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大結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娘、爹。樂文?!痹葡肷颜业搅俗约旱哪赣H,此時他們正在虛若谷抵抗,這里附近有一個蟲洞,進入了大量的魔族,四周的村莊幾乎在短時間內就淪陷了。
  雖然現在修士不用上宗門學習,有人的地方都有修士坐鎮,可惜這里的修士最高修為也才金丹,以及若干筑基練氣,根本就無法抵擋如潮涌一般的蟲族。
  只能一邊抵抗一邊通知了最近的宗門,如今形成了一個小戰場,天門宗也在這里設了一個駐地派遣花想容夫婦來這里主持大局。
  “阿裳,你回來了,怎么樣,宇宙中心有什么?”看到云想裳,花想容是很驚喜的,她和云縱天只有這一個女兒,雖然女兒天生沒有靈根,但是這并不能減少兩人對她的愛。云縱天也露出了笑容,女兒平安回來,父母自然安心。
  “以前里面是一片空白,如今宇宙中心似乎就是仙界和神界在那里?!痹葡肷颜f道,不過卻并沒有說世界樹的事情,世界樹估計連很多修士都沒有聽過。
  “仙界,神界!”花想容一臉的驚訝,沒想到居然連仙界神界都已經融入進來了。
  “這么說以后我們飛升不用渡劫了?”花想容突然一臉興奮的詢問,云想裳嘴角一抽。
  “你想太多了,飛升和渡劫之間并不存在必要關系,渡劫是給我們脫胎換骨用的?!痹瓶v天有些無奈,自家的妻子他有時候有些跳脫的厲害。
  “好吧,讓我想想也不行嗎?!被ㄏ肴菀仓雷约菏钱愊胩扉_,不過可以到仙界和神界倒是可以的。
  仙界和神界和魔法界是一樣的,都是一塊完整的大陸模樣,外面有著一層防御層,和外界隔絕開來,而且仙界神界比起魔法大陸的防御層可厚實多了,至少目前星網并不能覆蓋到其中。
  這是個問題,如今她還沒有發現幾個掌控者的位置,也許,她可以去仙界和神界看看。說到神界,云想裳想到了她在空間里看到的那個歷史,心中暗暗有了想法。
  不過,如果她打開了仙界神界的防御層,恐怕里面的仙靈氣和神力就會外泄,到時候恐怕仙界神界也將會變得名不副實了。不過轉頭一想,其實這樣也好,洪荒時期也沒有所謂的仙界神界啊。
  要不是這兩塊地方是當初大陸的核心區域,元素之心所在區域,也不會變成仙界神界。
  只是,要打開防御層恐怕也沒有那么容易,那個防御層是天然形成的,不同于界面壁,而是自然形成的類似于大氣層一樣的東西。
  只不過那東西比起大氣層要結實得多了就是了,即便是仙人神靈想要突破那一層都不容易。要不怎么說飛升困難?
  至于打開后這個世界的靈氣會不會有變化,綺果倒是不擔心,只要修復好天道,那么靈氣就是可循環的東西,天道若是不修復,那么靈氣也就是個消耗品,而且她只是打開了瓶口,并沒有把水倒出來,只是蒸發掉一些,對于仙界神界或許有影響,卻并不會很大。
  心里有了打算,就告別了父母,和寒天問九星一起離開了,依舊是借用寒天問的空間跨越能力,他們來到了仙界外面。
  比起其他地方的戰火連天,這里可以說是祥和的,至少沒有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只不過,作為更高一等的仙人,他們是不是太閑了?
  即便只是站在太空,云想裳也能夠輕易地看到里面的場景,城市里面歌舞升平,野外的爭奪,看起來就是一個很平常的地方。
  “你要怎么做?”寒天問看了看防御層,結構同樣是法則組成的,類似于天道,法則很是健全。
  “當然是……”云想裳打了一個響指,掌心出現了一棵樹,可不就是世界樹?她將世界樹拋到了防御層上面,世界樹就立刻扎根在上面,開始吸收養分。
  世界樹的養分是什么?一個是混沌之氣,一個就是法則。
  “挺不錯?!本判琴澰S,看著原本穩如泰山的防御層漸漸地變的薄弱,而原本還在各自忙活的仙人們率先察覺到了異樣,紛紛探出神識進行探查。
  “爾等是什么人,速速離開,否則休怪我等不客氣?!睅孜幌傻凼紫劝l現了防御層上面的異狀,也看見了站在虛空中的三個人。
  三人根本就不為所動,兩個男人是根本不將他們放在眼里,一個作為另一位面的主神,一個是即將成為新位面主神,自然看不上仙帝級別的人。
  而云想裳,本身就是這個位面的主神,哪怕她現在還不能完全掌控這個世界,卻也不是仙帝可以抗衡的。
  仙帝們要出來也不是不行,只是限制頗大,可能出去之后實力就會大打折扣,而三人又不是善茬,恐怕到時候還會吃虧,所以也就是口頭上的警告。
  但是隨著防御層越來越薄弱,幾人也顧不得了,在這樣防御層消失,那么仙界的靈氣就會融入整個宇宙,雖然還有靈眼,但是仙界也會因此而變得匱乏。
  云想裳可不想在這里內部消耗了戰力,所以對著寒天問點點頭,在他們突破了防御層的一瞬間,就被寒天問的空間置換給弄到了其他的地方,地點是隨機的。
  在云想裳掌控了這個世界的世界樹之后,對于寒天問的排斥已經可以被控制了,否則他一個其他位面的主神怎么可能在這里面行動自如。
  很快的,仙界的防御層就徹底消失,世界樹回到了云想裳的手上,感覺到瞬間逸散出來的磅礴靈氣,幾人沒有多做停留,而是去了另一邊的神界。
  云想裳在和世界樹徹底融合成為一體之后,就不再是以靈氣為修煉能量了,她的能量和世界樹是一致的,一個是混沌之氣,一個是法則之力。
  神界也同樣處理了,而那些神靈察覺到的更多,可是卻都沒有出來鬧事的,倒是比起仙界更加平順,只是,防御層消失,神力逸散到底讓一些低級的神靈不滿,沖出來找麻煩,直接被云想裳抽飛。
  雖然哪怕是低級神靈也比仙帝高級,可是社會地位不對等導致這些神靈其實也就是實力比較強大的混混一般而已,她一點也不介意來個殺雞儆猴。
  云想裳在弄完這一切之后并沒有離開神界,而是在外面等待著,如果那段歷史沒有錯誤的話?!芭笥?,不如來我這里坐坐喝杯茶如何?”一個聲音傳入三人耳中。
  三人互相對視一眼,云想裳點了點頭,幾人身影就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很快出現在了一個大氣磅礴的宮殿當中,一個靈玉雕刻而成的涼亭當中,以為容貌冷峻邪魅的男人坐在那里。
  “你是……傳說中的白蓮圣者?”男人聲音低沉魅惑,和他的外形很配。
  “也不是什么傳說,倒是我對神王大人久仰大名了?!鄙裢?,圣人之下的最高修為,而成圣,卻并不單單依靠修為。實際上,這個位面已經沒有圣人了。
  這個神王是從洪荒就存在的一位神王,也是當初圣人之下最強大的一個,主修雷系,有天譴神王之稱,名叫均。
  “叫我均就可以了?!本垘兹俗?。
  “云想裳,這兩位是我的朋友,寒天問,九星?!痹葡肷巡豢蜌獾淖?,也介紹了一下自己這邊的人,兩個男人對著均點點頭。
  “我沒想到傳說是真的?!本且粋€容貌比較像是霸君的那類人,實際上性格也比較火爆,可能是主修屬性的緣故,不過這會兒看著卻不如歷史上記錄的那般,看著像是沉淀的大海。
  “你早就該知道不是嗎?”云想裳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
  “是啊,早該知道了?!本鶝]有生氣,而是露出一抹淺笑。
  云想裳會這么說自然是因為她知道的那段歷史,第一位魔族,可就是這位神王大人的心魔產生的。
  作為天譴神王,均是一個有著偏執一般的正義感的神靈,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產生了心魔,對于自己的正義產生了懷疑,不過均是一個果斷的,察覺到自己的異樣,立刻就將長生的負面情感切割拋棄。
  有種西游記后傳無天做的事情那樣,然而,也是因為此,誕生了第一個魔族,此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就有二,心魔成了那些神靈仙家修士的噩夢。
  沒錯,在那之前根本就不存在走火入魔這一說法但是在那之后卻紛紛產生了心魔。
  而這個源頭,卻正好就是眼前這個神王。
  云想裳很想問一下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還引發了心魔,最終導致魔族的出現,不過看他那沉寂的眼神,最終沒有問出口。
  反正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問的太多又能如何?也改變不了過去不是?
  不過,云想裳沒想問,均卻開口了,“你不想知道當初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我想知道神王大人會告訴我嗎?”云想裳反問,均沉默了一下。
  作者有話要說:新文《從末世到古代》若是花開伴葉
  “娘、爹。樂文?!痹葡肷颜业搅俗约旱哪赣H,此時他們正在虛若谷抵抗,這里附近有一個蟲洞,進入了大量的魔族,四周的村莊幾乎在短時間內就淪陷了。
  雖然現在修士不用上宗門學習,有人的地方都有修士坐鎮,可惜這里的修士最高修為也才金丹,以及若干筑基練氣,根本就無法抵擋如潮涌一般的蟲族。
  只能一邊抵抗一邊通知了最近的宗門,如今形成了一個小戰場,天門宗也在這里設了一個駐地派遣花想容夫婦來這里主持大局。
  “阿裳,你回來了,怎么樣,宇宙中心有什么?”看到云想裳,花想容是很驚喜的,她和云縱天只有這一個女兒,雖然女兒天生沒有靈根,但是這并不能減少兩人對她的愛。云縱天也露出了笑容,女兒平安回來,父母自然安心。
  “以前里面是一片空白,如今宇宙中心似乎就是仙界和神界在那里?!痹葡肷颜f道,不過卻并沒有說世界樹的事情,世界樹估計連很多修士都沒有聽過。
  “仙界,神界!”花想容一臉的驚訝,沒想到居然連仙界神界都已經融入進來了。
  “這么說以后我們飛升不用渡劫了?”花想容突然一臉興奮的詢問,云想裳嘴角一抽。
  “你想太多了,飛升和渡劫之間并不存在必要關系,渡劫是給我們脫胎換骨用的?!痹瓶v天有些無奈,自家的妻子他有時候有些跳脫的厲害。
  “好吧,讓我想想也不行嗎?!被ㄏ肴菀仓雷约菏钱愊胩扉_,不過可以到仙界和神界倒是可以的。
  仙界和神界和魔法界是一樣的,都是一塊完整的大陸模樣,外面有著一層防御層,和外界隔絕開來,而且仙界神界比起魔法大陸的防御層可厚實多了,至少目前星網并不能覆蓋到其中。
  這是個問題,如今她還沒有發現幾個掌控者的位置,也許,她可以去仙界和神界看看。說到神界,云想裳想到了她在空間里看到的那個歷史,心中暗暗有了想法。
  不過,如果她打開了仙界神界的防御層,恐怕里面的仙靈氣和神力就會外泄,到時候恐怕仙界神界也將會變得名不副實了。不過轉頭一想,其實這樣也好,洪荒時期也沒有所謂的仙界神界啊。
  要不是這兩塊地方是當初大陸的核心區域,元素之心所在區域,也不會變成仙界神界。
  只是,要打開防御層恐怕也沒有那么容易,那個防御層是天然形成的,不同于界面壁,而是自然形成的類似于大氣層一樣的東西。
  只不過那東西比起大氣層要結實得多了就是了,即便是仙人神靈想要突破那一層都不容易。要不怎么說飛升困難?
  至于打開后這個世界的靈氣會不會有變化,綺果倒是不擔心,只要修復好天道,那么靈氣就是可循環的東西,天道若是不修復,那么靈氣也就是個消耗品,而且她只是打開了瓶口,并沒有把水倒出來,只是蒸發掉一些,對于仙界神界或許有影響,卻并不會很大。
  心里有了打算,就告別了父母,和寒天問九星一起離開了,依舊是借用寒天問的空間跨越能力,他們來到了仙界外面。
  比起其他地方的戰火連天,這里可以說是祥和的,至少沒有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只不過,作為更高一等的仙人,他們是不是太閑了?
  即便只是站在太空,云想裳也能夠輕易地看到里面的場景,城市里面歌舞升平,野外的爭奪,看起來就是一個很平常的地方。
  “你要怎么做?”寒天問看了看防御層,結構同樣是法則組成的,類似于天道,法則很是健全。
  “當然是……”云想裳打了一個響指,掌心出現了一棵樹,可不就是世界樹?她將世界樹拋到了防御層上面,世界樹就立刻扎根在上面,開始吸收養分。
  世界樹的養分是什么?一個是混沌之氣,一個就是法則。
  “挺不錯?!本判琴澰S,看著原本穩如泰山的防御層漸漸地變的薄弱,而原本還在各自忙活的仙人們率先察覺到了異樣,紛紛探出神識進行探查。
  “爾等是什么人,速速離開,否則休怪我等不客氣?!睅孜幌傻凼紫劝l現了防御層上面的異狀,也看見了站在虛空中的三個人。
  三人根本就不為所動,兩個男人是根本不將他們放在眼里,一個作為另一位面的主神,一個是即將成為新位面主神,自然看不上仙帝級別的人。
  而云想裳,本身就是這個位面的主神,哪怕她現在還不能完全掌控這個世界,卻也不是仙帝可以抗衡的。
  仙帝們要出來也不是不行,只是限制頗大,可能出去之后實力就會大打折扣,而三人又不是善茬,恐怕到時候還會吃虧,所以也就是口頭上的警告。
  但是隨著防御層越來越薄弱,幾人也顧不得了,在這樣防御層消失,那么仙界的靈氣就會融入整個宇宙,雖然還有靈眼,但是仙界也會因此而變得匱乏。
  云想裳可不想在這里內部消耗了戰力,所以對著寒天問點點頭,在他們突破了防御層的一瞬間,就被寒天問的空間置換給弄到了其他的地方,地點是隨機的。
  在云想裳掌控了這個世界的世界樹之后,對于寒天問的排斥已經可以被控制了,否則他一個其他位面的主神怎么可能在這里面行動自如。
  很快的,仙界的防御層就徹底消失,世界樹回到了云想裳的手上,感覺到瞬間逸散出來的磅礴靈氣,幾人沒有多做停留,而是去了另一邊的神界。
  云想裳在和世界樹徹底融合成為一體之后,就不再是以靈氣為修煉能量了,她的能量和世界樹是一致的,一個是混沌之氣,一個是法則之力。
  神界也同樣處理了,而那些神靈察覺到的更多,可是卻都沒有出來鬧事的,倒是比起仙界更加平順,只是,防御層消失,神力逸散到底讓一些低級的神靈不滿,沖出來找麻煩,直接被云想裳抽飛。
  雖然哪怕是低級神靈也比仙帝高級,可是社會地位不對等導致這些神靈其實也就是實力比較強大的混混一般而已,她一點也不介意來個殺雞儆猴。
  云想裳在弄完這一切之后并沒有離開神界,而是在外面等待著,如果那段歷史沒有錯誤的話?!芭笥?,不如來我這里坐坐喝杯茶如何?”一個聲音傳入三人耳中。
  三人互相對視一眼,云想裳點了點頭,幾人身影就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很快出現在了一個大氣磅礴的宮殿當中,一個靈玉雕刻而成的涼亭當中,以為容貌冷峻邪魅的男人坐在那里。
  “你是……傳說中的白蓮圣者?”男人聲音低沉魅惑,和他的外形很配。
  “也不是什么傳說,倒是我對神王大人久仰大名了?!鄙裢?,圣人之下的最高修為,而成圣,卻并不單單依靠修為。實際上,這個位面已經沒有圣人了。
  這個神王是從洪荒就存在的一位神王,也是當初圣人之下最強大的一個,主修雷系,有天譴神王之稱,名叫均。
  “叫我均就可以了?!本垘兹俗?。
  “云想裳,這兩位是我的朋友,寒天問,九星?!痹葡肷巡豢蜌獾淖?,也介紹了一下自己這邊的人,兩個男人對著均點點頭。
  “我沒想到傳說是真的?!本且粋€容貌比較像是霸君的那類人,實際上性格也比較火爆,可能是主修屬性的緣故,不過這會兒看著卻不如歷史上記錄的那般,看著像是沉淀的大海。
  “你早就該知道不是嗎?”云想裳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
  “是啊,早該知道了?!本鶝]有生氣,而是露出一抹淺笑。
  云想裳會這么說自然是因為她知道的那段歷史,第一位魔族,可就是這位神王大人的心魔產生的。
  作為天譴神王,均是一個有著偏執一般的正義感的神靈,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產生了心魔,對于自己的正義產生了懷疑,不過均是一個果斷的,察覺到自己的異樣,立刻就將長生的負面情感切割拋棄。
  有種西游記后傳無天做的事情那樣,然而,也是因為此,誕生了第一個魔族,此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就有二,心魔成了那些神靈仙家修士的噩夢。
  沒錯,在那之前根本就不存在走火入魔這一說法但是在那之后卻紛紛產生了心魔。
  而這個源頭,卻正好就是眼前這個神王。
  云想裳很想問一下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他對自己產生了懷疑,還引發了心魔,最終導致魔族的出現,不過看他那沉寂的眼神,最終沒有問出口。
  反正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問的太多又能如何?也改變不了過去不是?
  不過,云想裳沒想問,均卻開口了,“你不想知道當初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我想知道神王大人會告訴我嗎?”云想裳反問,均沉默了一下。
  作者有話要說:新文《從末世到古代》若是花開伴葉

章節目錄

肃宁| 盘锦| 商都| 琼海| 忻州| 灌南| 若羌| 黑河| 邕宁| 克什克腾旗| 乌兰浩特| 阿鲁科尔沁旗| 连南| 巢湖| 白玉| 松桃| 五道梁| 吐鲁番| 枞阳| 东明| 海南| 胶南| 蚌埠| 南川| 大方| 鼎新| 满城| 通辽| 石拐| 灵邱| 晴隆| 乌拉特前旗| 华亭| 化州| 万全| 高雄| 北辰| 宁德| 镇平| 东阿| 邵东| 翼城| 鸡泽| 罗平| 怀宁| 屏边| 灌阳| 岳西| 泸西| 斋堂| 南宁| 凤县| 金乡| 台南| 文登| 盘锦| 宝兴| 桓仁| 保康| 灵石| 焉耆| 中泉子| 安新| 兴仁| 青龙山| 大田| 胡尔勒| 金山| 盘锦| 魏山| 无棣| 方山| 纳雍| 琼山| 滨海| 华安| 西沙| 单县| 巴中| 辰溪| 林西| 藁城| 遂溪| 阳曲| 隆安| 建阳| 汤河口| 富川| 大荔| 静宁| 雷州| 遵化| 韦州| 利川| 阳曲| 尤溪| 慈利| 永清| 绵阳| 石棉| 瓦房店| 通辽| 濮阳| 岢岚| 白杨沟| 河南| 通辽钱家店| 龙泉| 大城| 博罗| 阜康| 和龙| 惠农| 石浦| 随州| 互助| 从江| 隆尧| 泰山| 墨江| 大庆| 汉寿| 泰顺| 长泰| 藁城| 浚县| 剑河| 八里罕| 翁牛特旗| 长岛| 和县| 翁牛特旗| 额敏| 泗阳| 吉木乃| 攸县| 琼山| 东安| 成都| 邯郸| 随州| 方城| 故城| 东川| 英吉沙| 宁陵| 宝丰| 丰宁| 开平| 盘县| 肃北| 洛浦| 农安| 双柏| 顺义| 广南| 茌平| 谷城| 蒙阴| 渑池| 杭锦旗| 岳阳| 大同县| 都兰| 盘县| 昌都| 平湖| 安塞| 泰山| 蒙城| 延长| 海拉尔| 引水船| 铁卜加| 离石| 公主岭| 怒江| 邛崃| 兴文| 鹤庆| 富川| 广河| 南海| 柳江| 新化| 蔚县| 改则| 彭山| 周口| 灵璧| 滑县| 雅布赖| 新干| 青龙| 北京| 邯郸| 滦平| 宝清| 祁东| 临武| 乌审旗| 东光| 西丰| 襄樊| 寿阳| 祁东| 延边| 帕里| 长乐| 文安| 清水河|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眉山| 伊春| 嵩明| 汝阳| 诸暨| 海渊| 安溪| 景洪| 晴隆| 安新| 北戴河| 七台河| 汉川| 辽源| 古浪| 榆社| 江城| 祁县| 庄浪| 普陀| 河间| 驻马店| 藤县| 楚雄| 黑山| 梅州| 陇川| 晋城| 潮连岛| 临江| 柏乡| 盘山| 南木林| 西沙| 广平| 冕宁| 多伦| 垦利| 广丰| 高淳| 玛曲| 滑县| 共和| 浮山| 余干| 金坛| 丁青| 剑河| 岗子| 福安| 朝阳| 广宗| 金溪| 隆化| 大同县| 涞源| 通江| 通什| 德清| 师宗| 北流| 霍林郭勒| 莫力达瓦旗| 察尔汉| 石柱| 靖安| 日喀则| 商城| 淇县| 南陵| 凤县| 平定| 香日德| 鲁山| 错那| 泽普| 莲花| 阿坝| 横县| 楚州| 旅顺| 汇川| 江都| 固镇| 平潭| 瓜州| 陆川| 平邑| 冷湖| 闵行| 重庆| 泗水| 凌海| 修武| 塞罕坎| 横山| 左权| 斋堂| 双阳| 灵山| 新泰| 盖州| 辽阳县| 金坛| 太谷| 朝阳| 翁牛特旗| 大通| 武城| 周口| 余姚| 商洛| 界首| 星子| 资阳| 吴川| 伊吾| 奇台| 梁河| 丰台| 贵阳| 扎兰屯| 和县| 错那| 小渠子| 东沙岛| 勐腊| 鹤岗| 锡林高勒| 夏津| 喀喇沁旗| 西连岛| 巴彦诺尔贡| 长丰| 涟源| 东山| 邱县| 清原| 河南| 湟中| 盐亭| 潜江| 乾县| 江津| 太白| 宁都| 修武| 九龙| 黄陵| 密云上甸子| 福安| 靖州| 三亚| 永胜| 任县| 东乌珠穆沁旗| 牟定| 普兰店| 牟定| 陈家镇| 青铜峡| 焦作| 扎兰屯| 孙吴| 浩尔吐| 鄂温克旗| 杭锦旗| 安阳| 江永| 大姚| 江城| 临沧| 湟中| 英山| 仙居| 信都| 石渠| 南丰| 修武| 通江| 小渠子| 加查| 通辽| 佛爷顶| 巴南| 醴陵| 吉木萨尔| 青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