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小番外(不愿意看的親請靜候明日更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無痕,中秋節了啊,外面的月亮好圓??!好喜歡這樣團圓的節日,有你陪在我的身邊,我真的很滿足了?!?br />   “傻姑娘,有你在身邊,我每一天都過的是團圓節,你就是我的家,你就是我的團圓?!?br />   “卡!停一下!無痕??!你的表情再含蓄一點,眼神,對,眼神,看著瑾兒,哎,對就這樣。好的,重新來一次?!?br />   某漫在后面默默的淚了,無痕大哥,你的眼神要不要這樣迫切,眼神太炙熱了,慕瑾姑娘明顯已經有些呆不住了,你們在這樣說下去,場景就要從花庭下,變成床上了!
  萬俟無痕輕咳一聲,收拾了一下對慕瑾的感情,重新的進入了一下狀態。
  花庭下微風送來陣陣花香,此時正是秋景正好,繁華茂盛。萬俟無痕與慕瑾相互依偎靜靜的坐在花棚之下,深情凝望,某漫在攝像機后面看著,激動的握緊了掌心。
  “無痕,中秋節了啊,外面的月亮好圓??!好喜歡這樣團圓的節日,有你陪在我的身邊,便勝過人間無數?!?br />   “傻姑娘,有你在身邊,我每一天都過的是團圓節,你就是我的家,你就是我的團圓?!?br />   眼看著男女主角的凝望又一次變了味道,某漫生不如死中,又一次叫停。澹臺臨天在后面輕咳了一聲,從而表示自己的不屑。
  “這樣的男主角除了激情戲,還能用來干什么?真是不明白,為什么戲里戲外,瑾兒愛著的人偏偏是他?!?br />   萬俟無痕抬眼,淺淺的看了澹臺臨天一眼。
  “真可惜,論才情樣貌,能力風度,我剛剛好都勝過你一點,瑾兒愛的是我,無可厚非?!?br />   “哼,你這般完美,還不是某個花癡的作者的臆想!阿漫,你今天就給我說明白,為什么我偏偏比他只差那么一點?明明我對瑾兒的心也是日月可見,為什么就偏偏讓我得不到瑾兒的心?!”
  “額……”
  某漫的額頭上滴下一滴冷汗,突然有些順不過氣來,風觀影抱著阿貍,身著黑色錦衣,靠在朱紅色的柱子上,聲音冷冽,不帶一絲情緒的說道。
  “自問我對瑾的愛,并不比少主少半分,且我能為瑾付出的,比少主還要多,可是為什么,瑾就是不能跟我在一起?”
  “額……咳咳,咳咳咳?!?br />   某漫一陣劇烈的咳嗽,玉天穹長身玉立站在回廊之下,就像翩然而至的仙人,滿面淡然,無悲無喜,卻是幽幽的說道。
  “沒有關系,如果你身體不適,我會第一時間救活你。因為你還欠我們一個解釋,還有一個結局?!?br />   某漫把求救的目光頭像了某女主,誰想那個沒良心的,擺弄這自己的頭發,連頭都沒抬起來,眼角都沒有甩一個,直接對著某漫說道。
  “明明剛剛的兩次我演的很好啊,為什么要喊卡呢?清月月餅都做好了呢,我好餓,卻一口都吃不到。無痕,觀影,我好累了,想要休息?!?br />   “累了?那就歇一下吧,不拍了。清月,把月餅拿過來?!?br />   萬俟無痕剛說完,就像某漫投了一個你累到了我的心上人,自己看著辦的陰險表情,隨口吩咐了清月一聲,就連忙扶著慕瑾進去休息了。
  風觀影看著慕瑾有些疲憊,有些委屈的樣子,心中一陣疼惜。
  “瑾,何苦受這樣的罪,你若是不愿意,我直接殺了姓莫的,免得她讓你為難?!?br />   對于塑造出自己的親生母親,說這樣的話合適嗎?這么冷冰冰的聲音,活活要把老娘嚇尿了好嗎?為什么?人家的兒子女兒都是一個比一個聽話的乖寶寶,到了她這里就變成里一個比一個還難管教的不法分子。
  這樣隨口就要弒母的行為,難道不怕社會輿論譴責嗎?
  某漫心中咆哮出諸如此類的辯駁,看著對面滿眼殺機的風觀影卻一個屁都放不出來,只能雙腿發抖的站在那里。
  開玩笑,命都要沒了,這種話她敢說?
  “啊哈哈,瑾兒原來是累了??!累了怎么不早說啊,我好讓你去歇著啊,你看看,我這么一看剛剛演的兩次明明都很好嘛!稍加處理就能夠變成成片的嘛!你和無痕的胭脂,這么一看,每一針都美如畫呀!不用太可惜了?!?br />   “哦,原來是這樣??!那辛苦莫導了,時辰也不早了,清月也準備了一桌子的酒菜,我們就不多做停留了,這就告辭了?!蹦借f完這句話,轉身對著澹臺臨天和玉天穹說道?!半y得過一個團圓節,就不要太過糾結我究竟愛誰的問題了,都如同朋友一般,同桌品嘗酒菜可好?”
  “既然是瑾兒說的,那么不提也罷?!?br />   “慕姑娘相請,玉某必當到場?!?br />   一行人就這么浩浩蕩蕩的走了,獨自留下某個倒霉導演一個人站在回廊下面陰暗的角落里傳出一陣陣斷斷續續的哭聲。其內容大概是。
  “嚶嚶嚶……吃月餅……清月姑娘的大餐……好想吃……為什么不能帶我一起吃……嚶嚶嚶嚶……”
  到了餐廳,眾人紛紛落座。
  “總算是甩了這個討厭的導演了,真是累死我了,一天拍了那么多場,工錢又少得可憐,要不是她能把我們的故事大概寫出來,我才不要在這里受這份罪呢!無痕,人家好想逛街哦!”
  “瑾兒乖,那我們明天就罷工去逛街好了,反正也都拍的差不多了,就這么說定了?!?br />   “太好了,無痕,人家好愛你哦!”
  澹臺臨天有些受不了的敲了敲桌子。
  “你們到底是讓我來吃飯的,還是讓我來倒胃口吃不下飯的?弄清楚一點,不要太過分了?!?br />   慕瑾倒是不介意澹臺臨天的反應,轉頭看了看臉色有些不太好的風觀影和玉天穹,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好吧,她還是不要秀恩愛了,很容易被群毆的。
  清月認命的在后面做這廚子,看著自己在陰暗角落里長著毒蘑菇的風西,以及時不時就要竄過來投毒的萬俟離落,有些認命的仰天長嘆。她來到人世間最不幸的事情,就是遇到了萬俟無痕,更不幸的事情,就是萬俟無痕又遇到了姑娘!
  人生真是時也命也,她這輩子是逃不開這兩個人的手掌心了。本以為萬俟無痕就已經是腹黑陰險的鼻祖,可是作為一個女子,很顯然慕瑾姑娘更加的深諳其道。
  眼瞧著清風和瓔珞在那里成雙入對,她一個人揮舞著刀鏟,又是由不得的一聲仰天長嘆。人的命,天注定??!
  “究竟是何時,能把我們椋鳥暗衛大名鼎鼎的清月姑娘為難成這個樣子?我來了都未曾發現,這個時候的警惕性實在是太差了?!?br />   “大過節的,我才沒有這個閑工夫警惕,非白大哥,你不要入戲太深了。好像你真的能打得過我一樣?!?br />   “打不打得過,比過才知道。不過嘛,論起廚藝,我還真是不如你,畢竟我演戲的范圍可不包括做飯這一項?!?br />   “你!你別得意,等我給公子他們炒好菜,我一定讓你知道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哎呦,我真的是好怕哦!清月姑娘,你可快點讓我知道知道吧?!?br />   這廂兩個人在拌嘴,另一邊卻有些溫馨安靜的過分了。瓔珞無聲的擺著餐盤,清風則是規規矩矩的站在她的身邊為她擦盤子。瓔珞聽到清月和非白的對話,忍不住有些想笑。
  “這兩個人,怎么一見面就掐起沒完沒了的,也不知道累!”
  “別管他們,這是他們之間的情趣?!?br />   “情趣?”
  “是啊,每一對戀人之間增加感情的方式都是不一樣的,比如清月和非白就是吵架?!?br />   瓔珞忍不住有些臉紅,低下頭不再說話。清風見她有些紅潤的臉龐,心頭一燙,輕聲說道。
  “你想不想知道,我們之間增進感情的方式是什么?”
  “是什么?”
  “閉上眼睛?!?br />   瓔珞見清風神神秘秘的樣子,有些好笑的閉上了眼睛,卻感覺到他的靠近,然后嘴唇就被一個冰涼軟糯的東西所觸碰。猛地睜開眼睛,卻見到了清風放大了的臉,和清澈的沒有一絲雜質的黑瞳。
  “唔……”
  想要說什么,卻被清風近乎蠻橫的吞沒在了口中。為了懲罰她的不專心,清風還咬了她一口。瓔珞有些吃痛的張開嘴巴,卻剛剛好被人趁虛而入。
  清月回過頭就看到了一個火爆至極的場面,忍不住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額滴個神??!辣眼睛!
  非白的眼底別有深意,看了清月一眼,便消失在了原地。被他最后的古怪眼神搞的毛毛的,清月也沒有多想,便把最后一道菜盛出鍋來。
  瓔珞帶著墨煙墨葉和一眾群演把菜上齊,慕瑾便坐在主桌上舉起手中的酒。
  “讓我們共同舉杯,祝愿《與卿共白首》的所有成員們,以及不離不棄觀看關注《與卿共白首》的所有親愛的們,中秋快樂,闔家歡樂。月圓家圓人團圓,福來財來喜事來!”
  “中秋節快樂!”
  【親愛的們!愛你們!么噠,對于我自家閨女祝福里沒有我什么事,我也就不說啥了哈,總之大家看的樂呵哈!】

章節目錄

胶南| 板栏| 防城港| 郴州| 涡阳| 安阳| 佳县| 娄底| 江门| 大通| 澄海| 和硕| 台中| 尼勒克| 盂县| 无极| 芦山| 黔西| 杭锦后旗| 奇台| 霍邱| 扶绥| 泰兴| 天池| 横峰| 缙云| 泸溪| 丽江| 永康| 上海| 武强| 单县| 密云| 麻黄山| 天全| 黄茅洲| 大余| 莒县| 普定| 江陵| 延安| 安远| 果洛| 通辽钱家店| 津南| 启东| 石台| 康定| 满都拉| 苍南| 双峰| 资兴| 龙南| 武清| 天山大西沟| 交城| 广昌| 新晃| 西畴| 宁洱| 衢州| 巴塘| 昌乐| 伊金霍洛旗| 秀山| 柳林| 狮泉河| 讷河| 安国| 天山大西沟| 西充| 抚顺| 赫山区| 青神| 东港| 桓台| 太原北郊| 临安| 白银| 哈尔滨| 宜昌| 襄阳| 潜山| 泰宁| 太原北郊| 乌拉特后旗| 永德| 佛爷顶| 叙永| 德昌| 肃宁| 柘荣| 尼木| 丹寨| 石阡| 昌黎| 峡江| 庐江| 乌当| 闽清| 璧山| 九龙| 昭通| 弋阳| 清镇| 武清| 天峨| 腾冲| 绵阳| 白云| 萧县| 志丹| 扎兰屯| 阿拉善左旗| 台北市| 忠县| 辽阳县| 东乌珠穆沁旗| 新沂| 万载| 济南| 汉阴| 瑞昌| 博兴| 伊金霍洛旗| 罗甸| 抚远| 硕龙| 嘉鱼| 硇洲| 肥东| 砚山| 罗江| 济源| 白水| 吴县| 长乐| 珠海| 北安| 伊宁| 万安| 五大连池| 都江堰| 神池| 丽水| 黎城| 广元| 河南| 聂拉木| 交城| 乌斯太| 梅河口| 城步| 峄城| 凯里| 瑞安| 南川| 鹿邑| 义县| 辽源| 高青| 太仆寺旗| 富源| 德清| 威远| 安乡| 裕民| 蒙山| 郏县| 盐山| 冷水滩| 灌南| 吉兰太| 迭部| 舍伯吐| 台北市| 黄龙| 松潘| 盐边| 喀左| 偏关| 诸暨| 佛爷顶| 沂水| 大连| 遂平| 铁岭| 靖安| 南宁| 南澎岛| 满洲里| 独山| 承德县| 汪清| 托托河| 睢县| 普定| 宁河| 嵊山| 马山| 太仓| 越西| 广河| 汝阳| 仙游| 望谟| 崇礼| 武清| 法库| 博爱| ?涓?| 广灵| 乌什| 祁东| 彭泽| 大城| 临淄| 东沟| 榆次| 景县| 浚县| 弥勒| 百色| 鄞县| 息烽| 五华| 德保| 仙游| 会东| 盐山| 湄潭| 东阳| 岑溪| 朔州| 曲阳| 泰顺| 阿拉善右旗| 高安| 昌乐| 大冶| 陆丰| 米易| 天峻| 徐水| 上蔡| 梁山| 乐东| 天池| 钦州| 恭城| 平定| 登封| 东明| 铁岭| 高邑| 五莲| 武夷山| 黑水| 无棣| 成安| 德保| 秦皇岛| 蓝田| 太原北郊| 南乐| 黔西| 桐柏| 连城| 讷河| 鸡公山| 垦利| 徐家汇| 大同| 土默特右旗| 朔州| 威信| 双峰| 临颍| 佛坪| 云霄| 怀仁| 炉霍| 洛宁| 枣阳| 兴和| 大通| 长寿| 聊城| 松江| 毕节| 科尔沁左翼中旗| 怀仁| 道孚| 河间| 获嘉| 惠水| 荣成| 赤峰郊区站| 合浦| 孝感| 临朐| 绥德| 海城| 林州| 资兴| 福泉| 左贡| 房县| 浩尔吐| 黄冈| 怀来| 甘泉| 偏关| 克山| 肥东| 云和| 永靖| 盐池| 公安| 桐乡| 迁安| 成安| 栖霞| 湟中| 集贤| 田东| 吉林| 赫山区| 行唐| 兰溪| 天水| 安乡| 六合| 理县| 漠河| 屯溪| 岳西| 开鲁| 皮山| 神农架| 莱州| 古丈| 内黄| 交口| 通州| 吐尔尕特| 夏县| 兴宁| 和龙| 溧阳| 旺苍| 博爱| 海晏| 喀什| 莒南| 魏山| 承德县| 明溪| 塘沽| 深州| 辽阳| 库车| 赤壁| 太仓| 小灶火| 清水河| 察尔汉| 分宜| 梁河| 宝鸡县| 武川| 井研| 延边| 奉贤| 清水河| 郸城| 盐边| 科尔沁左翼后旗| 谷城| 龙江| 林芝| 金堂| 博湖| 宁武| 厦门| 朱日和| 延安| 舞钢| 宜昌县| 安福| 塔什库尔干| 马坡岭| 阳谷| 洪洞| 垣曲| 黄陂| 扎兰屯| 山阳| 潮连岛| 锡林高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