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番外二曾經恩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教287說話的是維達爾找來的一臺保姆機器人,這臺機器人已經被維達爾用權限進行了很多限制,不能進行上網與外界交流,不能講故事哄睡覺唱歌,只有教說話這一功能。為了防止出現不可控因素,連這教說話的范圍,也被維達爾限制的極其苛刻,學習的詞匯主要是用于學習描述自身感受和疼痛的描述詞語。
  維達爾把疼痛程度、難受程度等等身體感受按強弱級別分成很多階段,讓保姆機器人一邊讓287感受各種程度的強度一邊教他判別,好讓他能在身體有反應后,準確說出是什么級別的疼痛或其他感受。287能夠準確判別之后,再進行研究果然順利的多——可能讓黎樂生感到程度高的疼痛的治療方式,都會被維達爾放棄掉。
  人,只要有了語言能力,學會了思考,就必會思考本我。287也不例外。他問保姆機器人,那個總來看他的兩個人是誰,和他什么關系。
  保姆機器人不知道如何回答,它的智腦被限制的很厲害。它在詞匯庫里翻來找去,不確定的,“爸爸,媽媽?”
  機器人說的不肯定,它只知道黎長生和維達爾在照顧287,還給他治病,也許是這樣親密的關系?機器人說了這兩個詞匯,就不肯再對他解釋下去了,它總覺得,自己說得,已經越過主人給自己劃得線了???87卻無法辨認出細微的差別。
  維達爾再來看他的時候,287就叫她,“媽媽”。
  一個詞語而已,在287心里,這個詞語沒有什么代表意義,只是個表稱呼的名字??删S達爾卻不能容許被這樣稱呼。假如她因此動搖,絕不是件好事情。她沒有說別的,只說這機器人邏輯錯誤,收回銷毀,以后不許再這么叫她。
  當天,287就重新有了一個機器人。新的機器人更要呆板沉默。就是從這一次開始,他有些怕她。
  對貪化獸的研究不是那么順利。貪化獸還大批出現,讓整個宇宙都為之頭疼的時候,對貪化獸的研究就很淺薄。重生組織也知道這是一項長期活,所以投資很大,也很有耐心,并不經常催促要求成功,因此專項小組的人可以全心全意的研究。
  這種氛圍其實很好,甚至讓黎長生和維達爾懷念起剛進研究所時心無旁騖的時候。他們甚至暫時放棄了對287的研究,一門心思的投入到了貪化獸的指骨中。
  天才不愧是天才。很快,黎長生的研究就有了突破,通過貪化獸同化其他物種而自我進化的特點,做出一小瓶貪化獸藥劑,但是這藥劑的發明,他沒有告訴重生組織,而是隱藏了起來。
  他們怕重生組織拿去作亂,更何況這藥劑是在巧合之下做成的,即使是讓黎長生再做一次,他也模擬不出當時的實驗條件了。通過這次實驗,黎長生又做了一瓶副作用更強,效果更是很低的貪化獸同化藥劑,拿這個交差,并且明明白白說了它的缺點。
  重生組織果然如獲至寶,雖然不打算把它應用于實際,卻明白這是一個突破口,再次加大了資金和設備的投入,命黎長生夫妻兩個為主導,繼續研究藥劑的優化作用。
  而那瓶成功的藥劑,則被夫妻兩個趁著幾年一次的回家機會,給了黎樂生玩耍,作為保險。
  這個時候,這對夫妻打算假死脫離達理科星球。和重生組織一直掛鉤,對兒子黎樂生來說無疑是危險的,而且他們再也沒有做出比第一瓶更好的藥劑,倒是利用之前留下的一點藥液,推斷出了最好的服用方法,現在只想回去,看著黎樂生服用同化藥劑。
  重生組織不能一手遮天,在邊境外的勢力也沒有那般強大,只要假死成功騙過重生組織的眼就能夠脫離,而重生組織也不會對黎樂生下手——父母明面上都是聯盟的研究員,獲得的貢獻點可以讓黎樂生得到很好的安保,而重生組織不會這么早就引起官方的主意,連帶走他都不會。
  他們準備了很久,測算了很久,直到萬無一失,直到他們制造出研究所的慌亂,準備演一個為組織不惜犧牲生命的形象。他們甚至忘記了287的存在,反正他們離開后,被關在隱秘實驗室的287,就會因為基因崩潰而死亡。
  可現實卻和他們想象的出入如此之大,他們的確是假死成功了,整個達理科研究院也毀滅,還把副作用極大,關鍵時刻可以坑掉重生的藥劑送了出去,可是他們卻沒有逃出去。
  他們被287控制了起來??蛇@怎么可能?他們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
  這對在科研上天分突出的研究員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他們費盡心力的隱瞞的秘密研究,在重生組織眼里根本不是秘密。重生組織找到了287,而287成功的搭上了287這條線。他也是基因崩潰,如果沒有黎長生和維達爾的治療他無法活下去??墒撬推接沟睦铇飞煌?,他的智商卻足以俯瞰眾生,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從限制權限的機器人手中獲取了足夠的信息。
  一番腥風血雨后,287掌握了重生組織。他對統治世界和毀滅世界之類都沒有絲毫興趣——他活不多久,統治世界能做什么?而且世界沒有加害于他,加害他的,只有那一家三口。
  287在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本我的認知單一時,他不覺得自己的存在有多怪異,自己的疼痛有多折磨人,甚至他覺得那對夫妻對他是懷抱善意的,因為他每次基因崩潰后都是他們治療的他??墒撬懒?,曾經的感激就轉變成恨意。
  他的一身痛苦,是那兩個人賦予并精挑細選選擇出來的。他們不是在救他,是在救他們的兒子。他存在的所有價值,都是那個和他長相一般的男孩身上。你們憑什么叫我來?你們憑什么讓我受苦?
  287笑了起來。他可以選擇結束掉那三個人的性命,可這么輕易又多么無趣??!他還能茍延殘喘幾年,不如玩個游戲好了。
  讓他們結束掉為止奮斗半生,視若珍寶的兒子的性命,由他說出真相,欣賞一番他們扭曲痛苦后悔的表情。他什么都不會問他們,不想知道他們后沒后悔,不想知道他們如何想他。欣賞夠了,就結束這一切。
  他監視著黎樂生的一舉一動,等待編排最好的劇本。
  唐德·恩維的出現是個意外。他應聯盟大學校長邀請來任教并且偽裝成普通老師唐德,這個事不難查到,但接下來他卻對黎樂生表示出好感,就出乎他的意外了。
  287瞧不起黎樂生。這是個中庸又懦弱的男孩,總是長不大,享受著父母的關愛,卻悶悶不樂于父母不在身邊。被旁人欺負時,也只會默默忍受。
  直到287隔著監控設備,看到這個懦弱的男孩,因為接受不了父母的“死訊”,服用了一瓶金色藥劑,接著就在床上猛烈的抽搐。287眼睛迅速收縮,認出了那瓶藥劑。那對夫妻倒是有這樣的心計,原來被重生組織珍藏的藥劑竟然是假的!
  也許是死里逃生,竟然沒死在同化藥劑里的黎樂生,徹底墮落了。他放棄了曾經想要繼承的科研學業,轉而學起了什么文學。逃避現實的膽小鬼而已,287對此十分不屑。
  黎樂生被287下令抓來之后,就在他身體內植入了炸彈。287可真想不到,這人還有如此潛力,竟然完全吸收藥劑,真的轉化成了貪化獸,他的基因崩潰,也會在貪化獸基因的強勢下,慢慢穩定。和黎樂生關系很好的聯盟男神,給了287很好的靈感。287對那對夫妻說了一個謊言,又拿偽造的天衣無縫的視頻給他們看,于是他們就相信了,恩維將軍因為來取走藥劑時受了傷,所以把他們寶貝兒子折磨致死——他們做的一切,都是白費的,他們失去父母保護的兒子,是如此的脆弱。
  恩維將軍的殘酷威名,讓他們毫不懷疑。
  再接來的計劃就順理成章了。倒是遇到恩維將軍的弟弟路德讓他有些吃驚。這個長相連他都心動的男人,有著他看不出來的情感和內心。287把他拉攏進重生,并不在乎他是否真的仇恨他哥哥,反正只是個誘餌而已。
  他喜歡上了常常把路德叫來,然后欣賞他的臉。這是他頭一次遇到的美麗玩意兒,死后的世界里,定然沒有這樣一張美麗的臉吧。
  路德帶著假黎樂生來的時候,287是很想笑出聲的。黎樂生被他植入了東西,就算不論這個,他經年累月觀察著這個原品,早對他無比熟悉,偽裝再厲害,也瞞不過他的眼睛。他殺掉假品,冷凍路德,把他放在玻璃棺,可以時時欣賞他的美貌,然后假借他的信號,對外界傳遞消息。
  終于,把黎樂生引誘到戰場上。過去,他有無數次機會能輕易把他抓來,卻唯獨此次至關重要。他的身體他最清楚,離跨掉已經不遠了。
  玩弄黎長生和維達爾的思想如此簡單,簡單到全無趣味的地步,可是想想完成之后會收獲的快感,此刻也能忍耐。
  告訴他們,他們的兒子已經死亡,而他效仿他們的舉止,給他們做了黎樂生的復制品。瞧他們的樣子,多么可笑??!他真的很想知道黎樂生的心情,想問問他,被父母追著想要殺掉的感想。
  這是絕妙的報復。
  在引爆安置在黎樂生體內的炸彈時,看著他們的表情,果然快感是雙倍的。287毫不在意自己被控制住。他不要自己尋死。生,生得不自然。死,卻一定要死得自然。
  這一刻終于來臨了,這是宿命,這是自己被制造出時,就規定出的結果。
  哎,他最后也沒來看自己啊。沒有再看一次那樣美麗的臉,真是遺憾啊。

章節目錄

建瓯| 建阳| 新沂| 兴国| 蒙城| 南海| 邓州| 夏邑| 米泉| 桐乡| 同心| 凤县| 满都拉| 嵊州| 繁昌| 宁陕| 霍林郭勒| 石泉| 泰顺| 饶平| 呼玛| 邳州| 阿拉善左旗| 定州| 睢阳区| 贡山| 郯城| 大佘太| 台江| 普陀| 洛川| 田东| 德江| 一八五团| 杂多| 高邑| 郧西| 禹州| 新县| 宁陵| 淇县| 项城| 庄河| 桦甸| 洛宁| 岑溪| 金平| 喀什| 靖边| 安远| 赤峰| 石楼| 平凉| 洋县| 盐都| 腾冲| 巴音布鲁克| 青河| 通道| 那日图| 沂水| 闵行| 四子王旗| 乌斯太| 扬中| 六枝| 唐山| 共和| 城步| 邛崃| 安乡| 右玉| 宁强| 徐水| 北镇| 迁安| 壤塘| 东港| 互助| 翁源| 沈丘| 海口| 五原| 杭锦旗| 阿拉善左旗| 扎鲁特旗| 濮阳| 河间| 勃利| 扶余| 荆州| 惠民| 丹巴| 龙游| 沙坪坝| 宣威| 周村| 葫芦岛| 重庆| 土默特右旗| 桦川| 铜锣湾| 三台| 南坪| 赞皇| 延长| 南汇| 永安| 托里| 苏家屯| 赵县| 巴东| 喀喇沁旗| 华蓥山| 华家岭| 盂县| 焉耆| 绛县| 蛟河| 新民| 丰宁| 库伦旗| 比如| 金山| 广安| 宁陕| 韦州| 喜德| 乌鞘岭| 淮滨| 公馆| 狮泉河| 景泰| 泰顺| 河南| 抚宁| 洪洞| 米泉| 陈家镇| 商都| 普陀| 讷河| 乐平| 兰坪| 靖江| 公主岭| 武夷山| 衢州| 信都| 南川| 沅陵| 泉州| 梅州| 曲麻莱| 会昌| 克拉玛依| 安多| 北戴河| 吴县| 平遥| 三台| 德州| 福州郊区| 乐亭| 衡水| 卢龙| 特克斯| 东兴| 大姚| 兴文| 巴中| 曲沃| 梨树| 清水河| 定边| 乐至| 中阳| 治多| 芷江| 苏家屯| 连平| 高雄| 海丰| 宜良| 北川| 喜德| 绩溪| 桐柏| 浦东| 云澳| 静宁| 秭归| 中环| 昌平| 霞浦| 呼伦贝尔| 黔西| 陵水| 恭城| 德安| 大陈| 郏县| 太康| 龙口| 围场| 镇雄| 泌阳| 龙里| 鲁山| 彭泽| 大武口| 张家港| 望奎| 泰兴| 平武| 鹤岗| 秦皇岛| 唐海| 长丰| 库米什| 黄平| 徐州| 新乐| 顺义| 越西| 永年| 来凤| 唐县| 巨野| 莫索湾| 南沙岛| 温江| 鄢陵| 寿县| 罗田| 遵义| 郏县| 会泽| 汤河口| 宜宾县| 吴县东山| 商丘| 蓝山| 和林格尔| 防城港| 岑溪| 安平| 望谟| 靖宇| 巴林右旗| 邵阳| 安庆| 汝州| 道孚| 资中| 新郑| 三原| 绵阳| 集贤| 皮山| 宣汉| 新平| 佛坪| 横山| 惠阳| 泰顺| 和林格尔| 畹町镇| 保德| 乐昌| 乌斯太| 恩施| 阿拉尔| 广元| 太仆寺旗| 福州| 佛爷顶| 沧源| 阜城| 楚雄| 故城| 通化| 天门| 新绛| 南县| 万州天城| 聊城| 新巴尔虎右旗| 鄯善| 贵阳| 仁怀| 肥乡| 石家庄| 仁化| 色达| 弥渡| 固原| 冷水江| 哈巴河| 雅安| 武夷山| 海东| 瓦房店| 乌鲁木齐| 新野| 富源| 焦作| 杭锦旗| 新竹县| 凤冈| 绛县| 江浦| 万安| 临澧| 盐池| 泉州| 临沧| 垦利| 蒙阴| 上林| 怀安| 准格尔旗| 长阳| 肇东| 涪陵| 班玛| 昌黎| 马边| 石柱| 隆德| 南丰| 隆昌| 丹棱| 八达岭| 高唐| 延津| 乌鲁木齐| 色达| 荣县| 岢岚| 宽城| 徐州农试站| 修武| 丰顺| 鄂托克旗| 平定| 余庆| 肇源| 洛宁| 屯昌| 定边| 白日乌拉| 孟州| 沂南| 永川| 淮阳| 玉门镇| 鄂托克前旗| 周村| 阿鲁科尔沁旗| 孟津| 凭祥| 即墨| 鱼台| 黄梅| 宜君| 鄂尔多斯| 闻喜| 胶州| 苏家屯| 孟州| 云梦| 宁阳| 清兰| 台北县| 通江| 永登| 丹巴| 贵德| 景谷| 新宁| 浦北| 龙胜| 头道湖| 荣经| 扎赉特旗| 康山| 肥西| 郸城| 集贤| 锡林高勒| 吴桥| 准格尔旗| 鄂伦春旗| 香格里拉| 靖江| 鹿寨| 南木林| 顺德| 澄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