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番外(葉蔣)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茶水間里,hr姐姐在打電話,言辭犀利?!八^斗的時候你在劈腿尋找真愛,憑什么成功了就得嫁給你,讓你一起見證好風光?”
  “在她最艱難的時候,你在別的女人床上浪,你真當她是傻逼,你怎么哄她怎么信?”
  “沒什么可是,我不會勸她跟你復合,沒有這個必要?!?br />   尖銳的嗓音靜止下去,過一會復又響起,溫柔的語調?!澳莻€人渣被我罵了一頓,嫁不嫁在你,我只有一句話。戀愛時識人不清,別以為是眼屎糊了眼,結婚后你會發現,那是真的屎?!?br />   “四年了,你喜歡他就去追,他還單身呢,反正追不上也沒什么損失,正好可以徹底放下?!?br />   “姑奶奶,這么猶豫的風格不像你啊……”
  葉子站在門外,雙手捧緊了水杯,微微有些站立不穩的掉頭走開。
  徹底放下?多少癡男怨女都倒在這四個字下,然后一輩子念念不忘意難平。
  坐回自己的位置,葉子閉了閉眼,彎腰打開辦公桌下的抽屜,拿出一瓶礦泉水擰開,仰頭喝了一口,出神的望著無名指上的指環。
  四年了,她試著忘記蔣牧塵,用盡所有的辦法。
  然而回到國內的那一刻,那些離開他后的無助和絕望,瞬間如灰塵抖落,忘了當初離開時跟他說的狠話,忘了自己說,從來不曾愛過他。
  他送的指環她一直戴著,在離開他的無數個白天,提醒著自己無論多難都要走下去。
  在無數個夜里,她瘋狂的想起他的笑,想起他俊美異常的臉,想起陸楠去西江的那個星期,她和他瘋狂的樣子,想起最后一次,他說:“我不曾等過人,四年后若你回來,我娶你?!?br />   那些快樂的,悲傷的過往,一幀一幀就像電影一樣,在背單詞背到舌頭發麻的間隙,在她眼前不停的放映,不停的提醒她,她當年有多絕情。
  提醒她,除了這個男人,她的心再難容下其他人。
  很多人說忘記一個人最好的辦法,是盡快的開始下一段感情。葉子試了很多次,時間長短都有,多到她自己都忘了,愛一個人是怎樣的感受。
  最終的結果,是她越來越無法接受異性的觸碰,哪怕是牽手,都讓她有種惡心的感覺。
  回國已經三個月,她知道他在這個城市,卻提不起絲毫的勇氣去見他。
  甚至不敢跟陸楠打聽他的近況。
  她怕他已經新歡在懷,更怕他還在等她,多么的矛盾……
  ——
  進入夏季,北京的氣候開始多變起來,前一刻還風和日麗,轉眼的功夫便白晝如夜暴雨傾盆。
  葉子走出公司大門,遠遠看到陸楠的勞斯萊斯停在街旁,心中不由的一暖,打開雨傘飛奔過去。
  上了車,安全帶還沒系上,陸楠略顯嚴肅的嗓音就飄了過來?!拔規闳ヒ娝?,他的情況很不好?!?br />   葉子心里咯噔了下,臉色霎時發白?!八趺戳??”
  “化驗的結果還沒出,但是蔣家上下都來了?!标戦恳暻胺?,平穩的控制著方向盤,一本正經的語氣?!澳闳羰遣幌肴?,我現在送你回家?!?br />   葉子錯愕,整個人無力靠到椅背上,久久不出聲。
  她想過一千種一萬種重逢的畫面,想過再見他如何開口,卻從未想過,有關他的消息會來的如此猝不及防,如此的殘忍。
  陸楠側眸瞄她一眼,故作輕松的安慰?!翱赡芤矝]我們想的那么夸張,畢竟化驗結果還沒出來?!?br />   “我去見他?!比~子打斷她的話,將臉埋進掌心,難受閉上眼。
  陸楠抿著唇,沉默點頭。
  抵達協和,大雨沒有半分要停歇的跡象。陸楠將她領到病房外,不動聲色的跟厲漠北交換了下眼神,牽手離開。
  四年前,她并不是太相信,蔣牧塵能潔身自好等待葉子歸來。
  而今,她信了,還聯合厲漠北幫他撒下彌天大謊。不敢想若葉子最后知道真相,會不會跟她絕交。
  “又亂操心?!眳柲蹦罅讼滤亩?,擁著她加快腳步去取車?!霸刍丶遗銉鹤??!?br />   陸楠“嗯”了一聲,習慣性的往他懷里靠了靠。
  蔣牧塵這一招苦肉計使得確實不地道,不過愛情里,誰沒點心機呢。
  他都35了,再不破釜沉舟,怕是父母那里也不好交代。
  ——
  葉子站在病房外,冷靜了將近十分鐘才有勇氣推門進去。
  蔣牧塵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閉著眼,似乎還在熟睡。葉子輕手輕腳的坐下,胸口發酸的端詳他許久,終忍不住俯身,將他橫在被子上的手捧進掌心。
  微微發涼的觸感,一瞬間勾起無數回憶。
  她還記得那天,她算準他走出包廂的時間,讓相熟的姐們陪她演戲??山銈兪钦婧?,一巴掌扇過來,她腦袋嗡嗡作響的摔了出去,正好倒在他腳邊。
  他當時楞了下,徐徐彎腰朝她伸出手,眼底帶著幾分憐憫?!澳阍趺礃??”
  簡單的四個字,讓她徹底忘了后面該怎么演,眼睛疼的睜都睜不開。
  那天晚上,他帶她出去吃宵夜,問她為何被打,問她需不需要報警,要不要換一份工作。
  葉子忘了自己怎么回答他,卻記得,他問她,為什么不讀書。記得他幫她買了創可貼,提醒她手上的傷口要盡早處理。
  相熟的姐們說,他是b市最紳士的一個公子哥,跟他搭上了不愁今后沒有好日子過。
  她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本不奢望他能看上自己,誰知第二天經理卻問她,有沒有興趣幫忙推酒。
  怎么可能沒興趣,她實在需要錢,需要很多很多的錢。
  之后他常去應酬,每次都跟她點很多很貴的酒,喝不完就存著。經理也不再為難她,不再壓她的工資,甚至笑容里都多了幾分諂媚。
  她知道他是有意這么做,但一直裝傻,也不曾主動表示什么。
  她坦然的接受他給予的好處,同時又跟他保持相應的距離,用宋安安的話說就是典型的綠茶。
  她把從姐們那學來的勾男手段,統統用到他身上,效果立竿見影。
  他果然動了心思,卻又紳士的從不主動挑破。
  一年的時間,她存夠了出國讀書的錢,存夠了按月打給家里的錢,決定表示些什么的時候,他那晚第一次喝多,啞著嗓子告訴她,他要訂婚了。
  她什么都沒說,卻執拗的跟他去了開了房。
  不知道男人對那層膜有多在乎,但她清楚,絕大部分男人知道身下的女人是第一次,多少都會動容,蔣牧塵也不例外。
  他那晚一反常態,問她要不要去國外讀書,他可以給她找學校,可以承擔所有的費用。
  她含笑搖頭,早上醒來就回了租住的房子,跟著辭職回老家辦理手續。
  他訂婚當天,她在煌家開廂,跟姐們道別,喝到酩酊大醉的給陸楠打電話。
  她愛他,可那又怎樣?
  他終究會娶個門戶相當的千金,即便不是宋安安,也會是別的女孩。
  那晚她在天臺上哭了很久,可能把一輩子要流的眼淚都流光了,心也在那一瞬間死去。
  是他把她從地獄里拉出來,可她卻沒資格伴他左右。
  最后一次見面,是在b市,大年初五。
  那晚陸楠醉了,竇晗也醉了,只有她是清醒的。跟他回到他的別墅,他們做了一次又一次,彼此較著勁,最后一次兩人幾乎都要虛脫過去。
  她依舊是天亮離開,神色平靜的跟他說再見——再也不見。
  之后她一走四年,不給他打過任何一次電話,發過任何一條短信,不曾跟陸楠打聽他的任何消息??桃獾淖屪约和羲?,忘掉曾經愛過他的自己。
  她甚至以為她回來,會看到他已經娶了美嬌娘,生活幸福美滿。
  而不是如今這副模樣……
  “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笔Y牧塵半瞇著雙眼,嘶啞的嗓音聽著十分虛弱?!翱上?,我恐怕不能再等你了?!?br />   葉子傾身過去,及時捂住他的嘴,哽咽搖頭?!皠e說,我不要你等,我明天馬上辭職陪你?!?br />   蔣牧塵瞇了瞇眼,刻意掩去眼底的笑意,溫柔握住她比尋常女孩要粗糙得多的手?!安辉S說謊,不然你一輩子都嫁不掉?!?br />   “嗯”葉子伏在他胸口,嗚嗚哭成淚人。
  蔣牧塵閉著眼,盡量克制住情緒,厚實的掌心貼著她的后背輕拍。
  葉子哭了許久,直到病房的門被人推開,跟著耳邊多了許多陌生的嗓音,才回過神,愣愣站起身。
  蔣牧塵擺出一副了無生氣的模樣,淡漠陳述自己的病情。
  蔣父蔣母一聽說有可能是絕癥,臉色變了變,小心翼翼的問他有什么心愿。
  蔣牧塵偏頭看一眼還在發呆的葉子,平靜吐出兩個字:“結婚?!?br />   “好?!笔Y父干脆點頭,視線落到葉子身上,遲疑問道:“這位是?”
  蔣牧塵劇烈的咳了一陣,一張臉憋的通紅的粗粗喘氣?!拔壹磳⒔Y婚的妻子,葉子?!?br />   蔣家二老看到他那樣,連問都不敢問了,不住點頭,并表示立即安排人籌辦婚禮。
  葉子神情恍惚的聽著他們的對話,使勁握緊蔣牧塵的手。她好怕他咳著咳會咳出血來。
  生怕在電視上看過無數次的鏡頭,在自己面前出現。
  蔣父蔣母說完婚禮的事就走了,葉子茫然坐下,眼淚又落了下來?!按_診的話,你還能活多久?”
  “大概半年,也有可能活不過三個月?!笔Y牧塵把陸桉教給自己的話背了一遍,努力裝出絕望的樣子,直勾勾的望著天花板?!拔沂遣皇呛茏运?,臨走都不讓你安生?!?br />   “是我的錯?!比~子再次捂住他的嘴,悶悶的俯身抱他?!拔蚁虢o你生個孩子?!?br />   “好?!笔Y牧塵又咳了一陣,激動得雙手發抖地抱緊她瘦弱的身子。
  葉子誤以為他發抖是因為病痛讓他難受,哭的更加傷心,萬分后悔自己沒早些來見他。
  在醫院守了一夜,葉子隔天一早去公司申請辭職,跟著便回了醫院替蔣牧塵辦理出院手續,陪他住進溫榆河的別墅。
  陸楠和厲漠北也有別墅在同一個小區,大概是為了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相處,夫妻倆坐了不到五分鐘就走了。
  蔣牧塵坐在輪椅上,一頭一臉的汗水,整個人虛的不行。
  葉子扶他上了樓,立即去洗手間找毛巾給他擦汗?!霸趺礃?,要不要緊?”
  “沒事,你去書房把書桌左邊的抽屜打開,里面有只木質的盒子,拿過來?!笔Y牧塵拿走她手里的毛巾,有氣無力的吩咐?!叭グ??!?br />   葉子抿著唇,遲疑點頭。
  她一走,蔣牧塵立即把貼在身上的暖寶寶貼扯下來,飛快塞到床墊底下。
  陸桉凈出餿主意,這么大熱天,居然讓他貼三張,快熱死他了。
  少頃,葉子拿著盒子折回來,見他身上的汗消得差不多,伸手摸了摸,又紅了眼眶。
  “不哭了好不好,再哭我會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笔Y牧塵捏了捏她的鼻子,低頭把盒子打開?!八哪昵熬拖敫阏f,你一直不給機會?!?br />   葉子看到他的身份證和戶口本,眼淚又落了下來,心底涌起深深的絕望,瘋狂吻他。
  情到深處,一切發生的自然而然,只是那種仿佛做完就再也沒機會再做的壓抑情緒,始終盤亙心頭,以致她都忽略了很多明顯不對勁的地方。
  足不出戶的在別墅住了一周,兩人的婚禮也籌備完畢。
  回b市領完證回京的第二天,葉子早早換上婚紗,化上最美的妝容,推著臉色依舊很蒼白的蔣牧塵,走出別墅大門。
  考慮到他有病在身,婚禮并未大肆宴請賓客,來的也多是兩人的至交好友,以及蔣家這邊的重要成員。
  葉子沒請父母過來觀禮,也沒請在煌家認識的姐們,安安靜靜的牽著蔣牧塵的手,接受眾人的祝福。
  本來應該很熱鬧的婚禮,氣氛莫名的有些悲傷。
  中午禮畢,葉子一臉抱歉的讓陸楠替她招呼竇晗他們,自己陪著蔣牧塵先行上樓休息。
  蔣家二老也沒留下,領著一干親戚到酒店去吃飯。
  明天化驗結果就出來了,葉子一想到這個,胸口便疼的像似要裂開,替他解領帶時控制不住倒在他懷里崩潰大哭?!皦m哥,我很怕?!?br />   “別怕,我會一直陪著你的?!笔Y牧塵抬手刮去她臉上的淚水,含笑打趣?!吧倒媚??!?br />   葉子楞了下,跟著便被他壓到床上,雙手也被他用領帶綁起來壓到頭頂。
  這個力道……葉子錯愕一秒,反應過來,旋即破口大罵?!笆Y牧塵你個大混蛋,你竟然騙我……”
  剩下的話轉瞬被某人堵回來,熱烈的讓她無法招架……

章節目錄

武安| 舍伯吐| 祁东| 南华| 邢台县浆水| 开江| 科尔沁左翼后旗| 宜都| 杂多| 晋城| 乌审召| 南充| 无锡| 宁城| 茶卡| 玛多| 化州| 巩留| 兴化| 宿迁| 蒲江| 鹤岗| 平舆| 信阳地区农试站| 阳原| 吉木乃| 青浦| 正定| 霍林郭勒| 策勒| 托勒| 方城| 黄龙| 扎鲁特旗| 弥渡| 宁津| 甘洛| 庆元| 东安| 滨州| 阿拉善右旗| 张家口| 特克斯| 蒙山| 莘县| 陆丰| 勐腊| 上川岛| 合水| 蓝山| 无极| 延川| 景德镇| 那坡| 岱山| 周村| 察哈尔右翼后旗| 赤城| 河口| 康平| 香格里拉| 内江| 徐闻| 靖宇| 科尔沁右翼中旗| 隆尧| 永嘉| 楚雄| 襄城| 新竹市| 温县| 范县| 安义| 南靖| 石屏| 赤城| 涟源| 高雄| 曲江| 兴城| 会宁| 罗山| 池州| 云梦| 广灵| 吐鲁番东坎| 从化| 富县| 壤塘| 淳安| 贡嘎| 惠东| 岚皋| 绍兴| 阿尔山| 抚顺| 南溪| 五莲| 伊克乌素| 鹤山| 土默特左旗| 天祝| 武川| 浚县| 东乌珠穆沁旗| 永吉| 偃师| 博乐| 香格里拉| 东川| 资源| 凭祥| 岫岩| 仁寿| 乐平| 黄梅| 凯里| 阳原| 汕尾| 兴仁| 松原| 太仆寺旗| 叶城| 大洼| 集安| 龙江| 巴林右旗| 永登| 丹江口| 临西| 桦南| 浏阳| 来凤| 黔西| 巴里坤| 库伦旗| 苍溪| 虞城| 东川| 镇康| 潮连岛| 梁山| 林甸| 固阳| 伊和郭勒| 嵊山| 什邡| 丹东| 阿尔山| 象山| 伊金霍洛旗| 成县| 华安| 溧水| 和县| 轮台| 高雄| 镇宁| 括苍山| 蒙城| 巴仑台| 大新| 迁安| 临高| 习水| 祁东| 华宁| 河源| 弥渡| 龙海| 澧县| 肇源| 千阳| 上川岛| 北塔山| 连南| 库尔勒| 元阳| 怀化| 张家口| 山阴| 封开| 鄂伦春旗| 阳城| 祁门| 怀集| 夷陵| 涪陵| 房县| 莱州| 河口| 连州| 新津| 淮南| 铜锣湾| 宜宾农试站| 蒙阴| 全椒| 孟津| 舒兰| 台中| 太谷| 西盟| 罗平| 合阳| 平山| 新沂| 桂阳| 双牌| 保亭| 四子王旗| 桐庐| 南海| 七台河| 贞丰| 全椒| 本溪| 镇赉| 惠阳| 雄县| 炉霍| 上蔡| 涿鹿| 长乐| 儋州| 清丰| 勃利| 新和| 鲁甸| 白杨沟| 伊川| 鄂温克旗| 任县| 桂阳| 大埔| 根河| 阿城| 苏尼特左旗| 霞云岭| 沾化| 含山| 正兰旗| 长子| 金山| 马鞍山| 成武| 丹巴| 茫崖| 会同| 炮台| 井陉| 靖安| 祁连| 台中| 江油| 富宁| 内黄| 营口| 大洼| 烟台| 蔚县| 壤塘| 将乐| 岗子| 石家庄| 闵行| 松滋| 宾阳| 湟中| 东光| 无锡| 金山| 喀左| 吐鲁番| 多伦| 察哈尔右翼中旗| 广河| 三原| 阿克陶| 宜良| 禹州| 汨罗| 奉化| 宿松| 平遥| 郓城| 平阴| 乌伊岭| 南阳| 思南| 靖江| 淮阳| 寿宁| 灵石| 峰峰| 汉寿| 洞头| 天池| 成武| 硇洲| 咸宁| 永靖| 塔河| 精河| 盐源| 左贡| 衡水| 嘉荫| 新兴| 五台山| 井冈山| 伊宁| 潞江坝| 荔浦| 政和| 郁南| 普定| 阳城| 齐河| 彭阳| 江津| 泾川| 新巴尔虎左旗| 那仁宝力格| 古田| 东川| 五河| 昌乐| 洱源| 乌海| 围场| 隰县| 阳山| 汕头| 开县| 龙泉驿| 胶州| 遂平| 兴平| 屯留| 商都| 芒康| 潞城| 隆尧| 盐亭| 烟筒山| 香日德| 清水| 永城| 蔡家湖| 聂拉木| 澄江| 当涂| 晋宁| 汉阴| 吉木乃| 耒阳| 汉川| 朱日和| 新邵| 葫芦岛| 紫金| 定海| 宜兰| 临潼| 江陵| 小灶火| 金山| 野牛沟| 塔中| 乌审召| 吴县东山| 克拉玛依| 晋洲| 宜宾| 资中| 沁源| 通辽| 久治| 勐腊| 大陈| 闽侯| 怀来| 中心站| 贵德| 万山| 南溪| 海拉尔| 潞江坝| 高唐| 黄南| 韦州| 康县| 桐乡| 宾阳| 仪陇| 阳原| 广德| 保靖| 藤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