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請假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陸戰憤怒的一槍轟爆迎面而來的滾石,碎石迸發猶若下石雨一般落了陸戰滿身,此時陸戰滿目充血憤怒至極!
  李塵等人紛紛在城墻之上奔走不斷地催動著元氣摧毀這一個個落下的滾石,然而九霄軍顯然是有備而來密密麻麻的滾石被投了過來縱使李塵等人如何阻攔也攔不住北涼軍的傷亡?!恰?,
  甚至這些滾石威脅到了城內戰刀族戰士的生命,然而如今凌戮寒卻依舊處于療傷階段甚至是黎明也不可能召喚青灰盾抵御這狂暴地落石雨了,而這個時候白云城的兩位聚元境強者因為九霄軍的聚元境強者的威懾而不敢出面。
  這個時候只能靠中堅力量的李塵等人為北涼軍乃至城內大量的守軍博得生機了。
  當然白云城乃是北涼軍的最為重要的中樞城市之一,其中儲備自然極其的豐富,北涼軍乃至戰刀族戰士在這里苦守了許久卻依舊不見糧草緊缺便足以證明。
  而且這白云城之中也儲存著大量的攻城殺器!
  城門之內數千北涼軍運送著一個個巨大的投石車緩緩開來以及數萬的戰刀族戰士帶動著大量的滾石來到了北城門處,如今陸戰不得不派出大量的投石車壓制九霄的攻勢。
  “裝填!”
  一名萬夫長軍銜的大漢怒吼著大刀高高揚起,緊接著便是有著數百人抬動著滾石放入投石車之上,足足不出幾分鐘后百輛投石車裝填完畢。
  哦了雞翅根g12就咯開叉啦啦啦啦啦阿拉就解決了看啦啦啦
  “放!'
  大漢率先砍斷了約束投石車的粗繩剎那巨大的滾石沖天而起隱匿于夜空之中落向了平原。
  此時的平原可謂摩肩擦踵,殘存的巨盾營戰士乃至與九霄軍步兵陳兵列在平原之上而這數百滾石落下恐怕對于沒有任何掩護的九霄軍將會造成極為可怕的影響!
  砰砰砰!
  數百滾石落在平原之上發出震出山河的威勢,一場浩浩蕩蕩的滾石雨在平原爆發,頓時九霄軍人仰馬翻,慘嚎連連、站馬嘶鳴甚至旗幟都是東倒西歪的場面何其混亂!
  “鏘!”
  一名身穿烏金黑甲、騎乘高頭大馬的黑甲騎兵陡然拔出了自己的長劍直至青天怒吼著:“一千黑甲王騎隨我出擊!”
  這時候陸戰也躍上城墻隨手抓住了一頭戰馬跳了上去,提著龍靈槍吼著:“五千北涼鐵騎跟我在王騎右翼策應!”
  秦風也拔出了佩劍指揮著一萬青狼戰騎列隊也是大吼著:“青狼戰騎左翼策應!跟我殺毀了九霄的投石車!”
  轟隆??!
  一萬六千精悍鐵騎浩浩蕩蕩的縱馬、縱狼奔出了北城門猶若一把絕世神兵一般以黑甲王騎為中心直刺九霄軍的核心部位!
  黑甲鐵騎胯下的金剛黑馬極為的迅速,縱使披帶著沉重的金剛甲卻依舊像泰坦一般奔襲而出,瘡痍的平原再度開始震顫,一萬六千鐵騎宛若巨獸一般直撲而去!
  “殺!”
  那名烏金黑甲的王騎統領怒吼著長劍一揮,轉瞬間數十巨盾營的戰士死于劍下頭顱沖天而起!
  這赫然是一名元靈境后期的高手!
  不得不說北涼臥虎藏龍,這一千黑甲王騎更是王天宇精心調配,而起這一千黑甲王騎基本都是元旋境的修煉者,而胯下的黑馬更是傳說中的黑曜妖馬,可以說這單單一個千人王騎足以顛覆上萬普通騎兵!
  這是實力的差距!
  轉眼間便短兵相接了,數萬的九霄步兵在一萬六千鐵騎之下猶若螻蟻瞬間被沖破了陣型肆意踐踏著。
  足足一刻鐘九霄軍便死傷千人,這傷亡數字還在不斷地飆升!
  “媽的!烈風鐵騎!給我殺!”
  這個時候董霸怒喝一聲,只見身后數萬駕馭著火紅戰馬的精銳鐵騎居然從北涼鐵騎的側翼殺了過來,而如今黑甲王騎則被大量的巨盾營戰士圍在中心!
  一時間五千北涼鐵騎潰敗如水這個時候也只有青狼戰騎才能拯救他們了!
  而秦風也不含糊急忙調轉方向帶著一萬青狼戰騎側翼掩殺了過去瞬間一萬五千的騎兵與足足三萬的烈風鐵騎戰成了一團。
  不得不說這烈風鐵騎不愧為名號,這戰馬居然能夠滋生火焰而且烈風鐵騎之中大量的淬體境高手實力比起北涼鐵騎不相上下,但是北涼鐵騎人數太少了只能落得潰敗的下場好在有著秦風援助這才擋住了三萬烈風鐵騎的沖鋒!
  這個時候黑甲王騎殺出了巨盾營的包圍也是前來援助,每一個王騎都是元旋境的高手,隱隱間一個可怕的元氣領域形成,恐怖的波動爆發隨著王騎的一次沖鋒瞬間三萬烈風鐵騎潰敗不堪如潮水退下。
  激戰了數個時辰則損兩百王騎,青狼戰騎和北涼鐵騎都是損失了大半極其的慘重但是卻也把九霄軍的巨盾營屠殺了個干凈甚至烈風鐵騎只剩下寥寥一萬人。
  終于這個時候陳天狂坐不住了傷還沒養好便提著紫金槍前來掠陣并且大手一揮轟隆隆的一萬紫色洪流爆發而出!
  旗幟搖曳,紫色的大旗之上繪著長劍貫穿九霄白云的圖案!
  “全軍撤退!九霄騎來了!”
  “全軍撤退!九霄騎來了!”
  “全軍撤退!九霄騎來了!”
  ...
  此起彼伏的吶喊頓時一片混亂,剩下的殘存北涼鐵騎更是慌亂不堪而秦風臉色也是頗為難看,率領著剩下的五千青狼戰騎急忙為黑甲王騎殿后而北涼鐵騎也是緊隨其后生怕被九霄騎追上!
  “該死的!沒想到都把九霄騎給全部派出來了!”
  黑甲王騎的統領不由地怒罵著一踢戰馬身形化為一道黑色閃電帶著八百王騎直沖白云城!
  這八百王騎必須保住,單單是損失兩百王騎就已經讓得王騎的統領心痛不堪更不要說被與他們實力相當的九霄騎追上到時候恐怕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場,而剩下的北涼鐵騎和青狼戰騎一個也是跑不掉!
  就在黑甲王騎撤退至極三道流光卻降落于王騎之前!
  三人之中一人赫然便是陳天狂,而還有兩人一人虎背熊腰穿著獸服戰袍面目兇狠提著一把血色流轉的鬼頭大刀,而另一人則就清秀了許多,芊白的細手之中握著一把軟劍妖異的眼眸之中精光流轉!
  三人無一不是聚元境強者!
  而這三人赫然便是三大王朝的元帥!
  陳天狂,王唳,吳柔!
  王騎的統領瞬間挺住了自己胯下的黑曜妖馬目光灼灼地看向三人而身后的八百王騎和秦風等人也停住了身形。
  “呵...去死吧!宵??!”
  王唳一抖血色鬼頭大刀一道可怕的刀芒沖天而起,首當其沖的劈向了王騎統領!
  “全軍沖鋒!”
  這個時候王騎統領自知大勢已去目光冷然,手中的長劍元氣注入其中可怕的波動傳蕩開來!
  “沖鋒!”
  轟隆??!
  八百王騎連帶著青狼戰騎和北涼鐵騎也開始了可怕的沖鋒!
  隨著一聲巨響王騎統領渾身鮮血的從妖馬之上跌落,而王唳一臉輕蔑的看著統領。
  刷刷刷!
  千鈞一發之際白云城之中瞬間沖出了兩人赫然便是北玄院長和摩炎,兩人轉瞬間來到了王唳三人的身后,摩炎此時已然全副武裝渾身泛濫著火焰而院長則是一臉古井無波淡定至極。
  “哈哈哈,北玄雙絕,今日由此一見實乃我吳柔的大幸!”
  吳柔冷笑著看著北玄院長和摩炎目光之中閃過幾絲狠厲,而王唳卻吼了起來:“少跟他么廢話全部給我砍了!”
  這時吳柔卻攔住了王唳恥笑道:“哎!你別給我沖了,愣頭愣腦,我來?!?br />   王唳被這么一說脾氣暴躁的他剛想發作而陳天狂卻攔住了他。
  “哎...你們這么想開戰么...你們的朋友可在我們手里??!”
  吳柔冷笑著說道說著拍了手緊接著天空兩道光芒閃過只見一人一襲黑袍抓著一名衣衫破碎的老者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元帥?!?br />   黑袍男子恭敬的說道而吳柔點點頭說著便把滿臉煞白的陸景抓了過來手中軟劍突然抵在了他的胸口。
  吳柔伸出了那細長的舌頭輕輕地舔在了陸景的臉上冷笑道:“這老頭子吃起來肯定不過味!”
  然而話音剛落白云城一聲巨響漫無邊際的殺氣沖天而降!
  凌戮寒來了!
  只見凌戮寒渾身包裹在烈焰之中宛若戰神一般一步步地逼近氣息瘋狂地暴漲!
  “嘩!”
  平原開始燃燒起了大火,此時凌戮寒宛若魔人一般殺氣泛濫!
  “放開他!”
  凌戮寒聲音沉悶如雷,轟轟作響可怕至極!
  然而吳柔卻毫不為意極為變態的伸出舌頭對向凌戮寒,手中軟劍慢慢地深入陸景喉嚨!
  “你若不放!我凌戮寒比殺之!百遍、千遍,乃至屠族在所不惜!”
  凌戮寒現在徹底暴怒了語氣冰冷然而吳柔卻絲毫不擔心冷笑著道:“真是好大的口氣!今天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讓我放!哈哈哈哈哈哈!來吧!小子!”
  吳柔張狂地大笑傳蕩在烈火騰騰的平原!

章節目錄

陆川| 临澧| 宁安| 剑阁| 曲江| 闻喜| 綦江| 本溪县| 深泽| 兴仁堡| 玛沁| 茌平| 青浦| 金寨| 米林| 抚州| 南川| 信阳地区农试站| 武宁| 古县| 乌兰浩特| 新蔡| 乾安| 宜宾农试站| 洞头| 沙雅| 南康| 铁卜加寺| 察哈尔右翼中旗| 长春| 瓜州| 石炭井| 东川| 聂拉木| 中泉子| 嘉兴| 凤台| 莘县| 盐山| 屏边| 河池| 喀什| 江永| 山南| 勐腊| 澜沧| 固阳| 荆门| 昆明| 蒲城| 喀左| 大足| 澳门| 河卡| 安泽| 克山| 牟平| 连江| 新巴尔虎右旗| 明溪| 饶河| 陆丰| 梁河| 怀集| 合川| 海门| 宁化| 泾阳| 林州| 海盐| 科尔沁左翼中旗| 莱州| 青河| 普兰| 禄劝| 陆川| 徐州| 古田| 神池| 常宁| 马鬃山| 玉门镇| 高州| 永登| 普洱| 北镇| 凤县| 呼伦贝尔| 且末| 广饶| 神农架| 乌审召| 宣城| 临西| 明光| 云澳| 惠州| 襄垣| 建宁| 怀仁| 商洛| 德州| 汉寿| 兰屿| 兴安| 沿河| 临沂| 靖安| 内邱| 云梦| 郫县| 漠河| 太原古交区| 乌苏| 汤原| 柯坪| 围场| 万全| 林芝| 永川| 博乐| 京山| 珙县| 庆安| 和顺| 高邮| 荔波| 察哈尔右翼前旗| 巴林右旗| 威信| 普洱| 阿木尔| 巴南| 安县| 献县| 白沙| 巴盟农试站| 徐家汇| 青冈| 原阳| 东营| 海原| 铁岭| 旌德| 得荣| 绥阳| 广宗| 大兴| 柘荣| 秭归| 宝兴| 泽普| 台北市| 阜平| 公安| 彭州| 禹州| 邳州| 津南| 太仆寺旗| 曲阳| 越西| 烟台| 唐县| 郧县| 凉山| 铁卜加| 大方| 内乡| 五峰| 大港| 牟定| 米易| 太仆寺旗| 密山| 淄博| 宝丰| 大同县| 固阳| 靖安| 勉县| 开化| 德保| 射洪| 塔河| 博湖| 宁乡| 西峰| 湖口| 乾县| 新安| 蒙阴| 内江| 平乡| 滦南| 延长| 平和| 那曲| 慈溪| 太康| 理塘| 台北市| 华山| 涟水| 大武| 阿合奇| 云澳| 中心站| 三门| 会泽| 资阳| 南昌| 克东| 莫索湾| 郑州农试站| 眉县| 都昌| 汝阳| 建水| 吉水| 东阿| 乐昌| 新丰| 洱源| 中宁| 泰安| 玉林| 岚县| 伊金霍洛旗| 贺兰| 枣阳| 龙海| 太原南郊| 衡南| 乾县| 西畴| 千阳| 洛浦| 当阳| 奈曼旗| 互助| 和县| 大兴| 化隆| 宁强| 铁卜加寺| 乌伊岭| 巴马| 长武| 涞源| 寿光| 宁波| 博山| 修水| 狮泉河| 海力素| 桃源| 松原| 海西| 鸡西| 宁德| 建德| 神农架| 宝鸡县| 棠荫| 青田| 洪家| 哈密| 罗甸| 宜州| 东安| 皮口| 巴林左旗| 常熟| 景谷| 巧家| 武平| 九龙| 崇州| 乌鞘岭| 新晃| 黄陵| 辉县| 六枝| 潮连岛| 嘉兴| 叶县| 巴林左旗| 仁化| 常宁| 北票| 长武| 乌兰乌苏| 炎陵| 当涂| 兴和| 纳溪| 江山| 呼和浩特市郊区| 都江堰| 通渭| 南海| 东乡| 安顺| 科尔沁右翼中旗| 衢州| 西沙| 牡丹江| 阿瓦提| 宁陕| 隆回| 永春| 镇源| 遂昌| 红柳河| 潜山| 福清| 南城| 吴忠| 增城| 淮阴| 綦江| 镇康| 兖州| 肇东| 黔阳| 龙川| 顺德| 贵定| 乌当| 达川| 新巴尔虎左旗| 商南| 阿合奇| 淄博| 北镇| 普兰店| 民乐| 麻江| 泰安| 威宁| 阆中| 乌恰| 琼海| 宁洱| 平南| 宝坻| 绥德| 望谟| 迁西| 成都| 海南| 禹州| 普兰店| 象州| 曲靖| 湖州| 防城港| 厦门| 宁波| 怀柔| 杭州| 吐尔尕特| 呼兰| 鸡公山| 襄汾| 呼伦贝尔| 贵德| 巴马| 淳化| 海晏| 固阳| 胶南| 金塔| 彬县| 沙塘| 江浦| 将乐| 南康| 雅布赖| 务川| 辽阳| 平果| 通州| 万州龙宝| 息烽| 西华| 台江| 顺德| 成安| 鞍山| 长清| 大安| 兴文| 铜梁| 盐城| 江口| 灵山| 巴东| 德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