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羞恥感的GD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第32章
  這話剛落下,權誌龍就反應過來剛剛說了什么。特么的,他剛才一定是被這女人的笑容迷倒了思緒。不行,這樣下去絕對不行。以后要是再這樣,完全就被吃定了。
  對待外人狠辣的男人,此時看起來就像是大灰狼面前強撐著的小白兔。
  “你這人心里焉兒壞,一肚子的壞水全用在我身。別笑,說你呢?!眱赏肫废嗪蜌馕毒慵训耐盹埛旁谧郎?,權誌龍還噘著嘴,目光已經被面條吸引了。
  他咽了咽口水,不得不承認這家伙還是有兩下的。尤其是白色瓷碗上那雙修長如蔥白的手指,更是讓人心動。思緒一下子有些跑偏,沒想到眼前這位還經過生活的磨礪。
  “像你們這樣的人,天生不是該享受的命嗎?”
  這話里十足十的嘲諷,傅妡妤沒當回事。似乎在別人眼里,他們這群頂著頭銜一出生就有身價的人,每天的生活就是如何如何享樂。并沒有解釋,只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br />   這句話是用中文說的,權誌龍聽不懂,傅妡妤也沒想讓對方明白。她坐在椅子上,看著對方,“嘗嘗看?!?br />   “哦?!?br />   黃燦燦的雞蛋,紅紅的西紅柿,搭配著綠色的面條,光看著搭配和賣相,就讓人有了食欲。權誌龍的口味偏淡,偶爾會用點重口味改改胃口。
  這碗面,讓他很是滿意??曜由陨缘貖A了幾根,呼呼地吹涼了這才張口吞下。牙齒咀嚼著,口腔里彌漫著鮮香的味道。一下子,心里得到了滿足。
  權誌龍一向分得清,就算心里有些別扭,還是朝著傅妡妤豎了豎拇指。然后低下頭慢慢地品嘗著這人下廚的第一次成果。有快要溢出來的情緒縈繞在心頭,眼睛慢慢地濕潤起來。
  有一兩顆水珠掉在桌面上,權誌龍掩蓋已經來不及,還沒抬頭就傳來一道透著打趣的聲音。
  “怎么,這就感動了?”
  去你的感動。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都不能露出一丁點的不滿。
  “這不是第一次吃到嘛,有些感動?!闭f得很無辜。
  傅妡妤笑了一下,抽了桌上的紙巾給他,沒有理會話力的另一成意思,“好吃嗎?”
  “好吃,”權誌龍擦著眼睛點著頭,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問,直覺有些不對勁。然后,就看見傅妡妤緩緩地露出微笑,眉尾彎彎,眼睛里滿是鼓勵。
  “好好練習,就按照這個味道?!?br />   ……
  權誌龍深刻地覺得,傅妡妤的手藝還是不要隨意顯擺的好。最后倒霉的還是他,早知道有這么個后續等著,寧愿自己動手,再難吃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有些后悔。
  權誌龍這頓飯吃得復雜極了,等兩人吃完最后還是他洗的碗。傅妡妤的理由很簡單,我做得飯,那么理所當然你得洗碗。
  這是哪家的規定?權誌龍表示不服,可惜捍衛不了自己的權利,只得氣哼哼地執行。
  權誌龍洗碗的時候,傅妡妤已經離開了廚房,端著一杯果汁和洗好的水果,姿勢舒服地坐在沙發里看著電視。人一離開,權誌龍就暗暗地松了口氣。
  也不知為何,也就是這幾天才有的情況。和傅妡妤呆在一起,他莫名地會感動有壓力。尋找了許久,也沒找到原因。
  權誌龍洗碗洗的三心二意,手上的速度很慢,耳邊還注意聽著客廳里的聲響。細細聽了片刻,只有電視發出的聲響。每個聲音之間都有幾秒的空白,是在調臺啊。
  這個想法剛起,權誌龍猛然想到一件事,頓時有些不好了。腦袋飛速地轉動,他開始回憶話神里他說得那些話,待會要被傅妡妤聽到,只要一想到這個,心理有些小小的羞恥感慢慢地上升。
  ……
  不行,得想辦法,絕對不能讓傅妡妤看這期的節目。那些黑歷史,自己看都不忍直視,更別提對方還是她。
  也就兩副碗筷,權誌龍洗的時間有點長。等到他出去時,也沒想出什么辦法。隱隱有些不安的坐在沙發上,眼見時間一點一點地滑過,越發接近開播的時間。
  余光里傅妡妤正在玩著手機,嘴角掛著淡笑,不像是在處理工作。他瞅了眼電視,也就是那么巧,特么的還是播出話神的頻道。權誌龍暗暗地吸了口氣,一咬牙豁出去了。
  “要……要……”
  “什么?”
  傅妡妤就像沒聽清一樣,看向權誌龍又問了一次。
  權誌龍還是有節操的,雖然少但還是留著些。傅妡妤眸子里還有著笑意,真像是沒有聽清的樣子??伤恍?,就算她面上的表情很是到位,越這樣越是不能相信。
  論演戲的功力,傅妡妤可是戲骨。
  權誌龍心里著急,耳邊已經聽到節目開播的聲音。只要視線微微一轉,就能看到那熟悉的開場動畫。不能再猶豫了,權誌龍眼睛一閉膝蓋直接一個使力人就坐到傅妡妤的腿上。
  恩,好吧。這個姿勢看起來很別扭。屁.股下是軟軟的感覺,這還是第一次。權誌龍有些尷尬,一半是因為坐姿,一半是自我的唾棄。
  他也真的是夠了,對付這女人也就只有這一招。管用,代價卻很大。
  傅妡妤放下手機,靠在沙發上看著權誌龍的動作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這是,這個姿勢可不雅觀。尤其是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心里并不喜歡。
  似乎是迫于某種……
  沒等她繼續想下去,耳邊就聽到身后有熟悉的聲音響起,是眼前這個男人的聲音。只看過一兩次他的綜藝節目,能看出他節目上的聲音清亮而又帶著特有的語氣,與私下里還是有區別的。
  傅妡妤的眼睛一直看著他,他并沒有開口過。那么,聲音是從……。她微微歪了歪腦袋,從權誌龍的脖頸處看向后面,正巧,屏幕里是男人帶著痞笑的臉蛋。
  眼睛一轉,傅妡妤將這個和權誌龍的動作串聯到一起,只稍加思索,就明白了。
  節目已經開始了,拋磚引玉的情景劇。這熟悉的記憶慢慢充斥在腦海里,接下來的情節已經不能想了。權誌龍眼簾低垂,腰微微彎著,已經無法阻擋傅妡妤的目光了。
  微微前靠,腦袋拱在她的脖頸處,蹭了蹭,這種感覺很奇妙。
  傅妡妤看得正起勁,直播啊,還是在當事人的眼前觀看,這感覺……很爽。男人難得的撒嬌,青澀的有些可愛。傅妡妤微微嘆了嘆氣,微微側頭嘴唇吻在他的臉頰上。
  有些感情油然而生,放在腿邊的手指慢慢地抬起,溫柔地撫上他的頭發。軟軟的滑滑的,手感不錯。
  就在兩人之間的氣氛正好時,他的名字被提到。一瞬間,被打回了原型。傅妡妤到覺得挺有意思的,畫面里主持人讓他按照自己的習慣表演,這人一點都不客氣地,很是大方地躺在別人的腿上。
  “你喜歡這樣?”
  權誌龍頓時無語了,這是綜藝節目好嘛。像他這么有綜藝感的藝人,表演肯定是有水分的。不過,對方能這么問,肯定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權誌龍倒是真的猶豫起來。
  要說喜歡嗎?感覺好困擾。
  傅妡妤在這時笑了一下,對方小眼瞇著,一副猶豫不定的樣子,可愛到不行。唇角勾起,眼神中都帶著笑意,微微低頭看他,輕聲問道,“我也好久沒看電影了,就明天吧?!?br />   明天?看電影?緩緩的笑容在臉上綻開,權誌龍眼睛都亮了,雙手抓著她的衣衫,又問了一遍,“真的?”又覺得自己的語氣太急迫,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臉紅了,“我明天沒有行程的?!?br />   場面有一瞬間的安靜,權誌龍睜大眼睛看著傅妡妤慢慢地露出若有所思的笑容。不想處在尷尬中,于是開口轉移氣氛,“我看看有什么好看的片子?!?br />   說著伸手勾住一旁的手機,解了鎖開始搜索起來。
  傅妡妤繼續看著電視,耳邊聽著他一個一個地報著名字。到最后,先泄氣的反而是權誌龍。他滑著手機屏幕,眉頭微微蹙著,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看電影,誰知道沒有好片子。
  傅妡妤看著他生動的表情,細細地看了一會,輕勾起唇角打破他的沮喪,“不需要?!?br />   “恩?”權誌龍隨口問了一聲。
  “電影不一定要在電影院看?!?br />   “你是說……,”家庭影院?好高級的感覺。心里不自主地有些仇富,又很是期待。眨巴著眼睛,繼續:“有電影院的效果?”
  傅妡妤:“比之更甚?!?br />   “行,你有想看的電影嗎?”
  “當然?!?br />   傅妡妤笑得有些邪氣,眸子里閃過一絲期待。只不過正沉浸在‘終于可以和她看電影了’思緒里的男人并沒有注意到,不然肯定不會那么沒有防備。
  然后,被影片的內容嚇尿了。
  這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權誌龍在手機上標注了日期,底下還備注了一番,手上還打著掩蓋。傅妡妤對于他的小九九心里還是明白的,可能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兩人的相處中,他開始慢慢拘謹了起來。
  有些客氣,有些自我洗腦的感覺。
  思緒稍稍開了個小差,傅妡妤是被一聲大笑弄回了注意力。笑聲來自于電視,這聲笑讓低頭不知干什么的權誌龍也抬起了頭。兩人的視線紛紛投向電視,下一刻權誌龍突然跳了起來。
  怎么把這事給忘了?權誌龍忙著找遙控器,換臺換臺,必須得換??上觳凰烊嗽?,沒等他摸到遙控器,不忍直視的一幕開始了。
  “誌龍是戀愛高手吧?!?br />   從主持人的這一句開始,之后的時間里權誌龍都是蒙頭抱住傅妡妤,將滾蛋的臉蛋藏在他的脖頸處。耳邊充斥著電視里自己的聲音,一聲一聲地敘說著之前的戀愛和目前的戀情,心底那點羞恥感慢慢地縈繞在周圍。
  權誌龍暗暗想,也不知道這人會怎么看他。有些好奇,他小心翼翼地側了側頭,瞇著眼睛窺探著她的表情??辞宄笥行┦?,她只是輕揚著嘴角,從實現的角度看去,無波無瀾的看不出任何意思。
  有些失敗的感覺,還有這種無力的感覺今天是不是太多次數了?

章節目錄

延庆| 睢县| 察哈尔右翼后旗| 漠河| 元江| 宜黄| 金寨| 龙泉驿| 九台| 梁河| 柳河| 惠农| 襄樊| 眉山| 东宁| 霍邱| 汕尾| 嘉黎| 南川| 滨州| 晋中| 溧阳| 耿马| 库尔勒| 神池| 旌德| 饶河| 塔城| 偏关| 江川| 临沭| 西丰| 佛冈| 沁县| 宜阳| 邳州| 招远| 洪雅| 五常| 海门| 大武口| 灌阳| 乌审旗| 磴口| 黔阳| 库尔勒| 大武口| 磐安| 华安| 石泉| 成都| 临泽| 桦川| 南郑| 淳化| 连山| 淄川| 周口| 台江| 潜山| 潮阳| 旬邑| 邢台| 从江| 渝北| 通辽钱家店| 宽甸| 新竹县| 满都拉| 肥城| 舟山| 永寿| 林西| 电白| 炮台| 香港| 禄劝| 聂拉木| 崇左| 平远| 惠州| 内邱| 如东| 佳木斯| 塔什库尔干| 延边| 三明| 南涧| 云阳| 漯河| 石阡| 绥江| 敦化| 漳县| 永兴| 中甸| 雷州| 泾源| 宾县| 泽普| 郫县| 册亨| 正阳| 新巴尔虎左旗| 宿州| 平遥| 滦县| 花都| 乌恰| 南昌| 施甸| 南乐| 大理| 东乌珠穆沁旗| 习水| 睢阳区| 修文| 华坪| 灌云| 阿合奇| 新建| 广水| 天山大西沟| 乌什| 尚志| 固始| 扶余| 临桂| 宾阳| 桃园| 郑州农试站| 玉山| 贡嘎| 全椒| 杭州| 青龙山| 连城| 启东| 曲阜| 扎赉特旗| 丽水| 涟水| 麦盖提| 安泽| 北仑| 昌平| 拜泉| 琼结| 漳平| 阳城| 翁源| 高州| 静海| 囊谦| 洪洞| 和布克赛尔| 长阳| 凌海| 沁源| 元江| 九龙| 娄烦| 茶陵| 新兴| 鄂温克旗| 高力板| 满洲里| 黔阳| 柳城| 扎赉特旗| 开江| 公馆| 玛纳斯| 方山| 南昌| 镇沅| 广饶| 永登| 枝江| 高碑店| 正宁| 比如| 五台山| 邵阳| 平安| 商洛| 利津| 成都| 胡尔勒| 云龙| 辽中| 濉溪| 常州| 南充| 芜湖县| 灵宝| 临洮| 前郭| 浦城| 常宁| 桦川| 台北市| 阿拉善右旗| 平原| 兴国| 兴文| 启东| 涟源| 重庆| 镇雄| 吉木乃| 鸡东| array(北京| 隆安| 瑞丽| 灵寿| 沧源| 错那| 阳原| 大武口| 长垣| 明溪| 西峡| 扶余| 定安| 诸城| 东海| 汾阳| 新化| 华山| 济南| 旅顺| 彭阳| 宜阳| 邢台县浆水| 碌曲| 盐城| 韩城| 开原| 沅陵| 泸县| 仙居| 界首| 托里| 东岗| 安康| 锦州| 丰县| 洛浦| 泾县| 石拐| 廊坊| 佳木斯| 淳安| 长葛| 曲麻莱| 广饶| 密山| 五道梁| 夏河| 藁城| 呼图壁| 吉首| 炎陵| 神农架| 汤河口| 南漳| 阿图什| 苍南| 舒兰| 海盐| 迁西| 呼中| 金川| 泾县| 高邮| 金秀| 峡江| 大名| 苍梧| 奉新| 万载| 海口| 石岛| 南靖| 乳山| 绥江| 通辽钱家店| 乌拉特后旗| 巴里坤| 娄底| 临泉| 天河| 皮口| 大兴安岭| 肃宁| 武鸣| 北流| 海力素| 抚顺| 海宁| 德阳| 延川| 羊山| 长岛| 扬州| 叶城| 化德| 鹰潭| 察哈尔右翼前旗| 尼勒克| 威县| 宁南| 乐清| 玉山| 高邮| 达日| 东台| 祁县| 犍为| 扎赉特旗| 东乌珠穆沁旗| 河口| 北戴河| 南江| 苍南| 驻马店| 尤溪| 庆城| 台北市| 叶县| 玉环| 开化| 施秉| 徐家汇| 青神| 肇东| 兴国| 峨山| 武定| 襄垣| 岢岚| 同江| 涉县| 广河| 南通| 永定| 临武| 吕泗渔场| 万荣| 清涧| 大埔| 乳源| 五营| 阜南| 武川| 扎赉特旗| 燕尾港| 城固| 鹤岗| 新都| 泸溪| 泾源| 灵邱| 巴盟农试站| 宜良| 奇台| 襄垣| 晋洲| 麻江| 嵩县| 永丰| 牟定| 阜南| 惠东| 松原| 五峰| 都匀| 托里| 马鞍山| 安化| 炉霍| 甘德| 成安| 桥口| 曲阳| 柳州| 通山| 郫县| 会理| 东丰| 顺义| 和平| 徐家汇| 罗江| 抚宁| 沁源| 茶陵| 盐津| 海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