汕头| 英山| 且末| 靖远| 恭城| 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