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言多必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也許仇恨壓得太久,也許殘魂本身就是一個話癆,面對被魔氣蛟龍束縛在半空中的問傳挺,殘魂不斷言語,好像要將這幾年積攢的話語,與對問傳挺的所有思念,一次性說清一般。+頂點小說,..
  “真的,你還別不信,本尊開始真沒有認出你來!”
  “你要知道,本尊的修為現在有多高,至尊,要高出你整整一個境界!”
  好像生怕問傳挺不相信一般,龐大氣勢陡然綻放,無形火焰一般從他身上蒸騰而起,凝滯的空氣發出爆鳴,形成一股股細小的旋風卷動,懸浮不動的樹葉在爆烈的氣勢下粉碎,灰飛煙滅,半點痕跡不留。
  就連停滯問傳挺滾動身形的巨樹,都在這氣勢下蹦散粉碎,宛若一柄柄細小的刀片切割過一般,在其所在位置留下一地的碎屑,至于高大的樹冠,在殘魂蒸騰的氣勢下,一半飛灰,一半如同樹干一般粉碎,在鋪滿碎石的地面上,留下一片白綠交雜的碎屑。
  粗粗一看,宛若巨樹不甘就此消散,用殘軀在地面上勾勒出自己的模樣。
  只不過,一個是曾經聳立在天地間,一個是鋪陳在地面上。
  一張大臉向前湊了幾分,鼻尖幾乎貼在問傳挺鼻尖上,猩紅的瞳孔在擴張與收縮間變換,在里面投影出問傳挺的一雙眼睛。
  “境界比你高,修為比你強大,本尊當時心中怒火燃燒,本以為追擊幾頭小家伙,會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沒想到,追擊出去很遠,卻失了它們的蹤跡,正在這時,屬下傳來信息,說有人在搞破壞,它們被一個強悍存在殺了不少!”
  “嘿嘿,本尊急匆匆趕來,正好發現你從地面上跳起想要逃脫,沒想到,本尊兩掌,十成十功力的兩掌,兩頭畜類在本尊掌下逃的性命,而你,也緊緊是翻了兩次跟頭!”
  “不能不說你修為強大……嗯,應該說是守護你的這層防護的強大!”
  殘魂伸出一根手指,接連點在問傳挺身外的紅色光膜上,“若沒有這層防護,你承受不住本尊全力一掌的攻擊!”
  手指不停,一次次點向問傳挺胸口,戳擊在紅色光膜上,蕩起一圈圈細碎的漣漪,“開始,本尊還以為是什么強大存在留給你的防身手段!”
  殘魂笑容不斷,卻是越發的詭異,“現在想來,應該是一件異寶吧?!”
  看似疑問,實則萬份肯定,語氣中充滿不容置疑,“沒人能夠在別人身上留下一道近乎持久的守護,就連本尊的本體,近乎站在巔峰的存在,用神鬼莫測的手段留下的守護,也只能是用一次少一次,力量經受一次攻擊就弱上一分?!?br />   面孔遠離問傳挺的近前,手指依舊不停的戳點在紅色光膜上,“不似你這道守護,經受本尊兩次全力攻擊,防守的力量不曾減弱分毫!”
  一個男人,修長的手指,不斷輕點在另一個男人的胸口,臉上帶著笑容,若是不聽聲音,只看開合的嘴唇,這一幕要多詭異有多詭異,要多滲人有多滲人。
  可惜,問傳挺關注點不再這方面,懸浮在半空的他瞪著一雙眼眸,死死的盯在殘魂臉上,手腳被魔氣蛟龍束縛,就連腰身都被一頭魔氣蛟龍死死的控制,不能扭動分毫,此時,哪怕殘魂收斂了氣勢,宛若鄰家少年一般站立面前,問傳挺依舊發不出一點聲響。
  因為他的脖頸,同樣被一頭魔氣蛟龍纏繞,粗大的身軀在短小的脖頸上密密的纏繞了兩圈,魔氣凝成的蛟龍,不似氣體特性一般的虛幻,反而給人一種真實的感觸,細小鱗片貼在皮膚上,散發出一絲絲冰寒,緊匝在一起的身軀,隱約有脈動的血液在其中流淌。
  略過盤繞在脖頸上的那段身軀,魔氣蛟龍的頭顱挺著一段身軀從問傳挺脖頸后方高高豎起,在問傳挺頭頂半尺的地方停留,黑寶石一般的一雙眼眸中各有一點猩紅,一眨不眨的俯視下方,黝黑的龍須,寬大的嘴鄂大張,將問傳挺的頭顱完全籠罩,只要殘魂一個命令,問傳挺的腦袋將完全沒入魔氣蛟龍的嘴鄂之中。
  “能承受本尊兩次攻擊而不壞,嘖嘖,強大的有些可怕!”
  殘魂搖頭晃腦,嘖嘖有聲,“兩次巔峰至尊的攻擊啊,這是多么強橫的異寶,居然還能夠被修為弱小的你使用,在尊者境就被你不斷使用,真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樣的寶貝!”
  眼珠子一圈圈在問傳挺身上轉動,矗立在他頭頂上方的魔氣蛟龍露出猙獰笑容,纏繞在脖頸上的身軀磨盤一般絞動,骨骼碰撞的咯吱吱響聲發出,問傳挺的一雙眼眸逐漸鼓瞪出來,幾乎完全從眼眶中跳出,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上布滿一道道細碎的血絲,隨著魔氣蛟龍收縮身軀,更多的血絲在眼珠子上攀爬。
  眼看著問傳挺的雙眼變得血紅一片,眼皮子已經遮擋不住眼珠的形體,殘魂依舊不斷的拿手指在問傳挺胸前劃動,指尖一次次輕點在紅色光膜上,蕩起一圈圈漣漪,又在他手指的劃動下被切斷。
  “呼吸不上來了吧?!看看,臉都醬紫了!”
  殘魂撇著嘴搖頭,一副同情的模樣,“是不是感覺眼珠子不是自己的?本尊告訴你呦,他們通紅通紅的,幾乎要趕上本尊屬下的小眼兒了?!?br />   話鋒一轉,同情的模樣瞬間變得冰寒一片,“將那件異寶拿出來吧,本尊承諾,可以不殺你!”
  “咳咳咳……”
  話音剛落,魔氣蛟龍在殘魂的控制下松開身形,問傳挺陡然發出一連串撕心裂肺的咳嗽聲,隨著咳嗽,被魔氣蛟龍控制的身軀一抽一搐,恨不得要把肺擠出來一樣。
  殘魂靜靜等待,任由問傳挺肆意的咳嗽,對他隱藏在咳嗽抽搐下的掙扎視而不見。
  良久,咳嗽聲漸歇,醬紫的臉色輕微舒緩,問傳挺抬起頭顱,瞪著一雙布滿血絲的雙眼看向殘魂,臉上模樣說不出的諷刺,“不殺我?!你都說要奴役我的身軀,魔火炙烤我的靈魂了,這樣的承諾說了等于沒說!”
  殘魂倒背雙手,表情不變,“本尊只是給你一個機會,你以為,本尊沒有手段得到異寶?只不過是不想太過麻煩罷了!”
  頓了一頓,斜眼從問傳挺臉上掃過,殘魂繼續說道,“抽出你的靈魂后,你的肉身是本尊的,隱藏在你肉身中的異寶,同樣會到本尊手中,你以為你能阻止?!”
  “那你就先破開我這異寶的防護再說!”
  問傳挺諷刺一笑,再不言語。
  這是自信,是底氣,思禹藏身的蓮臺,是道器級別的存在,哪怕在道器中是墊底的存在,她依舊是道器,雖是不知其對應修煉體系中的那個等級,但看現在,以殘魂至尊巔峰的手段,依舊不能破開防護,問傳挺確信,殘魂一時半刻對他沒有辦法。
  得意沒有維持多久,問傳挺陡然心肝一顫,眉頭擰在了一起,“殘魂破不開我的防護,但脖子被勒緊幾乎要窒息的感受是真實的,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這是一個很矛盾的地方,殘魂的攻擊打不破蓮臺的防護,透過防護傳遞過來的力道,卻又真實的撞擊在了胸口,魔氣蛟龍收緊身軀,卻又能讓他產生窒息。
  “我并沒有想象中的安全,若是殘魂真的舍得下重手,我還真不一定能活下去?!?br />   問傳挺目光閃爍,心中一個個念頭翻滾,思慮著怎樣從殘魂手中逃脫,而不被擊殺,同時,又在考慮著魔氣蛟龍讓他窒息的原因。
  “思禹……”
  在殘魂注視下,問傳挺不敢露出絲毫破綻,更是不敢將內心中的不安表露在外面,以免殘魂察覺,想到對付他的對策。
  焦灼不安中,毫無頭緒的問傳挺不由將希望寄托在思禹身上。

章節目錄

晋城| 兴县| 太华山| 杂多| 东安| 天山大西沟| 乐陵| 梨树| 揭阳| 伊宁县| 蓝田| 北碚| 凤冈| 定远| 新民| 青河| 喀喇沁旗| 嘉鱼| 郫县| 西林| 韶关| 长沙| 太原| 遮浪| 饶平| 吐尔尕特| 宜阳| 大新| 灵石| 屏边| 鄂州| 太湖| 融水| 和龙| 吴桥| 顺昌| 万年| 泸水| 安福| 禄丰| 武定| 英山| 崇信| 嘉兴| 睢县| 花都| 费县| 洛南| 太白| 仁怀| 普兰| 吴堡| 保靖| 石首| 新田| 太仆寺旗| 慈溪| 宜城| 洱源| 哈密| 武川| 通化县| 巴音布鲁克| 洛宁| 儋州| 苏州| 余干| 达川| 乌斯太| 新昌| 昌宁| 香日德| 奉化| 鄂尔多斯| 高要| 韦州| 营山| 九龙| 襄樊| 仁怀| 攀枝花| 项城| 会泽| 绍兴| 浦城| 青州| 苏尼特左旗| 牙克石| 响水| 越西| 加格达奇| 驻马店| 图里河| 泸溪| 祁东| 如东| 彭泽| 贵港| 启东| 湘乡| 尼勒克| 张家界| 隆林| 华坪| 闽侯| 元阳| 西昌| 方正| 邵阳| 九仙山| 富民| 峰峰| 头道湖| 榕江| 东丰| 博兴| 东至| 汾阳| 连州| 于田| ??| 平山| 宽城| 抚州| 得荣| 河池| 江宁| 金昌| 凤城| 鱼台| 草河口| 溆浦| 滦县| 青神| 锦屏| 滨海| 绥滨| 班玛| 萍乡| 阳谷| 泰来| 石台| 淅川| 腾冲| 太康| 舒兰| 雅布赖| 方城| 霍州| 岑溪| 岑溪| 屏南| 井陉| 常宁| 清流| 麻阳| 洞口| 伊春| 济源| 文水| 平江| 浪卡子| 江川| 平潭| 紫金| 远安| 南涧| 毕节| 滦平| 甘孜| 田东| 安达| 东至| 奈曼旗| 南安| 石楼| 海淀| 兴国| 大竹| 潢川| )| 磐石| 东阿| 永署礁| 玉山| 于都| 萧县| 上蔡| 博山| 南靖| 南部| 金溪| 攸县| 五台山| 达拉特旗| 通化| 开远| 米易| 乌兰浩特| 共和| 大新| 大连| 台安| 峰峰| 连云港| 当涂| 渭源| 平定| 嘉黎| 九仙山| 北塔山| 宿州| 辽阳县| 嘉定| 南皮| 大勐龙| 眉山| 惠东| 哈尔滨| 加格达奇| 唐河| 太原| 桐柏| 雅布赖| 玉林| 喜德| 肃北| 金州| 普安| 水城| 大名| 迁西| 信都| 卢氏| 上蔡| 弥勒| 湘潭| 旌德| 青冈| 宁陕| 陈巴尔虎旗| 沙塘| 楚雄| 宜兴| 红安| 淇县| 哈密| 吴川| 绥宁| 海力素| 涟水| 云霄| 当涂| 阿拉善右旗| 银川| 迁安| 内黄| 博山| 彭水| 新都| 延寿| 托克托| 镇江| 弥勒| 绵竹| 公主岭| 额济纳旗| 临安| 丹凤| 南郑| 民权| 宁德| 会东| 开阳| 涟源| 双城| 逊克| 阳新| 宁武| 岑溪| 象山| 海伦| 双江| 肇庆| 加格达奇| 满洲里| 汝南| 容县| 塔河| 泰宁| 眉山| 江川| 错那| 文昌| 秀屿港| 泸水| 六库| 平凉| 安德河| 夹江| 仙游| 桐庐| 保德| 罗源| 陆良| 广德| 隆回| 金寨| 泾源| 望江| 洪泽| 冠县| 山丹| 余江| 马公| 防城| 固阳| 科尔沁左翼后旗| 九华山| 哈密| 德化| 互助| 海安| 丰都| 大通| 香日德| 饶河| 怀仁| 吉安县| 高邮| 德令哈| 浩尔吐| 陇西| 海林| 垣曲| 蔚县| 湘阴| 沁源| 陇县| 满都拉| 大连| 陵川| 嘉祥| 辉南| 芜湖| 乐东| 东沟| 阳春| 合水| 宁海| 安国| 任县| 古丈| 巴仑台| 巴林右旗| 宣恩| 东吉屿| 富平| 泸西| 梁平| 西和| 云阳| 旺苍| 宝兴| 吕泗渔场| 唐山| 天山大西沟| 江门| 阿克苏| 浦北| 邵阳| 武都| 珙县| 中宁| 米脂| 集安| 临淄| 麻栗坡| 那坡| 黄陂| 河间| 阿坝| 成都| 分宜| 巴林右旗| 余江| 金湖| 芮城| 衡阳县| 哈巴河| 涪陵| 安塞| 平鲁| 宜州| 桐城| 盐津| 鹤城区| 桐梓| 监利| 万州龙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