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番外【寧容成】6(全文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白朵怔忪,心底波濤洶涌,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沒有要你馬上回答我,等你回來,再告訴我答案?!?br />   他抱了她一下。
  白朵看到他的脖子里,有一條和她一樣的細鏈子。她抬手,勾出來鏈子,鏈子上掛著一個男士戒指,和寧容成送給她的是同一款式的。
  “你……攖”
  白朵牽起他的手,吻了吻他那截殘缺的無名指。寧容成輕輕一顫,隨即勾起了嘴角。
  他伸手將她攬過來,不顧這車站人來人往,低頭攫住了她的唇,深深地吻她償。
  白朵更舍不得他了。
  她多想,將那一刻定格成永遠。
  “你等我回來?!?br />   她在他耳邊低語……
  可安感覺到頰邊一涼,她回神,看到女兒的小手正在為她抹淚。
  “媽媽,不哭?!毖詫幇参恐?。
  可安轉頭,看了一眼白朵。她比她平靜,但是,誰又知道她的心底是不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呢。
  “你沒有等到他?”可安小心翼翼地問。
  白朵點頭。
  風起了。
  她的長發被撥到了一邊。
  可安看到了她脖子里那條細長的鏈子。
  “我把戒指串進了鏈子,可他沒有再回來?!?br />   白朵從枝江縣回來之后,就再也聯系不到寧容成了。
  她之前從未過問過他的生活,她只是隱約知道,他應該是一個企業的高管,他不是平川本地的人,他好像很有錢,他家在寸土寸金的海城……
  但這些信息,她都不確定。
  她不敢知道太多,是怕自己內心產生配不上他的恐懼,可等到自己找不到他的時候,她才驚覺,自己對他了解那么少。
  她想去找他,都不知道該從何找起。
  白朵開始食不知味,她日日期盼著他的出現,等到精神不振,人也消瘦。
  可是,寧容成始終沒有出現。
  隔壁寢室的張老師總是勸慰她:“你就當他是你做的一個夢。本來,這樣的有錢人跑到我們這種窮鄉僻壤來談戀愛已經很不正常了,難道你還真指望他能和你一生一世嗎?大城市那么多的美女,說不定人家早就變心了?!?br />   會嗎?
  他會嗎?
  靜下心來的時候,白朵總是這樣的自問。
  不,她不相信寧容成會是那樣的人。
  可是,她抵不過時間的煎熬。在這場漫長的等待里,她失去了信心。這信心是對他,也是對自己。
  或許,張老師說得對。
  她只是寧容成那樣的貴公子一時無聊消遣,她該忘了他,就像忘記一場夢。
  孩子們也和白朵一樣,一邊想念著寧容成,一邊期待著他的出現,但是為了不讓白朵傷心,誰都不敢主動提起他。
  唯獨,小淼。
  小淼總是冷不丁地提起他。
  “大狼狗哥哥,大狼狗哥哥,大狼狗哥哥……快跑?!?br />   白朵不知道小淼在說什么,她也怪不了這樣一個孩子為何總在她快要將他忘記的時候又猛然提起。
  她以為,小淼只是想他了。就像,她也那么想他一樣。
  直到,她親眼看到小淼被人推到冰冷的水里。
  她才意識到,或許這一切,都沒有她想象的那樣簡單……
  ?
  “哥哥走了?!笨砂参兆×税锥涞氖?,“哥哥是走了,他不是個會隨便對人失約的男人,他只是走了?!?br />   “是,他只是走了?!卑锥溲劭衾镉袦I涌出來,她喃喃自語:“他沒有不愛我,他只是走了?!?br />   可安一把將白朵抱住了。
  白朵很瘦,但她的骨子里,似乎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
  知道寧容成去世,是在救了小淼之后。
  小淼的父親穆中南告訴她,小淼口中的大狼狗哥哥,已經去世。
  那一瞬間,白朵的世界轟然倒塌。
  那一瞬間,她寧愿寧容成只是拋棄了她。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平川的,她只記得,當天晚上,她就開始發燒,那場高燒,整整三天未退。
  她覺得,她也會死。
  張老師徹夜照顧她,她說她大冬天下水救人把自己折騰成這樣簡直就是個大傻瓜。
  是的,她是個傻瓜。
  一個連自己心愛的人去世都不知道的傻瓜。
  她怎么可以,在他最需要自己的時候不在他身邊。
  她怎么可以,讓他帶著自己的誤解離開這個世界。
  她怎么可以,怨恨他無緣無故地丟下自己。
  最傷心的時候,根本是連哭都哭不出來的。她不停地想起那些往日時光,想起他在的時候,也想起他的溫柔。
  老天爺怎么那么殘忍?命運怎么可以如此弄人?
  白朵臥床不起的那幾天里,小奇來看她。
  孩子們已經知道了寧容成去世的消息,每個人都很傷心。
  小奇說,當張老師無意把這個消息透露出來的時候,整個班的同學幾乎一齊哭出了聲。大家無心上課,好一些同學連飯都吃不下。
  “容成叔叔就像是我們的爸爸?!毙∑孢煅手?,“不,他就是我們的爸爸。就算是我們親生的爸爸,也不會對我們這樣好。我們舍不得他,好舍不得他??墒抢蠋?,我們再舍不得他,他也不會回來了?!?br />   白朵躺在床上,背對著小奇,默默地流淚。
  “老師?!毙∑嫖兆×怂氖郑骸拔覀兒门?,連你都會離開我們?!?br />   白朵翻了個身,抱住了小奇。
  小奇的小手一下一下地拍打著白朵的背。
  “老師,容成叔叔一定不會想要看到你這樣,他和我說過,他最喜歡你笑起來的樣子。你別哭了,笑一笑好不好?”
  “他還和你說了什么?”
  “他說他愛你?!?br />   ?
  白朵俯身,將玻璃瓶放在寧容成的墓前。
  “這是孩子們給你疊的紙鶴?!彼﹃勘?,那些紙鶴在她眼里好像是有生命的。
  或許,真的有。
  紙鶴會飛上天,將她的想念帶到他的身邊。
  “這是孩子們的心意。他們很想你,美術課的時候會畫出你的樣子,語文課的時候會把你寫進作文里,體育課的時候會說你的籃球打得最棒……而我,睜眼閉眼甚至連呼吸的時候,都在想你?!?br />   白朵按了一下眼窩。
  眼淚順著她的手指淌下來。
  “我會好好照顧他們,也會好好照顧自己,你在天上等等我,我們下輩子,不要再分離。我們下輩子,一定要在一起,生一群和他們一樣可愛的孩子?!?br />   可安身上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言澤舟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去把白朵扶起來。
  可安會意,走過去,一把攙住了白朵的胳膊。
  “姐姐。以后,我會代替哥哥照顧你,以后,我們一家就是你的親人,我絕對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br />   “是啊阿姨?!毙⊙詫幾哌^來,牽住了白朵的手:“既然你是舅舅的女朋友,我們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們都會保護你的?!?br />   白朵捏了捏言寧的臉,抬眸看向可安。
  “謝謝你?!?br />   可安把白朵扶起來。
  “是我該謝謝你,謝謝你讓他擁有了這么珍貴的愛情?!?br />   白朵和可安一家又在寧容成的墓前站了一會兒。
  天空又飄起了雨。
  言澤舟撐開了傘,遮住兩個孩子。
  白朵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對可安說:“我今天出來很久了,孩子們還在等我,我該回去了?!?br />   “我們送你吧?!?br />   “不用了?!彼α艘幌拢骸澳愀绺缱吆?,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我這樣挺好的,你不用擔心?!?br />   “那我有空來看你?!?br />   “好。再見?!?br />   “再見?!?br />   白朵轉頭,又看了一眼墓碑上的寧容成,才離開。
  可安站在原地,遙遙地看著那抹纖長的背影。她打了一把傘,那傘很漂亮。
  她記得自己在美國的時候,曾深夜收到哥哥的短信,哥哥發了很多傘的圖片讓她幫忙挑,她睡得云里霧里,沒有及時回。
  第二天一早,等她想回短信的時候,哥哥說他已經選好了,他還獻寶似的給她看了最終的選擇結果。
  就是白朵手里的那把傘。
  白色花兒一朵朵。
  他說,那是最美麗的。
  “澤舟,我忽然覺得,哥哥并沒有很不幸?!?br />   “是,人生匆匆,能遇到一個人,情深意切的愛一場,已足夠幸運?!?br />   【全文完】
  ---題外話---謝謝大家,陪我到最后。
  接下來,我要全心修改出版稿,新文暫時不更新。
  大家可以關注我的微博:輕輕丫
  新文更新時會在微博通知。
  新文見,愛你們。

章節目錄

葫芦岛| 海兴| 丰城| 西乌珠穆沁旗| 渑池| 郧西| 古田| 太仆寺旗| 兴海| 榆中|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海南| 道真| 汶上| 新建| 大冶| 江门| 蕲春| 镇沅| 宁国| 郯城| 海渊| 大庆| 南宁城区| 斋堂| 德阳| 永川| 苍溪| 永寿| 恒春| 南川| 化德| 北戴河| 土默特右旗| 松桃| 博山| 清水河| 平果| 漯河| 鞍山| 济宁| 三江| 淖毛湖| 饶河| 于都| 大佘太| 宁蒗| 腾冲| 万安| 丰县| 上杭| 南丰| 吕泗渔场| 连云港| 平利| 西畴| 五寨| 定陶| 永泰| 桃源| 彭州| 罗甸| 永年| 新晃| 鄞县| 新县| 蓬莱| 平利| 阆中| 宜君| 石景山| 平乡| 萍乡| 宁明| 云和| 杭锦旗| 东乌珠穆沁旗| 宁德| 乌当| 河卡| 吴县| 开江| 凤城| 平舆| 阿荣旗| 泰州| 鞍山| 都江堰| 九台| 长宁| 长丰| 阿里山| 上蔡| 绿春| 鄂托克旗| 东丽| 乌苏| 舍伯吐| 百色| 潮阳| 儋州| 斋堂| 上蔡| 旅顺| 高要| 唐海| 安吉| 眉县| 宝鸡| 伊金霍洛旗| 晋洲| 横山| 秀屿港| 梁山| 舟山| 清远| 黄茅洲| 紫阳| 哈尔滨| 白沙| 毕节| 文水| 万全| 荣县| 宁乡| 新平| 荣经| 密山| 襄樊| 普兰| 北仑| 苍南| 大同| 营山| 天池| 福海| 阳高| 乡城| 勐腊| 富蕴| 砀山| 苍南| 申扎| 寻甸| 琼中| 万安| 万州龙宝| 芜湖| 安康| 香日德| 额济纳旗| 高州| 新邵| 大田| 巴盟农试站| 偃师| 吐鲁番东坎| 鄂托克旗| 容城| 吉水| 长寿| 渠县| 东台| 农安| 什邡| 京山| 天峨| 吴忠| 长春| 巴林左旗| 辉南| 金佛山| 临安| 崇义| 荔波| 白沙| 万荣| 察哈尔右翼后旗| 巴盟农试站| 三亚| 南县| 泽当| 原阳| 太原北郊| 镇江| 张家口| 南阳| 巴塘| 盂县| 乌拉盖| 泗水| 乐安| 沽源| 汨罗| 金溪| 上海| 墨江| 献县| 景洪| 峨眉山| 东吉屿| 攸县| 大兴| 黎川| 承德县| 涪陵| 平阳| 辽源| 乌拉盖| 汝州| 玛纳斯| 林甸| 东丽| 台北县| 昌都| 台北县| 广饶| 南昌| 珙县| 临河| 舟曲| 天镇| 拜城| 清兰| 洋县| 张家口| 福安| 新乡| 北碚| 连山| 隆尧| 景东| 杭锦后旗| 闽清| 象山| 斋堂| 广平| 滁州| 佛山| 泰来| 建阳| 玛沁| 宁化| 麻栗坡| 修水| 昌吉| 新建| 伊通| 灵川| 沁城| 乐山| 浩尔吐| 靖边| 大安| 柳河| 武夷山| 泾阳| 莲塘| 成县| 魏山| 汤河口| 东乌珠穆沁旗| 通化县| 汝阳| 霞云岭| 泌阳| 临泉| 洮南| 南汇| 甘谷| 伊川| 额济纳旗| 崇仁| 共和| 新野| 南部| 平武| 那日图| 阿木尔| 辛集| 燕尾港| 鹤壁| 大竹| 维西| 固镇| 禄劝| 北镇| 咸宁| 得荣| 焦作| 周至| 乌海| 天峨| 缙云| 咸宁| 神木| 旅顺| 余杭| 金溪| 横山| 宁冈| 蔡家湖| 头道湖| 吐鲁番| 田东| 施甸| 石屏| 蓝山| 永宁| 旅顺| 大竹| 阜康| 开原| 托克逊| 景谷| 石河子| 秀山| 都安| 那仁宝力格| 保山| 宜川| 盱眙| 北镇| 河口| 红原| 广汉| 富蕴| 罗城| 子洲| 太谷| 盘锦| 杞县| 罗平| 乐业| 建昌| 汝南| 罗甸| 曲阜| 新昌| 盐津| 大同| 大通| 武义| 嘉定| 阿合奇| 嘉兴| 乌鞘岭| 眉山| 扎兰屯| 渭源| 垦利| 孤家子| 绥中| 集贤| 崇礼| 滨海| 富平| 临夏| 东岗| 贵德| 玉环| 柳江| 揭阳| 白银| 宣城| 栾川| 阳江| 博罗| 阆中| 寿阳| 灵寿| 雅江| 引水船| 昭苏| 邱县| 平安| 六枝| 科尔沁左翼中旗| 芜湖| 太原古交区| 武鸣| 项城| 三门| 泰来| 宁都| 新余| 奉化| 清水河| 招远| 栾川| 静宁| 衡山| 达坂城| 峨眉山| 通江| 东台| 鄂伦春旗| 双柏| 荆州| 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