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殺馬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第四百七十五章殺馬特
  鞏杉工作室幾年的發展下來,沒有壯大太多,員工倒是也不少,白毛準備辭職,有人能上,換了最初兩年,還真可能得缺人。
  年初五,江夏拿到了初四的專輯銷量,銷量下降,但下降的不是很嚴重,四萬的銷量,只比前一天下降了五千張。
  總銷量來到八萬五,在唱片市場鼎盛時期,三線歌星的這個銷量,就是撲街,但在這個唱片不景氣的時代,這個銷量太高了。就是一線的天王巨星,現在也不可能兩天賣八萬多張專輯。
  尤芳菲知道江夏專輯銷量的時候,很是驚訝了一番,她也沒想到第二天的銷量竟然維穩到這種程度,她當初的預估是第二天能有三萬張就不錯,沒想到竟然能達到四萬,難道真如江夏的,壓歲錢立功了?
  一群業內人士,在心驚膽戰的盯著江夏第三天的銷量,要是第三天專輯銷量還能維穩到這個程度,那江夏的價值與地位,得重新計算預估。
  年初五的銷量,在初六的時候曝光出來,銷量三萬七。
  可怕!
  凡是看到江夏專輯銷量的人,心頭都浮現出這么兩個字。
  江夏趕上了唱片業最后的輝煌,然后憑借一張質量超好的專輯,幾乎把整個唱片市場搞壞,唱片業迎來寒冬,所有人唱片全都縮水??稍谶@種情況下,江夏的專輯銷量,才更顯得可怕,三天破十萬,鞏杉專輯總銷量才多少?江夏這節奏,一周就要追上,太可怕了。
  這次就是樂評人都坐不住了,他們曾經跟江夏罵戰,可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他們不對江夏的歌曲評論,是生怕打臉。不過江夏拿給鞏杉的歌曲,他們倒是評論一些,唯有江夏的歌曲,他們不做任何評價。
  原來還算得過去,現在江夏這張專輯的影響力,有變態,他們不得不站出來。
  之所以江夏這張專輯影響力變態,是這兩天江夏專輯的歌曲,開始霸榜。
  最開始的《忍者》,借著強大的話題性,沖榜很順利。在《忍者》之后,第二首爆發的歌曲是《龍拳》。
  《龍拳》的沖榜之路沒有《忍者》勢頭猛,但《龍拳》的沖榜勢頭,卻很順利,一路上漲,很快就沖到了前十。
  《龍拳》之后,再洶涌沖榜的,是《最后的戰役》。也很快殺入了前十,在這個所有人都不發新歌,只有春晚歌曲競爭的時間,江夏的新歌有太生猛。春晚那歌曲,怎么可能競爭的過江夏這些歌。
  一個一個的歌曲爆發,除了不是新歌的《雙截棍》外,新歌榜前十名,在江夏專輯發布兩天后,直接全部霸占。
  別人霸榜最多也就霸榜前幾名,跟江夏這樣,一張專輯所有新歌全都霸榜的,還是頭次出現,整個網絡都瘋了,太夸張了一。
  “活久見系列,江夏生猛?!?br />   “前十霸榜?我的天,已截圖?!?br />   “神一樣的江夏,神一樣的專輯?!?br />   “江夏這張專輯,厲害?!?br />   “越聽越有味道,已經被洗腦了,我現在去聽情歌,竟然聽不下去,感覺他們唱歌速度太慢了,為什么?”
  “本來不是江夏的粉,聽了這張專輯,我是江夏的鐵粉,鐵粉!原來歌曲還能這么唱,頭次知道,簡直開了眼界。決定以后也要唱這種歌曲,節奏為王?!?br />   “我終于知道我這種五音不全的適合唱什么歌曲了,這歌曲唱出來,鬼知道唱的什么,哈哈哈哈?!?br />   “我喜歡江夏的每一首歌?!?br />   “原來不知道江夏是誰,聽了這些歌曲,感覺這個人神了,壓歲錢貢獻出來,買了這輩子第一張專輯?!?br />   “跟江夏一比,現在的歌手都弱爆了?!?br />   “十首歌霸榜新歌榜,神一樣的江夏?!?br />   ……
  如此大新聞,如此大的影響力,樂評人們坐不住,終于有人發了第一篇樂評,整體評價了一番,雖然每首歌,都是淺淺評了一下,沒有深評,卻也相當不易。有了一個,就有第二個,除了江夏當初名罵的幾個,其余人都蹭了一把熱新聞。
  公告牌的歌曲評分那里,《聽不懂沒關系》的評分現在是9.分,到底是剛開始評分,分數居高不下,在這邊的評論比網上的要靠譜的多,長評也多。
  id為“七月未央”的評論:江夏的第三張專輯,十一首歌追尋的是一種節奏韻律。大部分歌曲的歌詞蒼白,但不能歌曲內核不足,也是我佩服江夏的地方。在十一首快歌中,竟然還有很深層次的內核,太難得?!杜撤颉愤@首歌,本來是沒聽出什么東西來,可我仔細看了看歌詞,忽然理解到這首歌是在宣傳禁毒。另外一首歌《梯田》以一個寶島人的視角,淺斟低唱,在宣傳保護環境。在我已知的歌曲里,也就江夏,在歌曲里,宣傳如此大的主題。所以江夏不簡單,讓人佩服。
  id為“蒼云白溝”的評論:在有了中國風打底的江夏,在樂壇的地位一直就屬于一個很奇特的存在。在寥寥幾次的現場表演視頻中,有車禍,更多的是比較不錯的演唱表演。他唱情歌的功力,確實有目共睹,創作才能也一直被認可。對于他的第三張專輯,我一直很期待,現在出來之后,發現確實沒有讓人失望。歌曲放棄了他堅持了兩張專輯的情歌,竟然走起來快歌路線,偏偏靠著完美的節奏韻律,讓人體驗到了一種別樣的音樂。每一首歌的曲子都不復雜,復雜在編曲和唱法上,這種唱法,吐字不太清楚,卻能完美體現歌曲的節奏,如果換了一種唱法,反而沒有現在的韻律。
  id為“今夜星光燦燦”的評論:最初聽《雙截棍》我就,這是什么鬼東西?能聽?直接棄之一邊,可很多人都好,我又去聽了一下,才發現,這首歌的編曲確實很好。所以在江夏的這張專輯之前,我很期待,會不會還有這樣的歌曲,江夏沒讓我失望。哪怕是《忍者》都很好聽,聽不懂的《火車叨位去》也悅耳。在這張專輯里,江夏的音樂明顯更加多元化,除了中國風的音樂,加了很多其他風格的東西,關鍵他配曲編曲出來的還非常和諧,這一很厲害,比他之前的專輯有進步。
  ……
  公告牌的評論江夏沒看,他不是很喜歡看評論。這張專輯的歌曲,在上輩子都不是那種一首歌能養活一張專輯的歌曲,跟之前他兩張專輯的選曲,要差太多。唯一讓江夏慶幸的是,由于之前沒有出現過大規模的這類歌曲,導致了影響力很不錯,強行把這些歌提了一檔。
  江夏很滿意這種現狀,有些歌曲,上輩子不火,現在能火起來,他很欣慰。
  喜歡這些歌的不少,討厭的也不少,兩極分化很嚴重。
  《藍色風暴》在上輩子就是兩極分化很嚴重,現在也差不多,不過,江夏喜歡這首歌除了編曲外,還有這首歌的mv,里面周杰倫的造型,是染了一頭藍色的頭發,很有殺馬特風格。
  江夏之前就在留長發,如今頭發也很長,在年初六的時候,他把自己團隊的造型師喊過來,去工作室做發型。
  “江導,真要染藍色?”
  江夏團隊的人都是跟著江夏去拍戲的人,一個個都喊江夏導演身份,直接稱呼江導。工作室最初的幾個元老,喊江夏喊的是名字。第一批加入的員工,喊的是江哥。后來加入的員工,又不是江夏團隊的人,喊江夏是喊的江總。
  整個工作室,對江夏的稱呼是最亂的。
  “染藍色,這兩天拍攝藍色風暴的mv,需要染頭發,拍完之后,再染回來就行?!苯慕忉尩?,“發型上,也弄一個殺馬特的造型?!?br />   “我發現您這次拍mv,是真用心了?!?br />   江夏道:“當然,也就是過不久要去拍戲,不能中途染頭發,不然的話,我還不想這么早就拍攝藍色風暴的mv?!?br />   “您樂意就好,我先給您做造型?!?br />   江夏頭,他不是第一次染頭發,但這種藍色的頭發,還是第一次。
  張芃芃年初七回來的時候,一推門就看到了江夏的藍色頭發,藍的純粹,藍的心醉,藍的喜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睆埰M芃沒進門就在門口笑趴了,指著江夏笑個不停。
  江夏翻個白眼,尤芳菲看到他新造型的時候,也在那笑了半天。倆人的反應如出一轍,讓江夏對自己的新造型也很無奈。
  “笑夠了吧?笑夠了趕緊進來,站門口笑,丟人不?丟人不?”江夏招呼道。
  張芃芃哈哈笑道:“不丟人,丟啥人,你這樣的造型丟人不?不對,肯定不丟人,你這是喜感,太喜感了。哈哈哈哈,好殺馬特的造型。我很好奇,在我走的這些天里,你受到了什么樣的刺激?”
  尤芳菲解釋道:“他這是為了拍藍色風暴,也是夠下工夫,連殺馬特的造型都拿出來了,難得看到這么殺馬特的江夏,不準備拍照留念么?”
  “必須的,這不是還沒來得及么?”張芃芃笑道。
  江夏在想另外一個問題,得虧當時是藍色造型,要是綠色造型,著一頭綠色頭發,想想就不寒而栗。
  張芃芃著就直接過來,摟著江夏,咔咔咔咔捏了一大堆自拍照。張芃芃笑靨如花,江夏的表情就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拍完照片,張芃芃安慰江夏道:“淡定,既然都殺馬特了,就得有殺馬特的心理,不要在乎世俗眼光。你看看,哪個殺馬特有心理障礙了?再了,你還是想著明天上班,那么多人看到你,你咋辦?所以,得鍛煉心理?!?br />   “你直接得臉皮厚不就完了?”江夏無語道。
  張芃芃笑道:“這不是委婉一么?嘿嘿,確實得臉皮厚。臉皮不厚,怎么當得了殺馬特?對吧?”
  “對對對對,你的都對?!苯牡?。
  張芃芃問:“為了拍藍色風暴?”
  “對啊,要么放最開始拍,要么放最后去拍,還是先拍吧,先拍好一?!苯牡?,“所以我才整了個造型出來?!?br />   “你想怎么拍攝的?”張芃芃問道。
  江夏道:“攝影棚拍攝,然后做后期特效。最費時間,所以才先拍這個,然后是將軍。這個也需要很多特效,也需要早期拍攝?!?br />   “拍將軍的時候,你也用這個造型?”張芃芃問道。
  “怎么可能,也就藍色風暴用,其他的mv拍攝,還是正常造型,更偏中國風一?!苯牡?。
  “什么時候開始拍攝?”
  “后天,攝影棚已經準備的差不多,明天開班,不能直接過去,后天過去,三四天的時間差不多拍完,然后直接飛香江,可以開始拍攝電影了?!苯牡?。
  “我也跟著去吧,芳菲姐得需要我照顧?!睆埰M芃看了一眼尤芳菲。
  “去唄,還能客串個角色什么的?!苯拈_口道。
  尤芳菲也道:“都去,都去,這次工作室的電影,全資制作,咱們工作室每個人都得客串一下,回頭喊著白毛,讓他也露個臉什么的?!?br />   “哦?這樣???行,我看看吧,爭取讓每個人都露個面?!苯拿掳偷?。
  電影每個鏡頭都需要細細琢磨,如果要把工作室的每個人都有露臉,鏡頭安排,場景安排,就得仔細安排一下,想一下哪個鏡頭更合適。
  這個想法在腦子里過了一下,江夏就沒再多考慮,到時候再了,現在考慮那么多也沒用,拍攝的時候,總會有機會的。
  年初八,春節過完開始上班,鞏杉工作室的眾人也都來到工作室,然后,他們就看打了一頭藍色頭發殺馬特造型的江夏。
  趙永江和沈胖子兩個笑的就差在地上打滾了,其他人雖然沒這么夸張,卻也覺得江夏這殺馬特造型足夠犀利。
  江夏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接受他們的注目禮,仿佛腦袋跟藍色雞窩似的那個人不是他。
  張芃芃對江夏這種強行裝無所謂的本事很佩服,換了是她,她可學不來,演技不到位,沒那個本事。
  笑歸笑,初九的時候,還是集合團隊,去攝影棚拍攝《藍色風暴》的mv。(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

宜昌县| 临沧| 乌兰| 晋洲| 鸡泽| 益阳| 荥阳| 会东| 靖安| 临高| 耒阳| 息县| 灯塔| 斋堂| 鄯善| 永宁| 朱日和| 宝鸡县| 商南| 乌当| 海渊| 柳河| 瓦房店| 孙吴| 张北| 霍尔果斯| 唐海| 东方| 灵武| 高县| 南坪| 汾阳| 丹寨| 鞍山| 西华| 夷陵| 久治| 沂水| 简阳| 淄川| 望谟| 湘阴| 连云港| 西丰| 合江| 阳春| 威县| 峰峰| 嵊州| 庆城| 宝丰| 乐都| 翼城| 虎林| 永州| 巴南| 洛浦| 洮南| 杭锦后旗| 宝兴| 呼伦贝尔| 内邱| 武夷山| 石拐| 泸定| 漯河| 大新| 进贤| 南乐| 宝应| 宁陕| 文昌| 西华| 兴安| 郑州| 晋洲| 且末| 双阳| 曲周| 涉县| 竹溪| 江安| 天门| 武川| 武陟| 于洪| 汉川| 太华山| 中宁| 和顺| 揭阳| 合阳| 惠州| 渠县| 渝北| 临漳| 永和| 西乌珠穆沁旗| 帕里| 万山| 长沙| 剑河| 三河| 巢湖| 南乐| 垦利| 钟山| 乌斯太| 长清| 黑水| 灵寿| 胡尔勒| 连州| 饶河| 永泰| 永春| 广丰| 台北市| 宁津| 靖西| 济南| 化州| 南安| 新平| 崇州| 莫力达瓦旗| 合川| 霍州| 曲麻莱| 凭祥| 隆回| 郎溪| 义乌| 巴雅尔吐胡硕| 五寨| 北安| 武安| 马鬃山| 沾化| 庆元| 西乌珠穆沁旗| 岢岚| 仁和| 花溪| 青龙| 蒙阴| 赤峰郊区站| 正镶白旗| 南沙岛| 都昌| 耿马| 曲麻莱| 龙泉驿| 安远| 华阴| 阿坝| 东丰| 珠海| 盈江| 宁津| 万年| 张掖| 都兰| 深圳| 宾川| 富平| 新田| 嵩明| 子洲| 嵩县| 凌云| 保山| 长岛| 环江| 临武| 清徐| 新沂| 引水船| 将乐| 达拉特旗| 塘头| 合肥| 唐山| 南华| 长安| 天池| 鸡公山| 睢阳区| 麦盖提| 海洋岛| 原阳| 习水| 塔河| 肇东| 利川| 依兰| 孝义| 泸西| 铜仁| 东沟| 大武口| 西昌| 新余| 盈江| 进贤| 通河| 瓦房店| 延边| 柘荣| 福州郊区| 南涧| 雷山| 安达| 石炭井| 大悟| 嫩江| 德昌| 环江| 曲麻莱| 庄河| 卢氏| 桓台| 京山| 会泽| 石林| 海渊| 彭山| 罗定| 南康| 襄阳| 根河| 唐山| 大洼| 田东| 铁干里克| 承德县| 大宁| 隆安| 商水| 吴堡| 三原| 天池| 华县| 安康| 白沙| 重庆| 和顺| 保德| 蓝山| 建平| 巫溪| 酒泉| 青河| 柳州| 新林| 江安| 集宁| 甘南| 扶沟| 灯塔| 安康| 缙云| 库尔勒| 石阡| 婺源| 正兰旗| 句容| 淄博| 屏南| 沙塘| 榆树| 海宁| 海力素| 庄浪| 博山| 行唐| 广州| 砀山| 林甸| 方城| 罗田| 靖江| 特克斯| 肇庆| 和平| 沂水| 靖西| 新源| 正宁| 泸定| 都昌| 拐子湖| 密云上甸子| 贞丰| 佛山| 田阳| 拉萨| 北戴河| 木垒| 陆丰| 乌鲁木齐牧试站| 同安| 白日乌拉| 南阳| 京山| 福鼎| 青龙山| 富民| 万州龙宝| 光山| 延边| 沂水| 于都| 镇远| 开鲁| 中甸| 墨玉| 红原| 微山| 神池| 镇源| 阿城| 赤峰| 如东| 井陉| 乌兰乌苏| 湖州| 马站| 安平| 舞阳| 灯塔| 连州| 英吉沙| 罗城| 陇川| 布尔津| 大武| 东丽| 浩尔吐| 塔什库尔干| 礼泉| 伊川| 湘阴| 天全| 潼关| 青川| 黔西| 一八五团| 正安| 威海| 北票| 牡丹江| 武川| 泗阳| 丹徒| 南阳| 泰来| 敦煌| 枝江| 丹棱| 昭觉| 灌云| 舟山| 内邱| 惠东| 花都| 榆树| 林口| 湄潭| 绛县| 惠东| 东平| 什邡| 乌拉特后旗| 班戈| 常熟| 林西| 北海| 杜蒙| 沽源| 汇川| 天山大西沟| 临夏| 会宁| 献县| 石台| 九台| 鼎新| 洛川| 梨树| 维西| 益阳| 渭南| 万安| 科尔沁左翼后旗| 贞丰| 鄂温克旗| 绥阳| 文登| 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