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眼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凌晨四點,杜林的客人終于告辭了,大家在停車場握手歡樂道別,一點都不害怕什么。阮碧怡還跟宏星的說自己啥時候去浦海玩,一定得熱情接待。
  楊景行讓杜林放心,自己開車沒問題,幾個小時后去機場也不用送,車子就交給黃經理了。
  去酒店的路上,黃偉亮并沒特別疲倦,有和楊景行回憶了一下今晚的事,言語之間有層意思好像是女人有時候厲害也不太招人喜歡,他本來是想當面和唐瀟曉對質的,但是杜林的表現說是保護唐瀟曉,其實也是想隔開唐瀟曉和宏星的距離。
  說起女人,黃偉亮警告楊景行,像阮碧怡這種真得提防,看那種在精明大氣嫵媚之間各種熟練切換的樣子,絕對是個老手中的老手。而且以黃偉亮的判斷,阮碧怡的靠山**不離十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可能也就是市里的委員之類,常委都應該達不到,這種人結交起來意義并不很大,弄不好還一身騷。
  不過黃偉亮也笑,三十幾歲的女人可能對楊景行沒啥吸引力,倒是自己這個年紀,被那小手一?!?br />   楊景行呵呵。
  五月二十七號星期二一大早,杜林還是安排司機送楊景行去機場了。
  八點不到,龐惜給楊景行打來電話:“剛剛張總給我打電話,叫我帶車去機場接你?!?br />   楊景行說:“這邊發生了點小事,回去再跟你說?!?br />   真是巧了,所謂的頭等艙里,楊景行遇到了在前天晚上在演唱會酒會上認識的演員。楊景行想巴結,對方更熱情,不過很快就暴露除了目的,其實是想和杜林搭上線。
  楊景行并沒要龐惜接,下飛機后打車到宏星,也快到午飯時間了,得到和老板外出一起吃午飯的殊榮。
  楊景行對昨晚發生的事并沒什么猜想和看法,也沒啥打算,全憑各位大人物去處理吧。
  張彥豪說現在算很好了,以前多亂啊,城隍也經歷過一些事,說來說去都是錢鬧的。張彥豪還透漏了一些自己和黃偉亮的患難兄弟關系,♂♂,讓楊景行能夠更好的理解為什么看起來沒啥業務能力的營運部經理黃偉亮其實差不多是宏星二把手。
  張彥豪的意思,能為自己兄弟出手的也是兄弟,自己這么看重楊景行也不是全看齊達維和甘凱呈的面子,至少現在不是了,以后兄弟們一起好好干,讓別人不敢再干昨天那種事……
  接受了老板的好意后,楊景行回公司,和龐惜聊了一會,然后兩個人一起去峨洋,檢查一下員工們的工作報告,再安排新任務計劃。因為都是生手,所以要討論很長時間。
  晚上九點,楊景行回到住處,給齊清諾打電話:“我回來了,明天你們方便不?”
  齊清諾說:“明天沒安排,晚上開幕式,后天吧?!?br />   楊景行說:“行,拿我明天先去學校,上次答應彭一偉了,一直沒去?!?br />   齊清諾說:“我昨天去看了下,還行。在平京玩什么了?”
  楊景行解釋:“沒,本來昨天上午就該回來,和他們去見了一下唐瀟曉,耽誤了?!?br />   齊清諾哦:“這事我都忘了……那行,后天還是上午?”
  楊景行嗯,問:“你是不是感冒了?”
  齊清諾說:“沒,鼻子有點塞,先掛了?!?br />   星期三,楊景行幾乎在學校待一天,看了一下午音樂節浦音專場的排練,和請來的客座指揮認識一下。指揮雖然不如連立新水平高名氣大,但是對這么多首演的新曲子處理得還行,算得上中規中矩。
  除了排練,楊景行還要到鋼琴系和作曲系,跟進老任務,接受新安排……
  星期四早上九點,楊景行到達民族樂團,走進排練室,得到不少笑臉呢。
  楊景行也燦爛:“夏天真好啊?!比缓篌@奇:“怎么剪了?”齊清諾頭發短了,不過不是很短,勉強能遮住耳朵。
  齊清諾笑笑。
  蔡菲旋提醒:“好看吧?”
  楊景行連連點頭:“怎么弄都好看?!?br />   現在沒人笑楊景行肉麻了,除了齊清諾:“別針對我,這么多如花似玉?!?br />   楊景行嘿:“都一樣都一樣……”得幾個白眼。
  三零六已經擺好陣勢,今天不是練習,而是彩排。女生們星期一已經排了一遍,今天是第二次,也有簡單的臺本,先給顧問看看。
  王蕊跟楊景行抱怨:“老大要我們都給自己的曲子寫一段話,太折磨人了,我頭發都白了……”
  邵芳潔覺得:“寫還好,還要自己說,痛苦!”
  楊景行看看,立刻發現問題:“《云開霧散》怎么沒有,你這不行啊,對自己也要嚴格要求……”
  齊清諾簡直不想搭理:“開場白就是?!?br />   楊景行往后面翻:“《和樂琴心》呢……這還差不多?!?br />   開場和壓軸的兩首合奏之外,每個節目都是演奏者自己寫的一兩句話作為串場詞,大家風格各不相同,有追求古韻的,也有大白話,有抒情的,也有勵志的,有平實的,也有比較藝術化的。
  柴麗甜比較抒情,內容稍多,不但起到開頭鋪墊的作用,還對作曲家的立意進行了吹捧,讓楊景行很不好意思。
  劉思蔓在臺詞中說了對二胡的深愛,于菲菲抒發了對曲子的感受,高翩翩有點模仿王蕊的意思,蔡菲旋則點題,并且希望觀眾們能接受自己和民樂的結合。
  年晴是說明式的,簡單介紹了中國傳統打擊樂,闡明自己的曲子中融入了些什么元素,好像是怕聽眾聽不出來。
  王蕊在演奏《臨風唱》之前要說的是:謝謝大家,今天晚上能暫別了電影院,ktv,酒吧,然后穿過都市的繁華,穿過初夏來到這里。(鞠躬)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讓我們自豪,令我們向往??墒?,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的景色,我們已經很難得見,或者大幕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又或者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還有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的意境。清代詩人袁牧有一首絕命詞,其中唱到飯籃向曉迎殘月,歌板臨風唱晚秋。兩腳踢翻塵世路,一肩擔盡古今愁。我為大家演奏一首《臨風唱》,希望這首曲子能帶著你我,讓我們聽到看不到的景色。
  楊景行看了好一會,再看王蕊,難以相信:“是你寫的嗎?”
  王蕊的表現確實不像,動手就打,還跟齊清諾撒嬌告狀:“老大,快說句公道話?!?br />   齊清諾摟王蕊安撫:“理他干什么,我們都相信你?!?br />   楊景行求饒:“你們別,快分開……好是好,感覺有點長了?!?br />   齊清諾正經:“下半場第一首,鋪墊一下,造個氛圍?!?br />   楊景行還擔心:“而且有點吹牛?!?br />   蔡菲旋打抱不平:“我們王婦女是吹牛的人嗎?人家最謙虛了!”
  何沛媛也看不慣了:“顧問了不起啊,管得寬!”
  楊景行惡狠狠堅強:“隨便你們怎么說,我是不會走的?!?br />   女生們又樂,楊景行繼續看。
  彈吉他的齊清諾只能總結一下別人的:和大家一起感受了《臨風唱》的風景,《無窮極》的空間,《織會》的維度,《新羅畫骨》的神韻,《離離》的廣博……我彈一首《溫心》,小情小調,調節一下。
  楊景行看看前女友,又有點不滿:“怎么成小情小調了,這么深刻深沉的作品?!?br />   齊清諾微笑,大度寬容的樣子。
  王蕊不計前嫌幫腔顧問:“就是啊,我們也說,她以為老大就了不起,聽不進建議!”
  柴麗甜呵呵:“老大也喜歡謙虛?!?br />   劉思蔓鄙夷楊景行:“咦,我們吹兩句你又舍不得?!?br />   齊清諾提醒:“快點,抓緊時間?!?br />   楊景行立刻聽話,并期待:“媛媛說什么?”
  何沛媛自己是沒啥可期待的,有點無所謂的樣子。
  何沛媛作為最后一個獨奏節目,又是三弦這種相對而言受眾比較多的樂器,《空山》也是很不錯的作品,照說該多表達兩句。
  可何沛媛很簡單:上半場前面,我們的琵琶王蕊說到臨風唱晚秋,我和她呼應,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很多時候,我們渴望一份踏實的寧靜淡薄,一首《空山》獻給大家。
  楊景行激動了:“這首詩我讀過,還背過……”
  何沛媛說了:“只有這水平,不好意思?!?br />   楊景行想起來了:“哦,還有明月照松間,泉水石上流?!?br />   何沛媛冷笑,其他人嘲笑,楊景行求助齊清諾:“不是嗎?”
  齊清諾點頭:“差不多,媛媛在山頭,你在山腳?!?br />   《和樂琴心》壓軸之前的臺詞就是偏祝愿祝福的了,并沒有明確提及地震災難,但是聽了那些話都應該感受得到。
  彩排開始前,女生們還是要求讓顧問看看舞臺設計,齊清諾沒意見。
  設計得很簡單,就是上下半場各在舞臺后方放上一副比較大的背景圖。背景圖的實物已經制作好,但是還放在廣告公司,楊景行只能看看設計方案。
  第一幅圖是有色彩的那種山水畫的感覺,遠山飛鳥河流小舟什么的,浦海民族樂團三零六的名號也是毛筆字體,突出和樂二字。做這個圖的美工還不錯,高翩翩也比較贊賞。
  第二幅圖是照片,浦音里面的,新教學樓和老建筑用后期結合起來,構圖布局都很不錯,修圖修得比較精細,調色比較淡雅。
  楊景行挺失望的樣子:“臺本一看,這個一看,衣服也看了,唉……想挑點毛病是不可能了?!?br />   女生們笑,齊清諾鼓勵:“別客氣?!?br />   抓緊時間開始彩排,女生們各就各位站好,楊景行造氣氛:“當當當當,大幕拉開,美女出場,開始?!比缓筻枥锱纠补恼?。
  齊清諾不理會楊景行,看著前方嗓音明朗:“晚上好?!比缓髱ьI女生們一起鞠躬,已經比較整齊了。
  楊景行熱烈歡迎。
  齊清諾繼續響亮:“我們是浦海民族樂團三零六樂團,十分榮幸……”這姑娘很認真。
  楊景行也不做作了,端正態度。
  也沒幾天,上次楊景行過來和陸白永一起給女生們提的那些建議,基本上都被采納了,都做得挺不錯。臺詞方面,女生們也挺熟練了,節奏語氣都把握得不錯。王蕊自己弄那么大一段詩詞,讀的時候稍顯做作,不過她自己也知道,同伴也證實比剛開始好很多了。
  楊景行今天很客氣,每聽完一曲只稍微講兩點最突出而且容易在短時間內解決的問題,更多的是鼓勵和肯定,把柴麗甜都表揚得不好意思了,也讓劉思蔓感嘆自己沒有白苦練這么久……
  為了藝術,午飯是不急吃的,近一點鐘,齊清諾彈完自己的獨奏后,和大部分同伴一起看著顧問。
  楊景行不犯賤了,正經:“一點都不小情小調,非常好?!?br />   齊清諾笑一下,提醒下一個:“媛媛?!?br />   楊景行上一次過來時,何沛媛彈《空山》并不是很理想,可能是獨奏壓軸有壓力,或者是受災難的影響,反正當時楊景行是提了不少建議。
  應該給何沛媛一個最大進步獎,今天的表現已經算得上演奏家了,細節進步了很多,楊景行這個文盲好意思要求的“形散神不散”的感覺也差不多到位了。
  聽完之后,楊景行鼓掌:“媛媛好樣的?!?br />   好些女生也附和顧問,她們也覺得驚喜。
  何沛媛全方位高要求自己:“可惜詩的水平低?!?br />   楊景行委屈:“我沒說低,是你自己覺得我讀過的就是水平低,我還沒說呢……”
  何沛媛斜眼:“我說你了???”
  楊景行看齊清諾:“我請求公正公平處理這件事?!?br />   齊清諾點頭,明顯責怪地問前男友:“誰讓你多嘴了?”
  楊景行點頭服氣:“謝謝諾諾的公正?!?br />   女生們笑,何沛媛得意了,給齊清諾飛吻,齊清諾回應。
  楊景行有脾氣的:“過分了!”
  年晴吼一屋子人:“還排不排???”
  楊景行想起來了,跟何沛媛正經:“有三個小點,你稍微注意一下?!?br />   何沛媛點點頭……
  弄全套的,《和樂琴心》壓軸之后還有結束語,每個人一句,然后就聽一下團長和顧問的總結,總的來說很好,楊景行相信會非常成功。
  齊清諾一聲令下后,女生們蜂擁而起興高采烈去吃午飯,王蕊號召:“……占座啊,我們還給阿怪加餐!”
  楊景行卻抓不住機會了:“我還有事先走,你們去?!?br />   劉思蔓不放心:“還好些事沒說呢……”
  蔡菲旋點頭:“嗯,星期六我中午就過去?!?br />   柴麗甜說:“龔教授也去看?!?br />   楊景行點頭:“知道,你們安排得很好,都沒問題?!?br />   何沛媛激將:“別這么小氣,開玩笑的,你水平高,超高?!?br />   楊景行立刻上臉:“那你說句好聽的?!?br />   何沛媛扭頭就走。
  齊清諾幸災樂禍地笑:“我給你句好聽的……活該?!?br />   楊景行嘿嘿,想起來:“童伊純想去看看,我給她留了張票?!?br />   齊清諾點頭:“歡迎?!?br />   楊景行問:“多少親友團?統計沒?”
  齊清諾搖頭:“沒細算,基本上能去的父母都去,主團不少,學校的更多……”
  楊景行笑:“你還不滿意?放心,以后越來越多,別人還懶得去了?!?br />   齊清諾笑。
  女生們機靈又默契,飛快地超前跑了,都不發出什么聲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留團長和顧問在后面商量大事。
  楊景行竊喜的樣子。
  齊清諾也想起事情來:“你粉絲上周末去輝煌了?!?br />   楊景行得意:“我那么多粉絲?!?br />   齊清諾笑:“去你公司那個?!?br />   楊景行無語。
  齊清諾有些佩服:“她消息靈通,也有心,問我你住哪?!?br />   楊景行不要臉:“別出賣我?!?br />   齊清諾也為難:“我說不知道,她不信啊?!?br />   楊景行岔開話題:“有沒考慮過走點別的宣傳,我在平京認識了個制片人,給平京衛視做《魅力華夏》的,類似紀錄片,我查了一下收視還不錯,對傳統文化興趣比較大,有好幾期……“
  齊清諾搖頭:“先做好眼前……謝了?!?br />   楊景行說:“別客氣啊?!?br />   齊清諾笑:“你自己事也多,忙好自己的……公司怎么樣?”
  楊景行說:“剛開始的樣子?!?br />   齊清諾懷疑:“有時間嗎?”
  楊景行說:“沒,就用沒時間的做法?!?br />   齊清諾點頭,出樓了,這姑娘對前男友說:“慢走……”就朝前方十來米的同伴快步追去。
  楊景行邊往停車場走邊看看齊清諾的背影,看著這姑娘追上同伴,勾住了于菲菲的脖子……
  楊景行回到宏星,和李鑫見面,要一起選一首歌,為佟蕾出征春晚做準備。李鑫才不信春晚會要求節目質量呢,年年看的誰還不知道,根本是越爛越有機會……就算有質量要求,也絕不是藝術方面的。
  不過楊景行說了佟蕾的開價后,李鑫就動心了,雖然這錢要節目最終能選上才能全額拿到,但也值得一試。uw
  </br>

章節目錄

清水| 常山| 公馆| 南和| 六枝| 徐家汇| 利川| 鄂伦春旗| 新巴尔虎左旗| 句容| 昭通| 宜兰| 资兴| 潼关| 靖江| 英德| 南县| 化德| 宝过图| 和林格尔| 新乡| 梧州| 怀柔| 胡尔勒| 汝州| 沁水| 杭锦后旗| 梓潼| 湛江| 凤凰| 合浦| 巴林右旗| 阿荣旗| 泽当| 绥江| 民勤| 雷州| 定边| 偃师| 海原| 呼和浩特| 龙游| 汝州| 蒙阴| 怀来| 安宁| 南靖| 弥勒| 盖州| 宜昌| 易县| 盐津| 富蕴| 城口| 索县| 兴和| 新和| 宣汉| 光泽| 临河| 德阳| 青龙山| 潢川| 南郑| 海力素| 平泉| 左贡| 青龙山| 锡林高勒| 新野| 德昌| 番禺| 湘乡| 中山| 黑山头| 莒南| 大庆| 通河| 康县| 桦南| 深圳| 即墨| 木垒| 青县| 霞浦| 花溪| 龙口| 通江| 花溪| 茂县| 呼伦贝尔| 新丰| 南澳| 伊和郭勒| 洪江| 阿拉山口| 浪卡子| 宜川| 洛隆| 河口| 新津| 荆门| 威远| 察哈尔右翼前旗| 石拐| 如东| 大陈| 吉木萨尔| 宣汉| 郏县| 伊金霍洛旗| 河间| 德安| 五河| 乌兰| 大名| 云霄| 吉林| 太原| 佛山| 城口| 永靖| 中牟| 金沙| 吴川| 肇州| 宕昌| 胡尔勒| 乌鲁木齐牧试站| 和平| 昌邑| 公安| 呼玛| 寿光| 吉木萨尔| 巴雅尔吐胡硕| 庄河| 康乐| 固镇| 镇宁| 穆棱| 大通| 眉山| 鄂尔多斯| 扶余| 晋江| 夏县| 洞口| 黔阳| 镇原| 九龙| 周宁| 长葛| 桐柏| 佳县| 云阳| 巩留| 上高| 西华| 乡城| 索伦| 波密| 舟曲| 邯郸| 安泽| 遂溪| 分宜| 蒙城| 卢氏| 普陀| 宜兴| 新蔡| 中阳| 池州| 从化| 察隅| 平阴| 青龙山| 内邱| 杭锦后旗| 耿马| 岗子| 湖口| 碌曲| 大邑| 博白| 平安| 苏尼特右旗| 旌德| 佛山| 阿尔山| 花都| 兴平| 苍溪| 宁安| 仁怀| 蚌埠| 竹山| 南昌| 滨海| 新界| 长海| 嘉义| 乌苏| 抚顺| 钟山| 卓尼| 鄞县| 西峰| 五莲| 兴仁| 吉安| 华坪| 涉县| 合作| 勐海| 临汾| 营山| 壤塘| 福州| 兴化| 班玛| 九龙| 北安| 景谷| 桥口| 克拉玛依| 荣县| 峨边| 新龙| 平山| 砚山| 厦门| 陈巴尔虎旗| 烟台| 涠洲岛| 西充| 双阳| 南陵| 蠡县| 尖扎| 都昌| 古丈| 嘉荫| 福泉| 南溪| 海原| 一八五团| 彭泽| 理县| 成安| 博克图| 开江| 武穴| 上海| 长武| 珲春| 宝鸡县| 烟台| 江山| 筠连| 旌德| 陈家镇| 启东| 枣庄| 东兴| 温泉| 班玛| 新密| 正安| 阿巴嘎旗| 康山| 德惠| 巴仑台| 马龙| 博白| 茫崖| 宝鸡县| 浦口| 科尔沁右翼中旗| 炉霍| 清丰| 治多| 临邑| 迁西| 抚宁| 通河| 扶余| 海东| 黎川| 洛浦| 泊头| 南丰| 饶河| 南乐| 托勒| 屯溪| 绥化| 梅河口| 阿巴嘎旗| 德兴| 怀柔| 全椒| 八里罕| 化德| 上虞| 贵阳| 合作| 大余| 南阳| 蕉岭| 仙桃| 富民| 上蔡| 嘉黎| 虞城| 龙泉| 九寨沟| 利辛| 厦门| 鄯善| 大洼| 营口| 内黄| 恭城| 马关| 福山| 莒南| 和平| 麻城| 柞水| 泾阳| 托勒| 苍梧| 保德| 大姚| 黄山市| 武穴| 太华山| 徐州| 广元| 万州龙宝| 民和| 铜锣湾| 灵寿| 宜兰| 西昌| 勃利| 芮城| 铜锣湾| 茫崖| 正宁| 徐闻| 达川| 黄山市| 朱日和| 曹妃甸| 宁陵| 长沙| 象山| 泰和| 介休| 昭通| 漳浦| 阿克陶| 湘潭| 象州| 墨竹贡卡| 建昌| 黄山区| 石林| 会泽| 鄂伦春旗| 河南| 开封| 雅布赖| 保亭| 湄潭| 太白| 定远| 拐子湖| 赫章| 徐州| 徐家汇| 双柏| 沾益| 长葛| 临江| 馆陶| 腾冲| 星子| 阿坝| 桓仁| 西青| 天峨| 卢氏| 罗子沟| 漳平| 灵石| 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