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武當危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取而代之!取而代之!”
  聽了謝軒的話之后,包括楊麟和淼淼在內的所有邪鴉教眾,都異口同聲的喊著這個口號,不絕于耳,他們就似乎是久逢干旱的稻田遇到了露水,擱淺到海灘的魚兒回歸到了海洋一般,近乎于瘋狂的吶喊著,這是一種宣泄,一種專屬于他們的執念的瘋狂宣泄。
  在一頓寒暄之后,眾人的情緒才終于漸漸冷靜了下來,楊麟和淼淼先是吩咐那些教眾們打掃和搜刮戰場,然后便跟隨著謝軒、孟梵天和虛彌一起來到了一處人煙罕至的地方商議起了正事。
  雖然孟梵天乃是如今江湖的第一大惡人,算是老一輩的人物,但其畢竟是邪鴉教的老護法,現在謝軒成為了新的教主,所以他自然身份要放的低一些。
  “教主,我邪鴉教的實力雖不如從前,但在江湖中也有不少眼線耳目,老朽聽說這段時間有一異才橫空出世,將那殺手榜上諸多高手斬于刀下,再結合謝大哥的一身驚世修為化為虛無,便是猜想到了一二,而現下沙羅已死,又一教派被滅,江湖中的那些包打聽肯定會得到消息,不知教主作何打算?”
  聽到孟梵天的話,楊麟和淼淼都目不轉睛的看著謝軒,他們也早就想問到這個事情,不知多少年的地下生活,早讓他們感到了厭倦,此時的二人甚至比孟梵天更想知道謝軒的想法。
  “孟前輩客氣了,剛才我已經說的很明白,將武當少林取而代之,這不僅僅是一句給教眾們鼓勵的話語,而是我真正的心中所想!想當初我爺爺被各大教派圍剿,到后來父親被那七個惡人所害,可以說,除了本教眾人和我的師門之外,整個武林都是我謝軒的敵人,我又有什么好猶豫的呢?”
  “哈哈哈哈!好!好一個整個武林都是敵人!老朽喜歡教主的霸道!說句為老不尊的話,除了我謝獅錦謝大哥之外,老朽已經幾十年沒有再佩服過誰了,今天見到新教主,簡直讓老朽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那熱血沸騰的年代,恨不得一招殺穿千萬尸!痛快!痛快!哈哈哈哈!”孟梵天暢笑道。
  一旁的楊麟和淼淼和孟梵天相同,也是神情激動,反而是虛彌,站在幾人身后,一臉彷徨和迷惘的樣子。
  “所以孟前輩,我打算直接前往武當派,因為少林畢竟是武林泰斗,我不知那里那些和尚武功的深淺,所以先去江湖排名第二的武當探探風,替我爺爺討回一個公道再說!”謝軒說到。
  “好!教主既然已經決定,那便不用跟老朽匯報什么,想去做什么就去做吧!只希望教主一切小心,因為邪鴉教已經不能再群龍無首了!”
  孟梵天說完,謝軒似乎看到了對方眼神中的一絲疲憊,想必這一代大惡人也在這些年因為邪鴉教而心力憔悴。
  謝軒也通過打聽得知,整個邪鴉教的教眾全部都在王屋山山下的一個小村落里,這個村落的每一個人,無論是壯丁還是婦孺,皆為邪鴉教教眾,因為當年整個武林都在打壓邪鴉教,使得他們不得不偽裝成村民,以此來逃脫被殺害的命運。
  就這樣,一眾人兵分兩路,一路是由孟梵天帶領的普通教眾,往王屋山下的村落返回,一路是謝軒、虛彌、楊麟和淼淼四人,共同向武當派趕去。
  而與此同時,崇陽派的眾人也已經到達了武當山,當司馬墨、玄真道人、穆風和魏雨哲到達這里時,無不被其慘烈的景象所震驚,這哪里是門派被襲擊這么簡單?簡直是血洗??!從武當山下第一個階梯開始,就有慘死的武當弟子,一個個尸體橫與臺階之上,直到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武當山頂武當派。
  “可惡!我才離開了不多時日,門派的師弟們竟然被殺的如此之凄慘,這....”魏雨哲握著拳頭、全身顫抖的咬牙說到。
  “魏師兄,我想咱們還是先別悼念已故之人了,趕緊去山頂看看吧!”司馬墨臉色凝重的說到。
  眾人點了點頭,一起釋放著內力,向山頂全速前進。
  時間不長,大約半盞茶的工夫后,幾人便是來到了武當山頂,此時的山門處自然無人把守,反倒是那無處不在的血跡,使得整個武當派顯得有些陰森恐怖,司馬墨帶領著眾人一路沖進武當派,所過之處無不是觸目驚心之景,曾經那充斥著浩然正氣的門派如今橫尸遍野,而每個尸體看起來都是在死之前做著最強烈的反抗,這番情景讓人無比揪心。
  司馬墨等人都沒有說話,懷著沉重的心情在門派中搜索,可是那些武當弟子卻無一生還,直到接近了主殿藏經閣的地方,幾人才聽到了有人在叫囂著。
  “空明老兒,沒想到這么多年不見,你的修為還真沒落下,當初大哥讓我來武當,我還有些不情愿,心想區區一個武當派,還用的著我‘魔域閻羅’修羅出手嗎?嘿嘿,沒想到啊,你的武當劍法練得還真是了得,如果讓趙黑趙白他們來,恐怕還真的不一定能拿下這武當山!”
  司馬墨看向說話之人,此人身高七尺,身形消瘦,仿佛一陣風就能將其吹到一般,他的皮膚呈現出不健康的黑色,仿佛多年在陰暗中一般,陰氣極重,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那雙眼睛卻是充斥著陰暗與暴戾,讓人見了立即聯想到的詞語便是嗜血與殺戮。
  “哼,修羅,貧道承認,幾十年不見,你的功力大為精進,與你大戰數日都沒有只言片語,此時也算是打了招呼,這招呼打完了,就沒什么好說的了,空玄已經被你所殺,現下我也被你重傷,整個武當派所余不過這二三十眾,要殺要剮你請便吧!”空明道長盤坐于地說到,雖然由于內傷臉色煞白,但依舊不卑不亢,仙風道骨。
  “哈哈!好一個空明老兒!死到臨頭了還跟我在這裝大義凜然?想死是吧?那老朽就成全你!”
  修羅說完,從袖中掏出了一個短小的法杖,在這法杖出現的一瞬間,修羅整個人的衣物和白發無風而動,身體周圍無數厲鬼盤旋飛舞,鬼哭神嚎,接著他將短杖向空明道長一指,那成千上萬的厲鬼便是張牙舞爪的向前飛去,看著像是要把空明道長等人以最殘忍的方式撕碎!
  而就在這時,一柄長劍、一聲龍吟、以及一個巨大的“破”字從天而降,在與那些厲鬼較勁一番之后雙雙抵消。
  出手的正是司馬墨等人,四人來到空明道長身前,手持各自的神兵與修羅對峙。司馬墨通過剛才的接觸心中暗暗吃驚,那看似輕描淡寫的一觸而散,讓他體會到了眼前邪異老者的強大,如果之前黑蓮花讓他感覺還比較游刃有余,那么這位至尊七人排名第四的‘魔域閻羅’修羅,則是讓他感覺到了明顯的壓力,恐怕憑借著二等神兵“澤芒”,自己拼盡全力,方才能與對方勉強戰個平手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這至尊七人之首的“天煞厲鬼”,又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如今的武林,真的有人能抵擋住他們侵略的步伐嗎?

章節目錄

涿鹿| 遵化| 海西| 鹤岗| 西乌珠穆沁旗| 禄劝| 吉林| 福海| 昭苏| 武胜| 泾源| 阿城| 华坪| 九江| 象山| 昌江| 古浪| 儋州| 孟连| 泽当| 尼勒克| 满洲里| 辉县| 岳阳| 武平| 宣汉| 兴文| 任县| 蕉岭| 胶南| 林口| 北辰| 西吉| 兴山| 石门| 新平| 木垒| 奉化| 名山| 察哈尔右翼中旗| 通河| 山南| 台中| 西连岛| 额尔古纳| 广汉| 昭平| 揭阳| 加格达奇| 磐石| 南丹| 鄄城| 焦作| 田阳| 韩城| 高力板| 武山| 金秀| 赵县| 石屏| 上林| 甘南| 阜康| 汉寿| 揭阳| 浦城| 云澳| 城步| 壶关| 隆昌| 长岭| 柘城| 奇台| 崇明| 宜丰| 襄阳| 徐水| 武清| 湘阴| 沂水| 达州| 龙门| 阿城| 德江| 宜丰| 鸡东| 大同| 南康| 巴里坤| 丹东| 陆川| 鄞州| 北京| 比如| 元谋| 桂平| 大城| 安仁| 凤县| 三穗| 云县| 菏泽| 兴安| 沾化| 山南| 雅布赖| 平舆| 龙井| 达州| 陇西| 德阳| 祁连| 汤河口| 井冈山| 五莲| 岳阳| 遵义县| 长白| 临县| 青州| 青田| 阳高| 崇明| 青川| 固阳| 通辽| 婺源| 公主岭| 平潭海峡大桥| 宾阳| 保康| 府谷| 赤壁| 同德| 汕头| 大安| 莎车| 通海| 岳普湖| 蠡县| 驻马店| 玉溪| 韶关| 宝过图| 山丹| 鹤峰| 武清| 宜兰| 云阳| 抚顺| 大余| 本溪县| 惠阳| 禹城| 二连浩特| 汶上| 墨江| 开平| 塔河| 元谋| 南宫| 海淀| 白杨沟| 乌苏| 灵邱| 兰溪| 紫金| 商河| 林甸| 肥西| 花垣| 五指山| 南江| 六库| 辰溪| 武胜| 东港| 大石桥| 绿葱坡| 西吉| 香河| 河津| 镶黄旗| 盐亭| 青龙山| 镇宁| 常德| 蓝山| 东营| 阿里山| 沙雅| 连云港| 长沙| 武山| 襄阳| 卢龙| 霸州| 海东| 岳阳| 密云| 沧源| 托克托| 康山| 镇安| 四平| 麻江| 永安| 托里| 榕江| 青岛| 岫岩| 青浦| 黑水| 浠水| 洛阳| 重庆| 苏州| 英德| 城口| 肥乡| 北塔山| 大冶| 泰州| 乌恰| 沙雅| 武安| 合阳| 辛集| 兴海| 本溪| 皮口| 嘉荫| 西峰| 龙泉| 沛县| 苍山| 石林| 德惠| 铁干里克| 海门| 石楼| 开江| 连城| 伊春| 呼图壁| 怀柔| 卫辉| 高平| 鄞州| 随州| 汝城| 和硕| 大洼| 安乡| 密云上甸子| 秀山| 丰都| 靖远| 白河| 花垣| 淮阴县| 荆门| 玉山| 玉门镇| 万州龙宝| 易县| 乐清| 霍城| 头道湖| 蒙阴| 定边| 大通| 兴海| 海原| 奉化| 武强| 衡水| 加格达奇| 宜阳| 通辽钱家店| 永春| 黔江| 嫩江| 沧州| 聊城| 石家庄| 余姚| 白日乌拉| 古田| 通化| 鄂托克旗| 太湖| 兴化| 道孚| 荔浦| 泰顺| 沙雅| 凤城| 凤冈| 长阳| 来宾| 钟山| 黑山| 庄河| 宾阳| 会同| 全州| 大悟| 武山| 乌鲁木齐牧试站| 五峰| 江津| 代县| 开平| 海力素| 灯塔| 广宁| 淮安| 胶州| 濉溪| 九寨沟| 星子| 祁县| 澄迈| 余庆| 鹤峰| 永康| 海西| 阳高| 靖江| 灵武| 阳江| 常州| 阳山| 邹城| 岐山| 息烽| 长垣| 瓦房店| 阿拉善右旗| 北海| 碌曲| 华阴| 金华| 宁明| 塔什库尔干| 大武口| 湘潭| 郸城| 信阳| 温州| 黄泛区| 利辛| 乌鲁木齐牧试站| 鄞州| 马鞍山| 石渠| 大武口| 察哈尔右翼后旗| 蓝山| 宁晋| 托克逊| 镇赉| 广宗| 红柳河| 沾化| 天山大西沟| 娄底| 朝阳| 黔江| 剑川| 襄阳| 泾源| 萍乡| 巢湖| 引水船| 武川| 夷陵| 武川| 龙泉| 沽源| 淄博| 任县| 铁卜加寺| 二连浩特| 新竹县| 昌宁| 硕龙| 渝北| 略阳| 嵊州| 胶州| 吉县| 渠县| 佛坪| 玉田| 分宜| 英吉沙| 竹山| 韶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