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回 出手救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他心中動了此念,想要殺死一眾前來冒犯的兇狠山賊心思也就變得愈發強烈了,同時,他抬眼間,眼見自己這邊的護衛兄弟以一敵多,奮勇抗戰,已然有多人被殺,尸橫當場,這血淋淋場面,慘不忍睹,令他心中激憤之情更起,殺敵之心更增,于是,轉念間,他接著肯定想道:更何況,我身為楓林山莊內挑選特派精英護衛,沒有保護好莊主、夫人與小姐,那就是我失職,就是我不對了,所以說,當務之急,最重要任務與事情,便是在于保護好坐在轎內的莊主、夫人與小姐,而非是多有糾結猶豫與那些旁的該不該殺山賊土匪的閑雜事情上,再說了,山賊土匪本就是壞人,該殺之徒,我現下雖然失憶,記憶不存,但是,相信過往為人定然正派,是正道中人,而非是邪魔外道、魔教中人,既是如此,似這等歹徒之流,我定然是不會結識,不會認識的了。
  心中想明此節,也便暗自打定主意,此番,是勢必要對眼前這伙兇狠山賊痛下殺手、狠下辣手的了,盡管,未必是全部都要殺死,一個不留,但是,殺死大半,那是必須,否則,今日之局,如何解得?
  他心中既生此意,動起手來也便更不遲疑,多有手軟,于是,手中“紫青寶劍”瞬間大起,唰唰唰唰,連續晃動,輕巧飛快地施展出已練得頗熟的“紫青劍法”,對著幾個不開眼的身上具有一股拼命三郎勁的兇狠山賊,一個刺擊,就是殺戮。
  說時遲,那時快。
  在水若寒接連施展出了“對牛彈琴”,即一個野蠻橫削;“夜郎自大”,即一個傲慢斜劃;“鵬程萬里”,即圍繞身周一圈一個迅疾連續直刺群體攻擊,這三招劍法之后,眼前十來個兇狠山賊已然人人身中劍招,紛紛倒于地上,血流滿地,半死不活了。
  余人見狀,均是驚懼,手持兵刃,圍著二人,一時之間,不敢上前。
  水若寒心中也實在是不想多傷人命,見他們一時止步,不敢攻上,也便住了,持劍凝望。
  娟兒則是身站水若寒旁邊,手持軟劍,正色對待。
  雙方正在僵持之際,水若寒目光掃視,瞥眼間,無意中竟是瞧見不遠處蘇歸被那黑面漢子三人團團圍住,防守狼狽,險象環生,隱隱間,大有不敵,命喪當場的危險。
  他心中一驚,不禁暗道:此時,敵眾我寡,正是我方急需人手用以對敵之際,蘇副教頭身為本莊副教頭,統領我方一眾護衛,指揮我等貼身保護莊主、夫人及小姐,身具重責,可稱首腦,所謂:“蛇無頭不行,鳥無翅不飛?!彼羰窃谶@個時候有個三長兩短,一差二錯,在如此緊要關頭,被敵方給殺死了,那對于我們楓林山莊這邊來說,可是堪稱大為不妙??!
  畢竟,這時候,放眼到處,楓林山莊這邊一眾護衛都是在以一對多,拼命搏殺,而且,還有多人身上帶血,身受重傷,更有好幾人已然身死,死于非命,這般情勢,對于楓林山莊這邊而言,當真已然是形勢嚴峻、頗為兇險不利的了。
  水若寒正自心驚、心思多有憂慮之際,猛然間,卻是見到,那黑面漢子手舞雙板斧,沖著蘇歸,當面便是一個大力直劈。
  蘇歸作急手起,用手中鋼叉,一個橫向,便是揮挺硬擋。
  但聽“當”地一聲大響,二人面對面硬拼了一招。
  這時,那黑面漢子左右身周所站那二個高大魁梧兇狠山賊,一人手揮雙纓槍,一人手揮雙鐵戟,一齊出手,動作飛快,沖著蘇歸身體,便是齊齊攻出,刺他要害。
  蘇歸一驚,身體不由自由地一個縮身后仰,手上力道一弱,卻被那黑面漢子抓到空子,手中雙板斧趁機一個大力往下直壓,竟是壓迫地他徑直腳下一個腿軟踉蹌,身體不受控制,朝后仰倒,就此被那黑面漢子給活生生地壓制在了地上,手腳之間,動彈不得。
  這功夫,那二個高大魁梧兇狠山賊則迅疾趕上,手中兵器齊齊高舉,飛快刺出,卻是要在這一個回合,趁機刺死了蘇歸,取他性命。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好漢不敵人多?!毖垡娞K歸手腳被制,騰不了身,面對對手二人四兵,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就好比是那砧板上的肉一般,明知必死,但卻依舊是任人宰割,無從閃讓,只能眼睜睜驚懼看著,縱然使力反抗,也是絲毫反抗不得,坐等被活生生宰殺了。
  自然了,這等事情,水若寒是不會坐視不理、任其發生的。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這個緊急關頭,水若寒及時反應過來,頭腦清醒,手中“紫青寶劍”一提,想也不多想,立馬運轉出體內“魂魄大法”十成內力,將之飛快灌注到“紫青寶劍”之中,借助著手中“紫青寶劍”本身所具有的大量木魂魂力,使之內功施展開來,威力倍增,同時,手上功夫起處,迅疾施展出了二十七式“紫青劍法”中的一招“拔苗助長”,將手中寶劍運功脫手飛出,迅疾投擲向正在一齊動手攻擊蘇歸的黑面漢子三人,只要憑此一招,先聲奪人,先發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氣逼人之形,驚震住那三人,令得他們在一時之間為之驚懼,暫緩動作,甚至,不敢動彈,被迫撤招,只要以此,來救蘇歸,不致令他瞬間斃命,救助不得。
  他這一招威猛使出,“紫青寶劍”內含大量木魂魂氣被激引而出,四散外溢,令得寶劍劍身為一層濃濃青氣所包裹,魂氣迎空凝聚成形,飄飄蕩蕩,氣勢驚人,同時,一路飛行,帶動風聲,“呼呼”作響,又勁又疾,竟是瞬間令那黑面漢子三人有所感應察覺,大覺異樣,他們在暗感心驚肉跳、內心恐慌之余,不禁一齊側目,飛快瞧視,只要看看來者究竟為何物事,竟是這般殺氣凌厲,陰風陣陣,先聲奪人,殺氣逼人。(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

武乡| 莎车| 岑巩| 新建| 塔城| 宁晋| 沙塘| 黄山站| 科尔沁左翼后旗| 民勤| 花溪| 龙州| 兴县| 阜新| 聂拉木| 沭阳| 天全| 平潭海峡大桥| 乌兰| 界首| 睢阳区| 胡尔勒| 榕江| 安陆| 满都拉| 崆峒| 浦口| 民丰| 宁津| 祁东| 万州龙宝| 逊克| 民权| 马公| 奉新| 固阳| 衡阳县| 富平| 六安| 泌阳| 会理| 中宁| 会东| 淳化| 盐山| 聊城| 霞浦| 大佘太| 海力素| 正定| 河池| 舞阳| 绥宁| 项城| 荣经| 金沙| 柘荣| 将乐| 成山头| 长顺| 额敏| 姜堰| 兴海| 灵寿| 蚌埠| 涡阳| 铁干里克| 乌伊岭| 蓟县| 南部| 正阳| 梁山| 东营| 田林| 肇东| 永兴| 曲阳| 抚顺| 肥西| 北戴河| 绩溪| 嵊州| 南京| 晴隆| 乐清| 绿葱坡| 松溪| 永平| 凤阳| 平陆| 加查| 阿拉善右旗| 左权| 新沂| 临县| 卓资| 霍尔果斯| 临澧| 民和| 新邵| 环江| 海洋岛| 东平| 睢县| 玉山| 清远| 田东| 阜城| 灵武| 嵩县| 师宗| 新丰| 安国| 汕尾| 沁县| 新竹市| 肃南| 阿拉善左旗| 离石| 桦甸| 呼中| 普格| 新巴尔虎右旗| 光泽| 烟台| 北塔山| 玉环| 屏边| 瓮安| 定陶| 郎溪| 广昌| 郫县| 英山| 安陆| 泊头| 靖边| 九仙山| 铜梁| 遂平| 新乡| 深圳| 新河| 丹阳| 桑植| 龙岩| 平阴| 峨眉山| 衢州| 库尔勒| 耒阳| 南漳| 襄汾| 淳安| 衡阳| 黎城| 偏关| 肃宁| 海淀| 霞云岭| 平和| 陵县| 邱北| 乌审召| 澄城| 清水河| 塔河| 三亚| 金平| 嘉黎| 淳化| 大柴旦| 临桂| 深泽| 瑞昌| 嵊山| 南川| 晋宁| 光泽| 安丘| 黄山区| 左权| 嵩明| 商河| 沛县| 永年| 武乡| 普定| 英德| 弥渡| 黔阳| 金川| 建湖| 邛崃| 喀左| 库尔勒| 当涂| 惠阳| 昌宁| 方正| 尉氏| 滦县| 海渊| 江宁| 长寿| 大佘太| 西连岛| 临河| 博白| 崇信| 温江| 罗甸| 武强| 麟游| 通辽钱家店| 曲阜| 温县| 东光| 海北| 额尔古纳| 崇义| 延川| 上思| 遂平| 桐乡| 彝良| 双峰| 新源| 波密| 高邑| 灵山| 东丽| 盐源| 胶州| 繁昌| 海盐| 大佘太| 托里| 砚山| 渠县| 宁乡| 通辽钱家店| 海盐| 北镇| 延边| 郁南| 台儿庄| 庄河| 汉川| 石拐| 安庆| 乌苏| 乳源| 塔河| 吴桥| 和布克赛尔| 泸溪| 封开| 泰顺| 旌德| 武鸣| 老河口| 万宁| 泽库| 德格| 大武口| 五营| 浦城| 泸州| 巧家| 丽水| 巫山| 巴中| 台山| 湘阴| 临漳| 周宁| 一八五团| 东兰| 华安| 志丹| 江孜| 抚远| 开县| 五莲| 通河| 长宁| 柘城| 集宁| 陵水| 罗田| 东阳| 太湖| 姜堰| 绿春| 铁卜加| 临武| 太仓| 太仆寺旗| 岳西| 衡南| 香日德| 六合| 永川| 南县| 桂阳| 鄞州| 二连浩特| 宁冈| 朱日和| 霸州| 荣经| 延寿| 安平| 古县| 襄垣| 咸宁| 青龙| 花垣| 合水| 太原南郊| 彭州| 筠连| 昭通| 曹妃甸| 剑阁| 平遥| 朱日和| 巴彦| 江陵| 庆城| 同江| 丰台| 麦积| 九寨沟| 柳州| 永顺| 兴义| 呼中| 孟村| 宁安| 鄂托克旗| 多伦| 榆林| 上犹| 景洪电站| 凤冈| 大连| 怀来| 西昌| 琼山| 泸县| 成县| 孪井滩| 二连浩特| 馆陶| 安远| 太华山| 咸阳| 息县| 新巴尔虎左旗| 于洪| 浦北| 通辽钱家店| 西沙| 清水河| 桃江| 新建| 崇信| 贵阳| 开江| 乐都| 安庆| 新林| 辉县| 乌鲁木齐牧试站| 佛冈| 富裕| 农安| 桂平| 兴和| 威远| 宜宾县| 法库| 莱西| 光泽| 如皋| 东吉屿| 南平| 鹤峰| 大田| 扎鲁特旗| 会同| 三门| 西昌| 邹城| 台中| 阿拉善右旗| 固始| 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