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道八十一聲萬歲: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聞澈到底在想什么呢?
  聞澈想的很簡單——他曾幻想過無數個未來的自己,卻怎么都沒想過,到最后他長成了一個渣男。
  是的,渣男。
  他是說,一個人怎么可能會同時喜歡上好個人呢?
  明明從記事起,他最討厭的就是他爹那樣的渣男。見一個愛一個,對誰都說是真愛,實則不過是在滿足自己變態的私-欲。
  聞澈認真對他的母后發過誓:“我絕不會變成我父皇那樣的人?!?br />   不論是嫡子澈,還是失了憶的男爵澈,在對待感情問題上都是很專注的,他一直堅定不移的只想要談一場從一而終的戀愛,從生到死,就只有彼此,穩定又持久。他不會因為對方病了、老了、難看了,就不喜歡對方,自然也不會因為對方死了就移情別戀。
  最起碼……聞澈曾經是這么堅定的認為的。
  如今的現實卻狠狠的打了他的臉。
  他喜歡少游,這毋庸置疑,那是陪伴了他一整個童年的縮影,讓他放棄少游,就像是讓他放棄了自己唯一單純的快樂時光;但他也同時情不自禁的被顧準吸引著,感動于顧準這些多年執著的等待,欣賞著顧準身為一國上將的殺伐果斷,當然,最喜歡無論何時何地顧準的眼睛里都只有他的樣子……
  其實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偶爾在擁抱著“明帝”時,聞澈也會覺得到心跳加速,哪怕“明帝”頂著一張那么讓他討厭的臉,他都可以透過外在對那里面的靈魂產生好感。
  聞澈一直不敢深想這件事,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樣的自己。
  他為什么會變成這么可怕的人呢?
  他無數次詰問自己的內心。他明明在理智上是抗拒著變成他父皇那樣的人的,但情感上卻好像又在下意識的模仿他童年里唯一的男性榜樣。
  他還會就這樣喜歡幾個?
  聞澈不敢把這些話說給任何人聽,因為他從小耳濡目染學到的,就是這種同時喜歡很多個人的感情是很不正當的,是羞于啟齒的,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它會傷害到很多人,很多他在乎的人。
  所以,聞澈只能關起門來和自己過不去。
  他覺得他不配得到幸福。
  如果少游在天有靈,少游又會怎么想他呢?少游那么拼命的想要帶他去薩米基納,那么努力的在亂世中護他周全……結果卻等來了他又喜歡上了別人?
  聞澈覺得他要是少游,他一定會化作惡靈來掐死他,好一了百了。
  幸好,雖然聞澈的心出軌了,但他的大腦還是能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的言行,他守住了他從小堅守的原則,他會孤獨的走過一生,用以贖清他曾在感情道路上出現的短暫迷茫。
  剛剛成為皇帝的聞澈,躺在足夠二三十人睡下的大床上,翻來覆去,卻始終睡不踏實。
  一會兒是少游被炸死在他眼前的畫面,即便他根本沒有見過,但他已經想象了太多次;一會兒又是登基儀式后的晚宴上顧準消沉的側臉,他明明最不想傷害的人就是顧準;最后甚至出現了“明帝”,“明帝”已經換回了自己的身體,正像以往一樣,摟著他,陪他看完了一整晚的黃金八點檔。
  “哈哈哈哈哈?!甭劤褐肋@是在做夢,因為只有在夢里,他才笑的出來。
  “很晚了,你該睡了,寶貝兒?!薄懊鞯邸钡皖^,親了親聞澈的額角。
  聞澈正打算耍賴要求再多看一集的時候,卻在看到“明帝”的新面容時愣在了原地,因為換回自己身體的“明帝”,長了一張少游的臉,可他的身體卻是成年后的顧準才會擁有的強壯。
  然后,聞澈就被嚇醒了。
  他騰的一下子從高床軟枕上坐起,茫然的看著金紅色的帷幔,分不清楚那到底是個噩夢,還是來自于他內心深處最大的渴望。要是他們三個是一個人就好了,那樣就完整了。他快樂的童年,他曾經身為嫡子澈的榮耀,以及……他對親情的渴望。
  ——朋友和家人不一定會成為你的愛人,但你的愛人一定會成為你的朋友和家人。
  在聞澈的思維還模模糊糊的時候,顧準已經衣著筆挺的敲響了聞澈的房門:“陛下,您醒了嗎?”
  “沒有?!?br />   說完這話,聞澈就懵逼了。天哪,他到底在干什么?他已經有多少年沒再干過這種類似的蠢事了?
  顧準也愣在了門邊,因為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再一次涌入了他的腦海,好像在他忘記了的什么時候,他和聞澈也經歷過無數次這樣的對話。
  ……
  少游敲門,叫聞小澈起床:“你醒了嗎?”
  聞小澈以一種他的大腦速度絕對跟不上的矯健身手,快速竄進了綢緞被子里,悶頭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很努力的緊緊閉上眼睛,掩耳盜鈴道:“我還沒有醒?!?br />   起床什么的,對于聞澈來說,絕對是平生大敵。
  面對這種情況,少游往往的選擇就是直接推門而入,掀開聞小澈的被子,把他喜歡的散發著牛奶與霜糖香氣的甜點在他鼻尖前晃一晃,然后板起臉道:“只有起床的人才能吃?!?br />   ……
  如今的顧準……
  也是這么做的。
  當顧準手拿著糖漿華夫餅直接進門時,聞澈和顧準都愣了一下。
  “陛下?!?br />   “這么早,有事嗎??!甭劤杭傺b自己剛剛并沒有犯蠢,重新拿出了一貫的帝王樣,昂起下巴,一副不太想搭理人的冷漠。
  顧準不請自來,自然也不是沒有萬全的借口的:“我通過雷加的特殊渠道,得到了一些有關于‘明帝’到底是誰的消息,我覺得您也許會感興趣?!?br />   聞澈當然感興趣。
  因為“明帝”在聞澈的帝王生涯正式步入正軌后,已經在籌劃著去外星系“治病”了。當“明帝”這么和聞澈辭行時,聞澈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這是“明帝”曾經騙他的托詞,而他當時竟然就那么愚蠢的相信了!
  聞澈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顧準直接說出“明帝”到底是誰,他便只能主動開口:“所以,你還不準備直接公布真相的原因是……”
  “因為這和您的一條旨意起了沖突?!鳖櫆暑h首,顯得十分恭敬,不敢越雷池一步的規矩。
  聞澈卻覺得心里刺刺的,他不喜歡這樣的顧準。不過,這一切都是他的選擇,他活該承受。他好不容易才壓下了心里的矛盾情緒,將關注點放到“明帝”到底是誰上:“我的什么命令?”
  “您不想知道少游的本體是誰?!鳖櫆手毖?。
  “你是說?!”聞澈這次是真的徹底被驚的清醒了。
  “有這種可能?!鳖櫆试诘玫嚼准拥拇_切消息時,也緩了很久才反應過來。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這個世界上除了他以外,如果還有誰會讓羅教授放心他去接觸聞澈,自然只可能是少游的原身。
  這也就解釋了“明帝”一直以來對顧準揮之不去的淡淡敵意。
  “你、你有幾成把握?”聞澈說這話時甚至有些磕絆,但他自己卻并沒有注意,他實在是太緊張了,綢緞的被角被抓出了明顯的褶皺。
  “至少五成?!彪m然現存的有關于少游的資料少的可憐,但也不是全然沒有的,最起碼少游和男爵澈在220九等星教堂孤兒院里的日子,還是有視頻記錄可以當做參考的。而就雷加為顧準查到的資料來看,“明帝”和少游在很多為人處事上,都有著極其相似的習慣。
  事實上,在雷加的數據分析調查上,明帝、少游和顧準都有著不少的相似點,他們三個就像是在不同環境下成長的同樣的一個人。
  也許不同的環境賦予了他們不同的鮮明性格,但也有很多本質是沒有變的。
  差別最大的是少游和顧準,“明帝”則更類似于一個過渡,模棱兩可的既像顧準,又像少游,在常人看來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但它就是存在著。
  少游和顧準,就像是嫡子澈和男爵澈。
  性格簡直天差地別,嫡子澈強勢,男爵澈綿軟;少游是個具有全部美好品德的騎士,顧準卻是一個長歪了的梟雄;但他們卻又確確實實是一個人,無論是嫡子澈還是男爵澈,都有著一股善良到甚至有些傻氣的特質;少游和顧準相似的地方就更多了,寡言、堅毅又執著,對于聞澈還總有著一種病態的在乎。
  而不管是哪個聞澈,顧準都奉若珍寶。
  好吧,也許顧準會因為聞澈能想起他,而更加欣喜一些;但如果聞澈一輩子都不想起他,其實也沒有什么關系,他還是會對聞澈始終不渝。
  所以、所以……
  ‘如果我和少游是一個人就好了’。顧準如是想,‘這樣阿澈就不會為難,還會像我喜歡他一樣的喜歡我?!?br />   是的,在看到雷加的報告后,顧準不可能不聯想到,有可能少游就是他的代體。不,他不是想,而是更加類似于在祈求光明女神,讓少游成為他的代體。他不知道技術上能不能做到這點——本體和代體同時清醒著,但他希望能如此。
  雖然這種可能性很渺茫,但他還是會情不自禁的,因為這么一個猜測而欣喜若狂。
  當然,此時的顧準,更多的還是一種自high,所以他壓下了全部的猜測,只對聞澈說了“明帝”和少游的相似性。
  “那、那你覺得他可能有,呃,少游的記憶嗎?”聞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少游就是“明帝”,還是不希望,他此時的情緒簡直混亂極了。一方面,他覺得少游是個獨立的個體,一方面他又希望少游就是“明帝”,這樣他對“明帝”的好感,就找到了比“自己就是這么一個三心二意的人”更加合理的理由。
  “我不知道?!鳖櫆蕦嵲拰嵲?,“但我覺得你可以親自去問問羅教授,他肯定不會拒絕你的任何問題?!?br />   羅教授一直表現的,就是傾向于告訴聞澈少游到底是誰的,只是聞澈拒絕了而已。
  聞澈的心,亂了。
  他慌不擇路的問顧準:“你覺得我應該去問嗎?”
  “自私來說,我希望你去問,我甚至比你更希望‘明帝’就是少游,因為這樣一來少游的死就不成立了?!?br />   這個話題一起,聞澈就再次變成了一個鋸嘴的葫蘆。
  但顧準卻不準備在縱容著聞澈,他強硬的說了下去,他必須讓聞澈面對現實:“如果證實了少游還活著,你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一個和少游公平競爭的機會?!?br />   聞澈垂下頭,有些不敢去看顧準的眼睛。
  “回答我!”顧準的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嚴肅,他不是在對聞澈發脾氣,他只是、只是……“求你,這是我唯一擁有的念頭了?!?br />   “你不會覺得我很三心二意嗎?”聞澈終于說出了他一直以來的自我質疑,說出來的感覺與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他以為他會很難堪,如今卻反而如釋重負。雖然在喜歡的人面前,大家都愛表現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但有時候又會有一股暴露自己全部缺點的沖動,去博取一個也許對方會連他的缺點都全盤接受的可能。
  顧準突然笑了,他知道這很不合適宜,但他還是情不自禁的覺得,為什么聞澈能這么可愛呢?“這就是你一直在糾結的問題?”
  “不要笑,我很嚴肅的在你問?!甭劤洪_始有點難為情了。
  “我不在乎?!鳖櫆实?,這就是他的心聲,他不在乎聞澈是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他只在乎聞澈喜不喜歡他。有可能這么說有點賤了,但他寧可聞澈是個喜歡他的三心二意的人,也好過聞澈是個只喜歡別人的深情之人。
  而且……
  “你并不是那種三心二意的人,阿澈。會問出這句話的你,和先帝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彪m然聞澈沒有說,但顧準還是懂了聞澈最深的顧慮,他在害怕變成他父皇那樣的人,“你永遠都不會變成他那樣的人?!?br />   聞澈短暫的一生充滿了各種狗血與意外,他的童年被割裂成了一塊又一塊殘缺的區域,他自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所以,如果證實少游還活著,我就和他公平競爭。就這么說定了?”
  聞澈不知道顧準到底是怎么能這么快速又重新跳回這個話題的,但他最后……還是小幅度的點了點頭。聞澈其實也不敢肯定,如果少游和顧準真的都活著,他到底會選擇誰,不過至少他可以肯定的是,他此時此刻喜歡顧準的心,是真的。
  再后面的事情,就有點囧了。
  在從羅教授那里得到肯定的真相時,聞澈甚至用那么一刻想要假裝失憶,忘記他曾經全部的糾結。
  因為……少游就是顧準。
  “這真的可行?”
  “只有他這樣一個特例。至于記憶能不能全部恢復,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可能性比較大,畢竟您就恢復了,您的代體和顧準的代體差不多是同一批次?!?br />   “會變成兩種人格嗎?不對,是三種?!?br />   羅教授一臉詫異:“為什么你會有這么奇怪的想法?難道你和男爵澈就變成兩種人格了?”
  “當然沒有,我就是我,嫡子澈、男爵澈都是我?!?br />   “顧準也會一樣的?!绷_教授聳肩,“別人不懂這個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以為你有過更切身的體驗,應該就不會再問這么傻的問題了?!?br />   “咳?!甭劤哼@也算是關心則亂了。
  “那顧準的情況是比您復雜一些,但戚述本質是一樣的。您用了一年時間就恢復了記憶,他也不會比您慢多少,唔,最多三年吧,完整的他會成為您的成年禮物?!碑吘诡櫆实脑囼炦€是在聞澈之前的,所以記憶恢復的時間只會拖的更久,不過恢復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當顧準被告知這件事時,他的感覺就是——奇跡竟然真的存在!
  從今天開始,他要當光明女神一輩子忠實的信徒!
  我和阿澈什么時候可以嘿嘿嘿?!
  “這就是為什么我討厭我自己的原因,太蠢了?!薄懊鞯邸痹谝贿吅吐劤阂Ф?,“你確定你真的喜歡這貨嗎?”
  “你為什么那么不喜歡自己呢?”聞澈反問。雖然男爵澈也做了很多蠢事,不,準確的說,在男爵澈的過去里,他很少有做明智的事情的時候。但聞澈還是很喜歡那個過去的他,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率性到讓聞澈奢望。
  “明帝”歪頭,蹭了蹭聞澈的鼻尖,盡量用一種輕松調侃的語氣道:“因為顧準越長越像我的那個渣爹。我看他,就總像是在看自己最恨的人。而且,怎么說好呢,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自己,你就會發現不少自己不應該去做的黑歷史,面對自己的黑歷史,正常人都會很難為情,很想這輩子都不見到他吧?我對顧準就是這種感覺?!?br />   聞澈仰頭,怔怔的看著“明帝”。
  “怎么了?”“明帝”對聞澈的目光總是很敏感。
  聞澈搖搖頭:“就是覺得你帥呆了。還記得嗎?咱們小時候說過的,當有天你能用輕松的語調,把自己過去最痛苦的事情,無所謂的拿出來調侃時,你就帥呆了?!?br />   “明帝”從臉一路紅到了脖子根,總能不經意就被聞澈撩一把呢。
  顧準……還是很嫉妒他自己啊啊??!他內心的小人一直在嘶吼,為什么聞澈要看著“明帝”啊,看我,看我,我明明比“明帝”那張臉更順眼!
  “明帝”挑釁一笑,我果然還是很討厭我自己啊。
  ……
  “明帝”回歸本體后,顧準的失眠癥就不藥而愈了。
  回歸本體的第三年,顧準在某一天早上醒來后,發現自己神奇的從三種不同的角度,看了一遍自己的過去。那種感覺特別類似于他一邊嫉妒著,一邊又暗爽著。人這輩子,大概沒有誰能體驗到他此時的感覺。
  好吧,聞澈能懂。
  他還是他,只是對于一件事,會有截然不同的三個看法。這很矛盾嗎?當然不矛盾,一個人對一件矛盾的事總會產生好幾個看法的好嗎?好比二次元喜歡的角色死了,一邊覺得這是這個角色最好的結局,一邊又會希望他能夠活下去。
  唯一不變的,大概是顧準對聞澈的感情,不,他堅持聲稱他對聞澈愛多了三倍。
  聞澈:“……”缺個能吐槽你的人,總感覺很遺憾呢。
  禾和默默的給聞澈分享了一下顧準的個人主頁,下面一堆評論,根本不缺吐槽主力:
  【[再見]每天都在秀恩愛什么的真是夠了?!?br />   【身為單身狗的我,為什么每天要自虐的看你直播你有多愛陛下?陛下是我的好嗎?!】
  【三倍的愛怎么了?我可以分分鐘來個十倍的澎湃情感,來戰吧,情敵!】
  【自從元帥和陛下在一起之后,我感覺自己就總在感慨,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元帥?!?br />   【我開了個帖子——818皇室那對狗男男,專門深扒各種皇室的虐狗瞬間,歡迎大家一起來分享最讓自己想報社的互動?!?br />   ——d——
  顧準:“這就完了?”
  聞澈:“要不你還想怎樣?你質問我到底愛的是誰,我說不出來,你負氣出走,結果發現自己身懷六甲,五年后帶著孩子重回首都星,我好不容易用愛與真誠重新讓你和孩子接納我,但我卻在這個時候車禍失憶,身邊有了個惡毒未婚妻,你和她大戰三百回合,最后咱們歷經九九八十一難這才艱難he?”
  顧準:“寶貝兒,你最近看的電視劇……有點神奇呢?!?br />   聞澈:“你有意見?”
  顧準:“我百分百陪你一起看??!我可喜歡了?!?br />   聞澈:“乖?!?br />   顧準暗搓搓的問:“那你到底是喜歡顧準多一些,還是少游多一些?”
  聞澈:“……‘明帝’表示不服。而且,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故意這么問,到底是想聽到什么?!?br />   想聽到什么?當然是聞澈對他三倍的愛啦!喜歡顧準,好感度100;喜歡少游,好感度100;喜歡“明帝”,好感度100。一共300,恩,就是這么精準!
  聞澈不忍直視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顧準欺身上前……
  然后,他們就排排坐,一起看狗血電視劇看了個痛快=v=
  電視劇結束時,聞澈冷不丁的開口:“我愛你?!边€是滿足了顧準這個小妖精。
  顧準:臉、臉要滾燙到能煎雞蛋了!
  【果然是逆了cp了啊喂摔!】

章節目錄

香河| 江永| 商河| 临西| 信宜| 奉节| 广宁| 六盘山| 巴仑台| 临县| 灌阳| 日喀则| 秦安| 黟县| 吐鲁番| 遮浪| 项城| 贡嘎| 乌苏| 孪井滩| 商水| 泰来| 土默特左旗| 山阳| 乌拉特后旗| 淳化| 平潭海峡大桥| 阳原| 呼伦贝尔| 阆中| 永春| 新巴尔虎右旗| 确山| 平陆| 双江| 镇平| 临沂| 漳州| 霍城| 栾城| 广河| 原阳| 内乡| 哈尔滨| 玛纳斯| 双柏| 吉水| 乌拉特后旗| 云梦| 兴仁堡| 辰溪| 沧源| 临河| 东宁| 洪洞| 峨眉| 正阳| 道县| 哈密| 仁怀| 哈密| 白河| 胶州| 永安| 河池| 乐昌| 伊金霍洛旗| 五河| 铜鼓| 澄江| 海丰| 邕宁| 通辽钱家店| 丰镇| 马山| 白云鄂博| 泽普| 薛城| 九仙山| 皋兰| 松江| 涞源| 马鞍山| 井陉| 吴江| 安国| 滁州| 从江| 天峻| 草河口| 邹平| 江孜| 洛隆| 开平| 苍梧| 顺德| 丰宁| 合川| 乌拉特后旗| 蓬安| 荔波| 南溪| 渠县| 青阳| 香港| 青龙| 千阳| 石浦| 武夷山| 崇义| 文昌| 砚山| 通江| 四平| 伽师| 桂林| 甘泉| 望江| 长清| 西峰| 安阳| 宣汉| 滨州| 青阳| 喜德| 鄂托克旗| 天水| 崇义| 庆阳| 冷水滩| 汪清| 广南| 郫县| 青阳| 库尔勒| 尖扎| 桓仁| 济源| 中卫| 于都| 大港| 巫溪| 昆山| 绥德| 文登| 岳池| 溆浦| 乌拉盖| 德昌| 宜君| 扶绥| 册亨| 雅布赖| 惠阳| 惠东| 平昌| 香河| 凌云| 乌鞘岭| 金堂| 林甸| 临洮| 邕宁| 旅顺| 海阳| 涡阳| 保定| 满都拉| 龙门| 龙岩| 南县| 宜城| 兴文| 盐源| 普安| 临高| 凌海| 宣城| 庆阳| 四子王旗| 赤城| 永新| 凤县| 特克斯| 沭阳| 乌海| 遂溪| 马鬃山| 靖宇| 霞浦| 临湘| 巴东| 修水| 英吉沙| 秀山| 太仓| 盘锦| 石炭井| 六安| 余姚| 眉山| 富锦| 昌江| 德令哈| 当涂| 北碚| 海东| 德江| 平南| 盈江| 新干| 兴仁| 金湖| 八达岭| 新界| 岳普湖| 厦门| 个旧| 乐亭| 濉溪| 治多| 克拉玛依| 江陵| 理塘| 兴仁堡| 慈利| 范县| 隆子| 济源| 永济| 江浦| 三水| 波阳| 九龙| 陵水| 龙口| 山阴| 中牟| 合阳| 武义| 蠡县| 绥阳| 芜湖县| 乌斯太| 庆阳| 麻江| 朝克乌拉| 东丽| 石河子| 西丰| 张家口| 黄泛区| 乌拉盖| 新巴尔虎右旗| 延吉| 舒兰| 海晏| 宁安| 沁县| 甘南| 特克斯| 肃北| 营口| 邢台| 宜昌县| 金寨| 邗江| 景德镇| 喀左| 惠州| 乐亭| 策勒| 魏县| 阳新| 古蔺| 勐海| 北川| 平乐| 杭锦后旗| 安福| 光山| 庄河| 苏尼特右旗| 蛟河| 通辽| 彭阳| 宁德| 河南| 信宜| 汉沽| 新丰| 棠荫| 大新| 商城| 新丰| 正兰旗| 全州| 确山| 会泽| 龙川| 唐海| 武夷山| 通什| 绥化| 长垣| 华容| 盘锦| 石家庄| 宁海| 都江堰| 惠农| 咸丰| 贵阳| 新安| 宣威| 新港| 新界| 大洼| 镇海| 通许| 温泉| 汉沽| 延津| 西峡| 唐河| 丽江| 罗子沟| 大悟| 汶上| 延吉| 德钦| 射洪| 连州| 张掖| 土默特左旗| 枣阳| 中江| 冀州| 海兴| 陆川| 三都| 华山| 绥芬河| 宜春| 简阳| 长寿| 师宗| 富县| 慈利| 姚安| 茶陵| 浦东| 宜君| 胡尔勒| 沂源| 枣庄| 泰来| 斋堂| 松江| 榆次| 甘南| 南安| 攸县| 永新| 靖西| 乌苏| 元谋| 瓦房店| 南陵| 英山| 崇武| 项城| 花溪| 潞城| 自贡| 永年| 托托河| 磴口| 多伦| 达州| 柳州| 芜湖| 野牛沟| 阜宁| 成武| 监利| 邢台县浆水| 伊克乌素| 界首| 东至| 北戴河| 高陵| 喀左| 天等| 永年| 通化| 海力素| 葫芦岛| 蒲县| 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