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KO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樂文沒想到這個空高軒一出手,就是帶著濃重殺意,帶著猛烈拳風的狠狠一拳。
  還好他也打過不少大大小小的戰役,而且反應夠快,他連忙一側身,便躲過了這狠狠的一擊。
  可是空高軒發現這一擊落空后,緊接著就是一個迅如閃電的高鞭腿,朝著樂文的勃頸處踢去。
  樂文急忙一彎腰,躲過這迅猛一擊,然后猛吸一口氣,把全身的力氣都集聚在了右手,猛的空高軒的就朝小腹處打去。
  既然空高軒每一擊都是想要樂文的性命,樂文也不會給他客氣,手下自然也是毫不留情。
  “唰!”
  本來樂文很自信他這全力一擊,即便黑熊挨上這一拳也會受不了,可是空高軒卻微微一閃身,“唰”的一聲,這本來是要打下空高軒小腹的一擊,卻從緊挨著空高軒的錦衣劃了過去。
  “唔……”
  當樂文這一拳剛劃過空高軒側腹的錦衣時,空高軒就是狠狠往下一個肘擊,“咵”的一聲,樂文只覺他的背部好像被一個尖錐狠狠敲了一下,背部的脊柱骨都好像被擊碎一般,疼的他臉上唰的一下就是一白,冷汗直流。
  緊接著空高軒就抓著樂文的頭頸,就準備用膝撞給樂文的面門來上狠狠的一下。
  膝撞的威力,想必學過功夫或者打過架的人可能都知道,若被這膝撞擊中,輕則五官開花,視線模糊,重則門牙破碎,當場昏死,可見這一擊之強力。
  如果樂文挨上這么一擊,就真的是三個回合就被空高軒打的站不起來了。
  可是樂文又不是第一次和人戰斗,如果以前他只不過是個只跟過高人(鄭良才的師傅,也是樂文和龍超三人的師傅)學過兩年功夫,卻沒有什么實戰經驗的小白。
  那么后來這短短一年,他獨身緝馬賊,策馬斗刺客,三戰剿白蓮,仗劍滅倭寇,這些拿命換來的九死一生的戰斗經驗,卻無形讓他變強了很多。
  正當這威力極大的膝撞要擊在樂文的面門上時,他突然用盡全身力氣猛的往前一頂,竟然“撲通”一聲,一下子就把空高軒給頂出了擂臺。
  被擊出擂臺的空高軒,這是腦中還是一片空白,在他眼中樂文本來是不出三個回合就會被他擊倒在擂臺上,站不起身來,可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堂堂錦衣衛百戶卻被樂文三個回合擊出了擂臺,連爬在擂臺上的份都沒有,本來是百分百的完勝,卻成了實打實的完敗。
  身為錦衣衛百戶的空高軒有些接受不了了,他猛然拔出身旁侍衛的長刀,就要躍上擂臺去砍樂文。
  “高軒不得無禮!下去!”
  可是正當他要去砍樂文時,耳邊卻傳來了錢寧的呵斥聲,他手上一緩,不甘心的扭頭看了一眼錢寧,又羞又惱的便走下了擂臺。
  空高軒雖然表面看起來是個威武大漢,好像是個心胸很寬廣的君子,其實他是個陰險且心胸狹窄的小人。
  有句話叫做寧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得罪了君子,頂多當時會做出報復,即便是報復也是光明正大的,可是得罪了小人,那他就會在背地里使勁下黑手整你,也會用很卑劣的手段害你。
  樂文也沒想要得罪他,可是比武,就會有輸贏,總不能不打就自己認輸吧,如果對面是皇帝,樂文肯定不敢造次,空高軒雖然是個錦衣衛百戶,可也不過是個六品武官,樂文一個正七品文官,怕他個球。
  擂臺下的大小官員,本來都以為樂文這次輸定了,連龍超也為樂文暗暗捏了一把汗,可是這突如其來的轉變,卻讓所有人都看到目瞪口呆,以為剛才是在做夢呢。
  “樂縣令以三回合把空百戶擊出場外,第一場比試樂縣令完勝,接下來有請錢大人和吳元成比試?!?br />   擂臺下,龍超走到樂文身旁小聲說道:“文哥,你沒事吧?!?br />   樂文壓低聲音,悄聲道:“沒事,就是被這家伙狠狠用肘部擊在了我的脊梁骨上,現在痛的讓我還有些受不了,如果剛才不是僥幸用全力把他頂出了擂臺,我肯定要被他打的起不來?!?br />   “……是啊,剛才兄弟俺也為你捏了一把汗,這空高軒的拳腳功夫實在了得,即便是俺上,恐怕也一時斗不過他,看來這空高軒是大意了,下盤沒扎穩,才被哥哥給頂出去的?!?br />   兩人走到人群的遠處,坐在兩個小石凳上,一邊看著擂臺上的情景,一邊小聲聊著天。
  “嘿,你還別說,吳安全這小子輕功還真不錯,連錢寧都一時奈何不了他?!?br />   樂文看著擂臺上的吳安全運用輕功在和錢寧周旋,雖然不敢硬解錢寧的攻勢,卻也一時沒有落于下風,倒是讓樂文對吳安全的輕功不免心生幾分敬佩。
  龍超回想起了當時追擊吳安全時的情景,點點頭,若有所思的說道:“唉,這小子的輕功的確不錯,在護駕遲客棧第一次遇到這個小子時,咱們三個都追不上他,要不是俺用飛石砸他,當時還真不好抓住這小子?!?br />   “誒,不好,這小子被錢寧找到了弱點?!?br />   樂文話音剛落,只見擂臺上的吳安全一下子就被錢寧給擊飛出了場外,錢寧這一拳太重,竟然把吳安全打的嘴角鮮血直流,半天爬不起來。
  錢寧冷冷看了一眼倒在擂臺下吳安全,眼露不屑之色。
  擂臺下的大小官員,頓時沸騰了起來,在擂臺下紛紛議論了起來。
  “好,錢大人果然好身手,一拳就把對手給擊飛了出去,太厲害了?!?br />   “那當然,人家可是錦衣衛左都督,那可是錦衣衛的一把手啊,功夫能差嗎?!?br />   “這倒是,不過吳元成也算不錯了,如果就像我們這些沒有練過功夫的讀書人,要是挨上錢大人這一拳,恐怕多半性命不保吧……”
  樂文上前扶起吳安全慰問道:“安全,你沒事吧?!?br />   “沒事,多謝大人?!眳前踩眯渥?,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感激的看了一眼樂文,道了一聲謝。
  接著就是朱壽和萬胖子比試了,只見朱壽玩世不恭的對場內的人抱了抱拳,雙腳微微一用力,輕輕一躍,便穩穩的落在了擂臺之上。

章節目錄

杭锦旗| 海门| 惠民| 玉屏| 武宣| 马祖| 龙岩| 贵德| 赫山区| 新田| 开平| 米林| 永福| 漾鼻| 东兴| 宁南| 容县| 燕尾港| 安吉| 阳曲| 泸定| 清远| 南召| 江城| 繁昌| 棠荫| 鄯善| 安定| 昌吉| 玛沁| 鄄城| 贡嘎| 郑州农试站| 濮阳| 江油| 莲塘| 镇雄| 卫辉| 泸县| 陶乐| 铁干里克| 平定| 扶沟| 青阳| 万源| 商河| 江华| 平谷| 一八五团| 新洲| 环县| 凯里| 舞阳| 桓仁| 北川| 潮阳| 温岭| 河卡| 襄汾| 朱日和| 贵定| 阿尔山| 昌吉| 长治| 亳州| 索县| 永福| 固阳| 凉城| 横峰| 饶河| 南宁| 四子王旗| 禄劝| 睢宁| 灌南| 叙永| 苏家屯| 固镇| 靖江| 浚县| 苏尼特左旗| 济宁| 十堰| 天镇| 中泉子| 浦东| 呼伦贝尔| 信丰| 咸阳| 璧山| 元谋| 阳江| 黄平| 平阳| 新晃| 昭通| 岑溪| 镇原| 通辽钱家店| 安泽| 西林| 金沙| 柳河| 长清| 鄂州| 剑河| 安新| 鹿寨| 阿鲁科尔沁旗| 都安| 安顺| 小灶火| 高要| 霍城| 当雄| 公馆| 化德| 鲁山| 永年| 禹州| 新界| 黄冈| 南通| 祁连| 合作| 锦屏| 巫溪| 松江| 新巴尔虎右旗| 彭县| 乳源| 保亭| 高力板| 嘉鱼| 淄川| 扎鲁特旗| 大通| 牟平| 武陟| 莫索湾| 武宣| 宜宾县| 新巴尔虎左旗| 安阳| 常熟| 赣州| 开阳| 唐海| 通化| 永清| 天祝| 广州| 新郑| 中心站| 星子| 迭部| 文成| 伊金霍洛旗| 文安| 利川| 泽当| 武城| 巴盟农试站| 绥阳| 白城| 库米什| 达川| 循化| 温江| 石嘴山| 天河| 高州| 海安| 望都| 淳安| 通辽钱家店| 成山头| 富县| 象州| 嘉禾| 大余| 钦州| 舞钢| 浏阳| 东港| 焦作| 贵定| 梅河口| 乌海| 黄山站| 安县| 镇赉| 夏县| 虎林| 南平| 涞源| 新化| 海渊| 耒阳| 南溪| 上杭| 临沭| 于都| 巴音布鲁克| 衡水| 千阳| 新源| 无棣| 泰州| 荥阳| 新邵| 天峻| 迁西| 泰来| 魏山| 硇洲| 洪江| 象州| 草河口| 双峰| 绥阳| 久治| 雷州| 新林| 汇川| 子长| 定边| 岑溪| 洛浦| 库伦旗| 双柏| 平潭| 洪泽| 资阳| 光山| 克山| 西昌| 丹棱| 古蔺| 一八五团| 大理| 代县| 甘谷| 西沙| 新野| 漳浦| 竹溪| 沅陵| 霸州| 商丘| 青龙| 海兴| 成武| 梧州| 黄山区| 金川| 余庆| 新城子| 双江| 赤峰| 南陵| 广昌| 翁牛特旗| 沭阳| 平和| 开原| 呼兰| 扎鲁特旗| 淮阴县| 当阳| 嘉黎| 资中| 民丰| 赣州| 泰和| 南澳| 信都| 张家界| 吉安| 乌斯太| 洋县| 黄山市| 巴彦诺尔贡| 海宁| 永署礁| 满洲里| 长沙| 濮阳| 枣阳| 遂宁| 陇县| 昌邑| 荣成| 延边| 湘潭| 雅江| 舒城| 汝阳| 江油| 承德| 大连| 邕宁| 共和| 沁阳| 谷城| 汤原| 泰州| 柳州| 凤城| 新田| 平泉| 巴里坤| 寿光| 黄骅| 平安| 海南| 正安| 班玛| 鹤山| 吉县| 景泰| 泰来| 盐城| 监利| 海盐| 长岛| 和硕| 化州| 武邑| 南昌县| 江安| 天台| 溧水| 东光| 肃北| 喀左| 户县| 谷城| 八宿| 张掖| 通道| 廊坊| 洛南| 乐都| 五台县豆村| 临猗| 米易| 罗江| 开封| 蔚县| 锦州| 上川岛| 烟台| 高邮| 玛曲| 雷波| 武城| 南部| 都匀| 青岛| 伊吾| 平遥| 突泉| 偃师| 永新| 畹町镇| 临颍| 乌拉盖| 牟平| 沙河| 建始| 宁波| 大石桥| 商丘| 康乐| 嘉定| 通辽钱家店| 中宁| 郯城| 苏尼特右旗| 牟定| 茌平| 江油| 乾县| 五华| 双柏| 宁晋| 吉安| 开化| 华宁| 蓝山| 旬邑| 分宜| 周宁| 乐东| 密山| 辉南| 曹妃甸| 老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