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92章 你許我一世情深,我贈你一生長安【大結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兩個月后
  A市一家著名西餐廳內,一對面容出眾的男女迎面而坐。今天是凌晨希這個月來的第十場相親會,對方是葉氏財閥的小女兒葉萌萌。
  “葉小姐,需要自我介紹嗎?”凌晨希抖開餐巾放開腿上,神色淡漠。
  葉萌萌打小就受到了極好的教育,雖然第一眼看到凌晨希就心動了,但仍保持著溫婉的姿態道:“不用,A市誰不知道凌總的大名?!?br />   凌晨希的眉間幾不可見地皺了皺,金邊眼鏡下有抹冷色閃過:“葉小姐,我們開始今天的正題吧,你應該知道一點,你是我第十位相親對象。償”
  葉萌萌聞言,臉上揚起一抹自信,她笑了笑:“凌總,你也是我的第十位相親對象,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們都可以不需要第十一位?!?br />   話間之意是她對他很滿意,而且勢必要征服他攖。
  凌晨希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些:“葉小姐,不曉得你知不知道我有一個四歲多的兒子?”
  “我不在意?!比~萌萌在接受父親的相親安排之時就已經知道凌晨希了,她不僅知道他有一個兒子還知道他在兩個月前曾公開過未婚妻的身份,但是聽說不久前,那個女人死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能與他面對面的機會。
  “我在意?!绷璩肯G兄E?,緩緩道:“我只想給兒子找個母親,希望葉小姐對我不要有任何心思,結婚后,我們會分居而住,我不會損了葉小姐的清白?!?br />   葉萌萌的臉色微微有些變了:“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嫁給你,給你的孩子當保姆?”
  凌晨希手下的動作頓了頓,他涼薄的唇掀了掀:“不全是,凌太太該有的金錢和地位你都會有,葉氏的也會因為有我的注資更上一層樓,無疑,這筆買賣很合算不是嗎?”
  葉萌萌向來心高氣傲,但此時良好的教養只是讓她握緊了手心,然后依舊帶笑看著凌晨希道:“凌總,我知道你比較幽默,但是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br />   凌晨希已經放下了手里的餐刀,他擰眉看向葉萌萌:“葉小姐,我不知道你那里聽來的謠言,但是事實上,我一點都不喜歡開玩笑。你說得對,我只是想給小寶找個母親陪伴他的成長,而從剛才的一番交談下來,很顯然,葉小姐不是我要尋找的對象?!?br />   葉萌萌“蹭”地站起身,端起桌上的紅酒朝凌晨希潑過去:“凌晨希,你欺人太甚!”
  她放下酒杯,踩著十一公分的高跟鞋高傲的離去,凌晨希不緩不急地拿著餐巾擦拭著,眸光里卻有一抹冷意閃過。
  眼前出現一雙擦得锃亮的皮鞋,視線上移就對上陸雁南那張淡漠的臉。
  凌晨希笑了笑,臉上沒有一絲尷尬,他把餐巾丟到桌上,又換了條新的手巾拭著手:“阿南,早來了十分鐘?!?br />   陸雁南眉心緊蹙,拉開他對面的椅子坐下,示意服務員換了一套餐具,才看著凌晨希開口:“你讓我來不會就是看你被女人潑酒的狼狽畫面吧?”
  “很狼狽嗎?我并不覺得?!绷璩肯L袅颂裘?,不以為然。
  陸雁南淡漠的目光掃了他一眼,惜字如金:“恩?!?br />   凌晨希的動作頓了頓:“我讓你來,是想問你六年前路曼那個案件翻案的機率大不大?”
  “你自己也是學法律的,難道不知道法律最講究的就是證據嗎?有了證據,什么都好辦?!?br />   凌晨?;薨的男α诵Γ骸叭绻矣腥俗C,你有幾成的把握幫我翻案?”
  人證?當年唯一的人證喬珊已經死了,哪里來的人證?陸雁南擰眉,開口的話語有些凝重:“阿晨,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偽證這條路行不通?!?br />   “你都說我自己也是學法律了,怎么會不清楚利害關系,我現在只需要一句話,如果我有人證,你勝訴的幾率有多大?”
  陸雁南抿了抿唇,神色篤定:“百分之一百?!?br />   “那好,我要她坐穿牢底?!?br />   凌晨希的臉上有陰狠一閃而過,陸雁南暗吋了良久,都沒想到他口中的那個“她”是誰。
  胡亂猜測向來不是他的風格,他看著凌晨希轉移話題道:“我聽說,這兩個月你一直在相親,路曼能同意?”
  凌晨希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眸光黯了黯:“我就是在完成她的心愿,她說要我找個能好好照顧小寶的好女人?!?br />   “然后你就同意了?”陸雁南詫異不已。
  “我能不同意嗎?”凌晨希執起酒杯剛放到唇邊又悵然放下:“對了,她還不讓我喝酒?!?br />   陸雁南的唇角動了動,最終什么話都沒有說,他不是楚寧,有些話他不會說也不想說。
  而此時,仁德醫院VIP病房內,凌小寶笨手笨腳地爬上一張病床,捏著睡著的女人的耳朵生氣地吼著:“媽咪,你趕緊給我醒醒,你再不醒,小寶就要有后媽了!”
  路曼睡得正酣,感覺有人在耳邊吵吵鬧鬧,心不甘情不愿地睜開眼睛,待看清凌小寶氣鼓鼓的臉蛋之后,心里剛起的一團火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凌小寶,媽咪是病人,你不能虐待病人!”路曼苦著一張臉,拍開他的小胖爪,她死里逃生容易么!為什么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來虐待她,不是說兒子是上輩子的情人嗎?她怎么覺得小寶這兩個月就像她上輩子的仇人一樣,動不動就對她吹胡子瞪眼!
  “我問了醫生伯伯了,他說媽咪已經好了,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凌小寶磨了磨牙,瞪著路曼,順便把他帶來的一張照片摔給她:“媽咪,今天跟爹地相親的女人長得可漂亮了,你難道一點危機感都沒有嗎?”
  路曼默默地撿起他摔過來的照片,柳眉杏目瓜子臉,確實漂亮,她把照片揉了,扔進垃圾桶,然后臉轉向凌小寶幽幽道:“你哪里來的照片?放心,在你爹地眼里,你媽咪永遠是最漂亮的?!?br />   凌小寶撇撇嘴:“媽咪,我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來的自信!”
  “你爹地給的!”路曼說得好不害臊。
  “嘖嘖嘖!”凌小寶聞言恨鐵不成鋼道:“媽咪,你剛才不是問照片是哪來的,小寶告訴你,照片是爹地給我的!爹地早上出門前還問我喜不喜歡照片上的阿姨,前幾次他去相親從來不會拿照片問小寶的,這說明什么?”
  “說明什么?”路曼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
  “說明爹地對這個阿姨有意思!媽咪,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啊,爹地為什么會兩個月都不跟你講話,還天天去見不一樣的阿姨!”
  路曼眸光一黯,她縮了縮腦袋道:“大概你爹地氣還沒消……”
  “媽咪,你犯了什么大錯了?”在小寶的印象中,凌晨希從來都沒有真正跟他生氣過,而他竟然能兩個月不理路曼,肯定是她犯了天大的錯!想至此,凌小寶毫不憐惜得揉著她的臉蛋:“幼兒園老師說,知錯能改才是好孩子,媽咪快去跟爹地道歉!”
  路曼一臉無辜:“我沒做錯事情啊,為什么要道歉???”
  她不過是多說了幾句話而已,而且那時候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所以說的句句都是大實話,都是凌晨希小心眼愛計較才對!
  “媽咪,你氣死我了,你是存心要讓爹地給小寶找后媽是不是?”凌小寶氣呼呼地往病床上一坐,鐵架子因為他的動作震了震!
  路曼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你爹地不是還沒找嗎?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凌小寶哼了聲,直接翻了白眼,不想理她。
  路曼見狀,拉著凌小寶的小胖手,諂媚道:“小寶少爺,生氣了?”
  凌小寶涼涼地“哼”了一聲,頭也沒回。
  “小寶少爺啊……”路曼語重心長道:“你是不是不想要后媽?”
  凌小寶無比確定以及肯定地重重地點了下頭。
  “那你幫我去你爹地的書房拿一樣東西好不好?”安娜想了想,又補了一句:“不能讓你爹地發現?!?br />   小寶擰眉:“媽咪,這是偷,不道德?!?br />   路曼的臉上劃過幾條黑線,索性雙手一攤:“沒有那樣東西,你爹地是不會原諒我的,在我和后媽之間你自己選擇!”
  凌小寶咬著手指思忖了片刻:“長什么樣的?”
  路曼眼底一喜,馬上趴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夜晚,別墅書房內
  穿著毛茸茸睡衣的凌小寶躡手躡腳地逼近書房,為了幫路曼拿東西,他故意裝睡騙過了凌晨希,而在十分鐘之前,他在門縫里親眼看見凌晨?;胤啃菹⒘?,這才悄悄開門出來。
  書房的門把手有點高,他需要踮腳才能使勁,“咯噔”一聲,凌小寶朝四周看了一眼,小身子縮進門內,輕輕合上門后,他拍著胸膛舒了口氣。
  按照路曼的指示,他徑直朝書桌的方向走去。
  打開第一個抽屜,沒有媽咪要的東西,第二個,第三個,也沒有……
  現在只剩最后一個了,可是抽屜太高了,他夠得著看不到??!怎么辦?
  凌小寶當機立斷手腳并用爬上凌晨希的檀木辦公椅,當他顫顫巍巍地站上椅子上往抽屜里面看的時候,頓時眼睛一亮,找到了!
  胖乎乎的小手毫不遲疑地朝那個黑絨小方盒伸過去……
  ***
  次日,凌小寶看到路曼的時候聾拉著一張小臉,路曼一看就瞬時不好了:“沒找到嗎?”
  凌小寶搖了搖頭,把一直藏在身后的手伸出來,其上躺著她要的那個方形黑絨盒子。
  路曼摸了摸小寶的腦袋,喜不自禁地接過盒子打開,下一瞬就傻眼了,她震驚地看著凌小寶:“小寶,怎么是空的,里面的東西呢?”
  凌小寶扁了扁唇,有些委屈。
  她頓時了然,“啪嗒”一聲關上盒子,遲疑道:“你被你爹發現了?”
  凌小寶看了她一眼,吞吞吐吐道:“爹地說,他要把戒指拿去送給昨天那個阿姨,反正媽咪也不要了!”
  “他敢!”路曼眸中閃過狠光,急火攻心,把被子一掀就打算下床去找凌晨希理論。
  病房門這是被人推開,路曼要算賬的人突然就出現在她面前,她一口氣沖到他面前,揪住他的衣襟惡狠狠道:“凌晨希,誰允許你把我的東西拿去送人了?”
  凌晨希擰了擰眉,不動聲色地把她的手拿下來,目光并不曾在她身上停留半瞬,徑直朝凌小寶走過去把他抱起來,不悅道:“爹地早上不是跟你說過要帶你去見葉阿姨,你怎么又跑來醫院了?”
  “哦?!绷栊毾笳餍缘貏恿艘幌?,并沒有任何拒絕的表象。
  路曼瞬間傻眼了,誰昨天還口口聲聲地教育她說自己不要后媽的,就這么一夜的時間就被策反了?她有些惱怒地跺了跺腳:“凌小寶,不準去見什么葉阿姨,到媽咪這里來!”
  凌小寶把頭埋進凌晨希的胸膛,眼角余光弱弱地掃了她一眼:“爹地說,小寶要聽話?!?br />   “你爹地的話你聽,媽咪的話你就不聽了嗎?”路曼氣得咬牙切齒,把目光移到那張寡淡的臉上:“凌晨希,你到底什么意思?把我救回來,讓人把我照顧得無微不至,自己卻對我不聞不問,不聞不問也就算了,傷好之后還大張其肆地去相親給小寶找后媽,你要是這么不待見我,干脆讓我死了算了,為什么還要救我回來!哦,不對,救我回來的是季煦,醫生說我再幾天就可以出院了,出院后我就回英國!”
  凌晨希的寡淡的面具終于一點點碎裂,他接近隱忍地開口了這兩個月來對她說的第一句話:“你想回英國就回去,這次我不攔著你!”
  他說完抱起小寶毫不猶豫地轉身,路曼卻急了,她說這些話本就是置氣,她住院的這兩個月,季煦時不時就會來看她,而該說的話也早就說清楚了,她怎么可能再回英國?
  她著急地蹲身子,朝凌晨希的背影壓低聲音道:“凌晨希,我疼!”
  凌晨希的手本已握上門把手,聽到路曼的聲音,臉色一變,連忙放下小寶朝她闊步走過去。
  他扶著她他肩膀,眸色中掩飾不住擔憂:“哪里疼,是不是傷口?”
  路曼反握住他的手,眸中劃過一抹算計:“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丟下我!”
  凌晨希額上青筋暴起,他毫不留情地拂開她的手,開口接近隱忍:“路曼,作弄我很好玩嗎?”
  路曼重新握住他的手貼在腮邊,眸色晦澀道:“我如果不裝疼你會理我嗎,說不定你出了這道門后就真的給小寶找了一個后媽了,凌晨希,我決不允許?!?br />   凌晨希這次沒有甩開她的手,而是很平靜地看著她:“兩個月前在海邊,是你把戒指還給你,是你讓我找一個對小寶好的女人給他當媽媽,是你讓我忘了你,我都按照你說的做了,你現在有什么理由責怪我呢?”
  路曼握著他的手顫了顫,綿長的睫毛在她眼瞼上落下一層剪影:“凌晨希,我后悔了,那時候我以為我會死……”
  “然后?”凌晨希薄涼的唇動了動,對她的話語并沒有多大的動容。
  然后?路曼眸光一黯,本來想讓小寶把戒指拿回來,然后告訴他她想做他的妻子,一輩子陪著他,可是現在連戒指都沒有了還有什么然后?
  她尷尬得放開他的手,垂眸黯然道:“對不起?!?br />   凌晨希咬了咬牙,臉上變得生硬無比:“路曼,這就是你的道歉嗎,這么詞單力薄的道歉我不接受,如你所愿,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從今以后,我們互不干涉!”
  路曼抬頭震驚地看著他,她囁嚅著:“你不要我了?”
  凌晨??粗哪?,心底早就軟了,但是此刻他的心里還憋著一口氣,因為在兩個月前他還無意在小寶口里得知她打算永遠離開他的念頭,這令他怎么都無法釋然,他可以任她打罵,他可以無底線地縱容她,可是為什么她只想離開他?若不是方慧那件事來得突然,他是不是真的一輩子都見不到她了?每每一想至此,他心里這口氣怎么都無法平復下來。
  他隱忍著,抿唇沉默,費了很大的努力才克制住想要抱抱她的沖動,他已經兩個月沒有抱過她了,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在自己懷里的感覺,但是這一次,他不想服軟,他想讓她自己認錯,但是他等了兩個月,她竟然沒有一絲悔改的念頭,還慫恿小寶去他書房偷戒指,這真的是讓他想把她吊起來打的心思都有了。
  “你真的不要我了?”路曼捧著他的臉,眸中已有淚意閃動,好似下一秒就要化成一灘水一般。
  凌晨希的雙手把她的手扯下:“對,我不要你了?!?br />   他淡漠的開口,幾乎不留一絲情面。
  路曼呆愣在原地,她怔怔地看著他,淚水從腮邊滑下:“那我怎么辦?”
  “你可以去找你的季煦,回你的英國?!绷璩肯S押玫慕ㄗh,可若是路曼此時有細聽的話就會發現他言語間的醋意。
  凌晨希不打算多做停留,因為他怕自己再多看她一眼,他就會把持不住自己。
  他嘆了口氣,打算起身的時候,路曼卻突然伸手掛上了他的脖子,想被遺棄的小狗般可憐道:“凌晨希,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再說那些話氣你了,我也不會再想著離開你,我想和你結婚,做真正的凌太太,我想陪你度過你的每一個生日,想學習烹飪養好你的胃,我還想給你生個白白胖胖的女兒,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我愛了你這么多年,沒有你我該怎么辦……”
  她說著,雙唇貼上他的唇,起初只是小心翼翼的試探,看凌晨希沒有拒絕她,這才膽大得吮住他的下唇,他們之間的親密,大多是他主動的,現在換了角色,路曼做到這一步的時候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了,況且凌晨希還是沒有回應的意思,她臉色一黯,打算離開他的時候,卻感覺后腦勺被扣住,凌晨希在她的唇上狠狠一咬,用力吮住她的雙唇,舌尖更是霸道地侵入,輾轉良久,才結束這個霸道而強勢的吻。
  路曼的唇有些紅腫,她打算抬手摸的時候,看到凌小寶捂著眼睛欲蓋彌彰的樣子,頓時懵逼了。
  凌晨希好笑地揉了揉她通紅的耳垂:“現在才想起小寶還在場,是不是有點后知后覺了?!?br />   路曼一陣惱怒,推開他迅速爬上病床,拿被子把頭一蓋,真是丟死人了!
  耳邊,父子倆的對話聲一字不漏的傳來。
  “爹地,媽咪怎么了?”
  “因為被小寶看到媽咪偷親爹地,所以她害羞了!”路曼磨了磨牙,她現在只想抽人!
  “哦!”凌小寶了然道:“那爹地還給小寶找后媽嗎?”
  她在被窩中悄悄豎起了耳朵,凌晨希瞥了一眼病床上的那一團,故意賣關子道:“看你媽咪的表現!”
  “媽咪一定會表現得很好的!”凌小寶替她信誓旦旦地保證,路曼瞬間就默了。
  表現?她剛才表現得還不夠好嗎?還要她怎么表現!
  被子被掀開,路曼一抬眼就對上了凌晨希戲謔的眸:“病房里暖氣開得這么足,捂著被子不悶嗎?”
  路曼死鴨子嘴硬:“不悶,我怕冷?!?br />   凌晨希挑了挑眉:“我先送小寶回去,再回公司處理一些事情,下午晚點再來陪你?!?br />   他終于恢復往日的模樣,路曼神思一動,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好好休息?!彼┥碓谒~角輕輕一吻。
  路曼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扯住他的西裝褲:“等等?!?br />   凌晨希有些疑惑地看著她的手:“怎么了?”
  她朝他攤出手:“你把昨天我讓小寶拿的東西先還給我?!?br />   凌晨希聳了聳肩:“沒帶?!?br />   “胡說,剛才小寶還說你要拿去送給那個什么葉小姐!”
  “不這么說你會著急嗎?”
  凌晨希的眼底盡是揶揄,路曼恍然大悟,她看著悄悄躲到他身后的凌小寶,陰測測道:“凌小寶,這筆賬媽咪出院跟你清算?!?br />   凌小寶探出頭,今天爹地媽咪能和好,他可是大功臣呢!
  他朝路曼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媽咪,明天見?!?br />   凌晨希和小寶走后,病房里又恢復了寂靜,安娜突然有些不習慣,她背上的槍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當初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沒想到竟然能撿回了一條命,真是萬幸。
  時間已經快接近年關了,安娜沉思了片刻,從抽屜里取出畫冊,這幾天,她的手已經可以活動地很自如了,她就是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把小寶喜歡的童話故事逐一畫下來,當做給小寶的新年禮物,這是這輩子她送給孩子的第一份禮物,所以她作畫的時候很認真,以至于一個人開門走進來都不知道。
  直到那個人在她身邊坐下,她才驚覺地抬起頭。
  林瑤凝著她手里的畫,抿唇笑了一下,六年的時間并沒有在她臉上留下過多歲月的痕跡,她依舊如六年前端莊典雅。
  “畫得真好?!绷脂幱芍缘刭潎@了一句。
  路曼合起畫冊,縱使六年不見,林瑤依舊是她的長輩,面對她的夸贊,始終有些不好意思。
  “伯母?!彼耐蝗怀霈F,她不知道自己該以什么樣的姿態面對她,說話的時候后背挺得筆直。
  林瑤倒是比她坦然得多,她的手覆上她的臉頰,眸中有些恍惚:“還疼嗎?”
  大概是從外面剛進來的緣故,她的手心有點涼,路曼愣了愣,才意識到她說的是什么事情。
  二人當年的最后一次見面是在凌晨希的訂婚宴上,那時候她因為喬珊的事情,狠狠得甩了自己一巴掌。
  路曼眸光閃了閃,把她的手拉下:“早就不疼了,伯母,我不怪你,那種情況,換做任何人,都忍受不了?!?br />   林瑤反握住她的手:“是我們凌家對不起你,你還愿意接受凌家嗎?”
  路曼不動聲色地把手抽回,對她扯出一絲和善的笑意:“我會和小哥哥結婚,我們以后不住在凌家?!?br />   林瑤聞言,訕訕地把手縮回:“曼曼,阿坤或許是造成你爸媽死亡的間接原因,但不是他害死你爸媽的。當年,你爸爸揚言要把藥方毀掉也不投入生產,可阿坤卻不允許,因為頭批藥妝上市反響效果特別好,他想趁熱打鐵擴大凌氏的市場份額,但是你爸爸是有原則的人,于是兩個人在辦公室里大吵了一架后,你爸爸就帶著你媽媽打算悄悄去工廠毀掉所需的原材料,沒想到在路上出了車禍,我們得到消息的時候,醫院已經下達死亡通知書了,杜女士因此責怪了我們多年,以至于死之前都不肯見我們一面,而是直接把你托付給了小希?!?br />   路曼的神色動了動:“伯母,外婆真的是因為救小哥哥而死的嗎?”
  林瑤有些驚訝:“小希這么給你說的?”
  路曼的心咯噔了一下,林瑤訝異的神色提醒著她這件事情另有隱情,她晦澀道:“他又瞞了我什么了嗎?”
  林瑤嘆了口氣:“杜女士是救了小希不錯,但是那道槍傷并不會致命,你被綁架的時候,她已經是肺癌晚期了?!?br />   許多年前的真相一起攤開在眼前,路曼渾身瑟縮了一下,鼻子卻禁不住酸澀起來,她囁嚅著:“謝謝您讓我知道了當年的真相?!?br />   原來當年的事情竟然是這樣的,路曼自嘲笑笑,若不是凌晨希早有準備,她是不是會誤打誤撞毀了凌氏?
  她闔了闔眸:“對不起,我差點害了凌氏!”
  林瑤搖了搖頭:“這不是沒有嗎?別自責了?!?br />   林瑤來的時候帶了雞湯,她站起身盛了一碗,舀起一口吹涼了喂到她嘴邊:“嘗嘗,看我的手藝有沒有退步,小希這五年都不怎么回家了,我也幾乎沒有下過廚,我今天跟你說這么多,只是希望你們兩個之間不要再有什么心結?!彼D了頓,又道:“你凌伯父本來今天也想跟我過來,但是你知道他那個性格,讓他拉下臉來給小輩道歉,還不比殺了他強些!你要怨要恨,我都不反對,畢竟事情擺在那里,怎么說都有凌家的錯,但是我只希望你不要把罪責牽就到小希身上,這么多年來,他一直是過得最辛苦的一個。他對你的心思,我這個做母親的早就看出來了,當初他要和喬珊訂婚的時候,我雖然詫異,但是我還是尊重他的決定,可若是我知道后來會發生這么多事情,當初我一定會阻止他?!?br />   路曼就著她的手含了一口湯,湯很美味,可是她的喉頭卻很苦澀,她把畫冊放到一旁,接過碗:“很好喝,伯母的手藝沒有退步?!?br />   林瑤拍了拍她的手,釋然道:“喜歡喝我以后就經常給你燉?!?br />   “不用這么麻煩,醫生說我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br />   “傻孩子,你不住院難道不能給你燉湯嗎?”
  路曼忍住眼底的淚意,對她重重地點了點頭:“恩,謝謝伯母?!?br />   “孩子都那么大了還叫伯母???我自己沒有女兒,所以一直想有個女兒,當年你在凌家,我也是一直把你當成女兒一樣疼愛,那時候總幻想著你能叫我一聲媽媽,如今,你跟小希已經走到一起了,怎么也得改口了吧?”林瑤打趣著。
  路曼的臉上有些害臊,她低頭喝著雞湯掩飾著自己的緊張:“伯母,我還沒跟小哥哥結婚呢!”
  “不都是遲早的事情?”林瑤笑了,眼角細細的魚尾紋此時看起來也分外和藹可親:“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臉皮薄,就不為難你了,等你們結婚以后,有的是機會!”
  她看著路曼把湯喝完,起身收碗的時候,看著路曼溫和道:“下午約了人談事情,我先回去了,明天我給你換個口味?!?br />   路曼用力地點了點頭,林瑤莞爾一笑,轉身離去。
  “媽媽,謝謝您!”身后傳來很輕很輕的一句叫喚,林瑤頓住了腳步,眼里酸酸麻麻的,但是她沒有回頭。
  路曼不會知道的是,房門關上的瞬間,二十多年不曾流淚的林瑤臉上淌下兩行淚水,花了她精致的妝容。
  ***
  今天是路曼出院的日子,在醫院關了兩個月,沒有哪一天比今天更讓她開心了。
  凌晨??粗d奮得快飛起來神色,擰了一下她的鼻子:“別蹦跶了,醫生說可以出院,但并不代表你可以肆無忌憚?!?br />   路曼抱著他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我開心啊……”
  她話語未落,病房門就被人用力推開,喬意之跑到二人跟前,扯著凌晨希的手,一臉急色:“阿晨,淘淘呢?你把淘淘帶到哪里去了?”
  路曼詫異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掃視著,凌晨希抬手碰了碰她的頭,溫聲道:“你先去收拾東西?!?br />   他說完看向喬意之,面容已經不見一絲溫和:“自然去了她該去的地方!”
  “阿晨,你對淘淘做了什么?”喬意之手上的勁更大了些,路曼看見凌晨希手臂的西裝都被她捏出了褶皺。
  頓時有些不悅地開口:“喬小姐找女兒都找到我的病房來了,是不是有點搞笑?”
  喬意之聞言,這才把頭扭向路曼,她惡狠狠得瞪著她:“路曼,是你對不對?你記恨我慫恿方慧綁架你,所以要報復在淘淘身上對不對?”
  路曼神色一冷:“果然是你!仗著你這句話,我如果真的要對淘淘做些什么不也合情合理?但是喬意之,我沒有你這么卑劣,不會因為大人的一些事情而怪罪到孩子身上,還有,我不想看到你,請你滾出我的病房!”
  她狠狠地扯下喬意之握著凌晨希的手臂:“喬小姐,請自重,這是我的未婚夫?!?br />   喬意之渾身一震,她看了眼路曼,又哀求地看著凌晨希,目光楚楚可憐:“阿晨,我知道這次的事情是我的錯,我嫉妒路曼所以我才會慫恿方慧,我自知罪孽深重,但是淘淘是無辜的,你把她還給我好不好?”
  路曼最見不得喬意之這副白蓮花的模樣,她咬牙道:“喬小姐,你既然自知罪孽深重,怎么不去警局懺悔?孩子失蹤這種大事警察難道不管嗎?”
  凌晨希擰眉開口:“曼兒,你先去收拾東西?!?br />   他此刻的模樣在路曼看來就是在維護喬意之,她頓時怒火中燒,狠狠地瞪著凌晨希:“凌晨希,到現在你還維護著她嗎?因為你那該死的破愧疚?我告訴你,十三年前這個女人根本沒有被綁架,是她和王源串通好了說是要試探你的真心,我不明白,一個連真心都要試探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愧疚的!”
  喬意之臉色一白,她渾身往后踉蹌一步:“路曼,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會設計讓自己面目全非,雙目失明嗎?”
  路曼冷冷一笑:“一個人最狠莫過于對自己也狠,喬意之你千算萬算也沒有算到王源最后會反悔對不對?”
  “不是這樣的,阿晨,你別聽她胡說!”喬意之惶恐地搖著頭:“是王源嫉妒你,所以才綁架了我……”
  看著凌晨希越來越冷的神色,喬意之的心頓時沉了下去,她知道她現在再怎么解釋凌晨希都不會相信她了。
  “出去!”凌晨希薄涼的唇毫不猶豫地吐出兩個字。
  “淘淘,只要你把淘淘還給我,我保證不會再干擾你們了!”路曼不知道為什么喬意之認定淘淘一定在凌晨希手上,于是探究地看了眼凌晨希,卻見他嘴唇動了動。
  “這世上再也沒有淘淘了!”這話一出,不僅喬意之呆在了原地,就連路曼也震住了。
  “沒有淘淘,她死了?你把她殺死了?她只是個孩子,凌晨希你怎么可以這么殘忍!”喬意之抓了把頭發,面容有些可怖,她朝路曼撲了過來,“路曼,該死的人是你,你為什么不去死!”
  凌晨希把喬意之往后一甩:“喬意之,我最后說一句,滾!”
  喬意之跌坐在地板上,有些失魂落魄,這時一聲脆脆的童聲響起:“媽媽,你怎么坐在地板上??!”
  喬意之聽見聲音怔了片刻,她不可置信地扭頭,看到林生牽在手里的淘淘時,慌忙起身跑過去:“淘淘,快讓媽媽看看,你有沒有事?”
  淘淘只是個孩子,揉了揉她媽媽的臉頰道:“媽媽,我沒事,爸爸剛才帶我去買糖果了?!?br />   淘淘搖了搖手里的棒棒糖,笑得一臉單純,喬意之卻愣在了原地:“你叫誰爸爸?”
  淘淘抬頭看了眼林生,笑得一臉燦爛:“媽媽,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林叔叔就是我爸爸,我很喜歡爸爸的!”
  林生抱起地上的淘淘,看都不看喬意之一眼:“乖女兒,告訴爸爸你的新名字叫什么?”
  “林舒?!?br />   喬意之目齜欲裂:“林生,你憑什么跟我搶孩子?”
  林生面色一冷:“就憑我是孩子的父親,而且喬小姐已經接到法院的傳票了,你覺得你還有資格說這句話嗎?”
  林生朝二人點了點頭,抱著林舒離去,喬意之也急忙跟上去,路曼看著凌晨希,頓時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凌晨希攬了攬她的肩膀,溫聲道:“怎么了?”
  “淘淘竟然是林生的孩子,你一直都知道嗎?”
  “大概猜到了?!?br />   “那林生自己不知道嗎?”
  “喬意之不肯承認,而且那時候礙于我的關系,他一直不敢去證實?!绷璩肯n~頭抵著她的額頭:“現在相信我的清白了沒有?”
  路曼嘆了口氣:“我只是在想杜姐要怎么辦,好不容易才和林生修成正果,這下子又冒出一個孩子?!?br />   “個人自掃門前雪,阿生會處理好的?!绷璩肯8┥碓谒拇缴献牧俗?,眼底笑意淺淺:“等下出院后,先跟我去見一下阿南?!?br />   路曼秀眉一擰,因為當年的事情,她一提起陸雁南心里就不舒服,聲音也沒好氣:“見他干嘛?”
  “翻案?!?br />   凌晨??谥型鲁龅倪@兩個字又把她震驚了,她詫異地看著他,不可置信道:“你說什么?”
  “我找到喬珊了?!?br />   路曼看到坐在陸雁南身邊的喬珊的時候,仿佛被雷劈了一樣愣在了原地:“你不是死了嗎?”
  喬珊的唇角扯出一絲釋然的笑意,比起當年的咄咄逼人,她現在的鋒芒收斂了很多:“我死了怎么幫你翻案?”
  凌晨希悄悄握住了她顫抖的指尖,安撫著:“聽她講下去?!?br />   喬珊在二人身上掃了一眼,才看著路曼歉意道:“當年的事情很抱歉,但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喬珊說了很多,有關當年訂婚宴上的真相,有關于喬意之怎么幫助她假死,還有她有一個十三歲大的兒子,孩子跟他父親姓王。
  “凌晨希,我突然不討厭喬珊了,她不過是愛錯了一個男人,如果當年換做我是她,我也會為了保護小寶答應喬意之的要求?!彼D了頓,把目光移到凌晨希臉上,嫌棄無比:“當年你真瞎!”
  凌晨希眸光深了深,攬住她的肩膀:“現在不瞎就好!”
  路曼笑了,她也不是那么愛計較的人,況且此刻她已經擁有了全部,天空有白白的絮狀物飄了下來,落在她的手心,她出生以來從來沒有下過雪的A市竟然下雪了。
  “凌晨希,你看見沒,天氣預報說這幾天有可能下雪,竟然真的下了……”
  “看到了?!绷璩肯B曇舻芈犉饋硪稽c都不興奮。
  “你看到雪不高興嗎?”安娜扁了扁唇,她不高興了。
  凌晨希無奈地揉了揉她的腦袋,裹緊了她的圍巾和帽子,只露出一對眼睛在外面,笑道:“傷口疼不疼?能走嗎?”
  “不會疼了,去哪里?”
  “不是說在初雪里和愛的人牽手走,會一直走到白頭嗎?”凌晨希盯著她,眉眼很認真。
  路曼鼻頭一酸,嗔道:“你還記得???”
  “嗯,記得?!?br />   “凌晨希,我的東西,你還沒還給我呢!”路曼抱著凌晨希的胳膊,又一次提起戒指的事情。
  凌晨希胳膊肘把她的手夾緊,笑道:“一會就給你?!?br />   “那么說你現在戴上身上咯?!甭仿劬σ涣?,在他身上胡亂摸了一通也沒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哪呀?”她抬頭眼巴巴地看著他,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襯著她一雙眼睛水靈靈的。
  凌晨希抿了抿唇:“現在就要?”
  夜幕已經降臨了,他們此刻站在廣場的中央,周圍人群不多,可是四周燈火璀璨,看起來不失為浪漫,還有漫天飛舞的雪花,路曼故意道:“我覺得A市若再要下雪的話,起碼再等幾十年,所以你看你現在求婚的話,多有意義,至少幾十年不重樣!”
  “皮厚!”凌晨希拉下她的圍巾,擰了擰她的鼻子:“如你所愿!”
  漫天雪花飛舞,手指上的金屬環帶著凌晨希的體溫,有些溫熱,路曼一直在笑,她仰頭問凌晨希:“人家求婚都是單膝下跪,你怎么是不問我的意愿直接套的?”
  凌晨希的大掌把她的手攏進手心,抵著她的額頭,呢喃著:“你不愿意嗎?”
  “我想說你沒有誠意,你看別人家求婚都會送花說一大堆的愛情宣言,你一句都沒說?!?br />   “我喜歡用做的!”凌晨希覆在她耳邊,意味深長地耳語了一句。
  路曼臉色一臊,這婚求得,她怎么覺得這么無賴呢?雖然心里甜滋滋的,但是卻不免有些小失落。
  凌晨??炊怂男乃?,勾唇一笑,流動的墨黑眸子里藏著熠熠星光,他微涼的唇瓣貼上她的,輕輕吻住,淺嘗輒止后松開,大掌貼上了她的眼睛,周圍氣溫很低,可他的掌心卻是溫熱的。
  “曼兒,我怎么忍心讓你失望!”
  他手指松開的瞬間,安娜眼前出現一道五彩的光,萬家燈火寂滅,只余廣場對面的幾個大熒燈上幾個灼灼發亮的字。
  “路曼,我愛你!”他在她耳邊輕聲道,話落,燈火等二連三的燃起,美得像一條舞動的長龍,可那幾個灼亮的字卻久久不去。
  四周的一切躁動都與她無關,她現在眼里只有他在燈火里流光四溢的眼睛,她笑得幾乎要落淚:“凌晨希,我也愛你?!?br />   兩顆頭顱挨近,四片唇緊緊相貼,遠處,忽然響起了一片鋼琴聲,淵遠悠長,四周似乎有花瓣的流動的香味,路曼覺得此時的自己像是活在童話世界里一樣。
  凌晨希稍稍拉離了她的頭,嘴唇朝一旁努了努:“看,誰來了?”
  “小寶!”
  廣場上不知何時多了一部鋼琴,身穿小禮服的凌小寶雙指靈活得在琴鍵上躍動著,聽見她的叫喚,從旁邊的小章手里搶過一束花,撲通一聲跳下椅子朝她跑過來,原來不是她的錯覺,此刻的地面上積著一層花瓣,上面還落著白白的雪,小寶朝他們跑來的時候,揚起了一地的花瓣,很美。
  小寶跑到她面前,天氣冷的緣故,鼻頭凍得紅彤彤的,他說:“媽咪,喜歡我跟爹地給你準備的這份出院禮物嗎?”
  凌晨希從他的手里接過花,鄭重得遞給她,笑道:“孩子媽,喜歡嗎?”
  這句孩子媽,讓安娜紅了眼眶,她俯身抱住小寶,心疼地把他的圍巾拉高:“媽咪喜歡!”
  凌晨希把小寶抱在懷里,把他的一只手貼在自己的臉上給他取暖:“冷嗎?”
  小寶在他懷里咯咯笑著:“不冷,小寶覺得心里暖呼呼的,媽咪,你冷嗎?”
  路曼搖了搖頭,把他的另一只手貼在自己臉上:“媽咪也覺得暖呼呼的?!?br />   凌晨希把兩個一大一小的孩子擁緊,這一瞬他懷里的就是整個世界。
  曼兒,你許我一世情深,我贈你一生長安!
  【正文完】
  ---題外話---結局了,感謝寶寶們一路的陪伴,我們新文里見,么么噠愛你們。

章節目錄

神木| 商水| 文成| 瑞丽| 广平| 勉县| 陆丰| 德惠| 昌都| 邵阳| 鄞县| 扎兰屯| 宾川| 万载| 吐鲁番| 周口| 汉川| 靖安| 平远| 古蔺| 浪卡子| 沁源| 崂山| 乌鞘岭| 罗定| 新洲| 博山| 天全| 东宁| 梨树| 霍尔果斯| 中甸| 海力素| 集贤| 南通| 野牛沟| 漯河| 彭山| 思南| 华阴| 开封| 孝感| 蓟县| 扬州| 都安| 海丰| 富蕴| 玉门镇| 六盘山| 石拐| 新昌| 五指山| 绵阳| 高要| 隆尧| 农安| 涉县| 绥江| 东川| 达川| 广水| 东乌珠穆沁旗| 平乡| 裕民| 金平| 洪江| 兰坪| 济南| 丽水| 富顺| 轮台| 师宗| 大邑| 天水| 洮南| 乐东| 和静| 洪家| 雄县| 禄丰| 文昌| 西华| 绥滨| 封开| 珙县| 承德县| 察哈尔右翼中旗| 辉南| 集贤| 平凉| 荔浦| 双城| 忻城| 本溪县| 旌德| 鄯善| 安陆| 丹凤| 太平| 上犹| 永丰| 浦北| 四子王旗| 龙胜| 巩义| 绥阳| 兴县| 凤翔| 砀山| 商丘| 鄂州| 兰考| 户县| 璧山| 汕尾| 图们| 大通| 临洮| 兴宁| 曹妃甸| 从江| 安阳| 托里| 柯坪| 津南| 章党| 夏县| 托克托| 鹤城区| 狮泉河| 天池| 绥化| 额尔古纳| 平潭海峡大桥| 南丰| 合作| 高力板| 潮阳| 古县| 富蕴| 库尔勒| 西华| 兖州| 寿宁| 宿松| 拉孜| 根河| 偃师| 平台| 彭阳| 霍尔果斯| 南昌| 五莲| 新田| 泗县| 大方| 扎鲁特旗| 将乐| 辽阳| 岚皋| 巩留| 普格| 任县| 台儿庄| 西畴| 锦州| 绍兴| 林口| 珊瑚岛| 清水河| 永安| 漳浦| 龙岩| 饶平| 密云| 米泉| 循化| 宁远| 琼中| 高邑| 离石| 隆昌| 澳门| 纳雍| 宁冈| 沙雅| 富川| 揭西| 八宿| 勐腊| 盐城| 武川| 大同| 错那| 遵化| 平江| 礼泉| 石楼| 沐川| 达日| 柳城| 北碚| 玉门镇| 富县| 连云港| 察哈尔右翼后旗| 高要| 围场| 洪家| 都江堰| 吴堡| 启东| 武鸣| 东海| 永康| 铅山| 昆山| 中宁| 桃园| 彭阳| 东平| 黟县| 三穗| 资阳| 仁寿| 宜昌县| 南溪| 铁力| 横山| 柳河| 吕梁| 澜沧| 威海| 高雄| 上思| 威宁| 齐河| 澄海| 新民| 盐边| 鄂伦春旗| 阳曲| 宁阳| 五道梁| 绥德| 宣汉| 梅州| 台州| 泰来| 喀左| 凤台| 西宁| 奉化| 双辽| 昌吉| 九华山| 冷湖| 宣化| 舞钢| 富川| 子长| 松滋| 辽阳| 桐柏| 建水| 平安| 拐子湖| 东丰| 和丰| 奉化| 会理| 陵县| 贵溪| 万州天城| 承德县| 永德| 石岛| 新林| 依兰| 西乌珠穆沁旗| 安义| 合肥| 象山| 资阳| 鄂托克旗| 太原| 吉兰太| 无极| 武宁| 石棉| 静乐| 长海| 屏边| 得荣| 淮阴县| 滨州| 青冈| 吉首| 合肥| 金沙| 威宁| 无棣| 牡丹江| 建昌| 临猗| 镇安| 维西| 龙胜| 乳源| 新化| 达拉特旗| 抚顺| 襄汾| 普安| 海淀| 岱山| 望都| 普兰店| 金平| 龙胜| 三门| 平乐| 凌源| 丰都| 洛南| 天津| 凭祥| 章丘| 高要| 江阴| 西乌珠穆沁旗| 大理| 金坛| 林西| 天镇| 乌拉特中旗| 磐安| 高安| 崇明| 密云| 潞江坝| 武邑| 三峡| 广河| 房县| 天门| 湟中| 平潭海峡大桥| 华安| 中山| 高州| 勐海| 信阳| 昌图| 昌平| 遂川| 洱源| 栾城| 绥江| 鄯善| 郴州| 尚志| 安德河| 常州| 依安| 龙井| 石阡| 泽当| 鄄城| 通榆| 松滋| 胡尔勒| 长岭| 潞城| 献县| 鄢陵| 清水河| 樟树| 久治| 苍梧| 彭山| 高阳| 新巴尔虎左旗| 寿宁| 通城| 德兴| 新县| 正定| 奉节| 滦平| 浦城| 莘县| 通化县| 长泰| 桂平| 武邑| 吉木萨尔| 武平| 泰顺| 渠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