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爭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留言反饋

  瀝青包裹著基地各處建筑,唯獨避開了指揮部大樓,此時此刻,在指揮部二樓的工作間內,屋子里一片漆黑,僅有設備微弱的燈光來給室內增添些許光亮。
  外面的動靜似乎令楊翠華很不安,和凌浩配合修正數據的工作途中,她打字詢問著:【外面發生什么事了?】
  “打雷而已,不用管?!?br />   凌浩頭也不抬的說道:“你把女孩的血紅蛋白起伏數值看管好就行了,我現在要嘗試修改她的核苷酸(遺傳細胞)?!?br />   他面前這架工作臺,乃是他依靠基地內通訊機房、鋼鐵工廠的數控車床等等渠道抽出零件,然后由他手工組裝出來的半成品。為什么說是半成品?因為這東西比起他原來在SCP基金會實驗室的設備,實在差了太多太多,缺少精密設備,凌浩能做到的其實并不多。
  比如他現在正做的工作。
  如果有SCP基金會的模因組調控等相關設備,以及足夠納米單元能量塊,那么他就能直接再克隆出一個沈墨英的肉身,然后把沈墨英的靈魂DNA移植過去,就讓沈墨英在另一具身體重獲新生,再克隆出幾十個沈墨英的身體放手試驗,那樣研究效率極快,但關鍵問題是這種設備需要極其高端的制造技術,就憑這個世界的科技手段,估計再努力個三五十年或許才有可能研發出來。
  當然這個前提必須是沒有那些道德帝從中阻撓,否則等下個世紀到來這項技術都沒指望實現。
  所以凌浩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方案了。
  “不行,女孩的血細胞處于極度活躍狀態,雖然她昏迷了,但這些細胞并沒有因為她進入睡眠?!绷韬颇瞄_眼睛,揉了揉發酸的眼睛:“血液樣本怎樣操作都無所謂,可如果她的血細胞在這個狀態就給移植眼睛,那會產生強烈排斥反應?!?br />   凌浩雙眼微垂進入了沉思:“我拿著眼球一靠近她的身體,她的血細胞活躍程度就會跟著實時增強,難道她的身體可以感應到這兩顆眼球的存在,從而在本人昏迷狀態進行無意識的防御反應?”
  “地獄,惡魔,堅定的內心,可以察覺到惡魔的敏感,這……”
  就在凌浩沉思的過程中,大樓外忽然發生了劇烈地震,這股震感之強烈就連楊翠華都能清楚感覺到,因為她的麥克風都被震得掉在了地上,咣當一聲發出好大的聲響。
  軍事基地正在被黑色瀝青吞沒改造,許多建筑夷為平地。
  楊翠華:【我的聽筒掉下去了?!?br />   “地震而已,不用管?!?br />   楊翠華:【這句話我好像剛才聽你說過……】
  凌浩假裝沒有聽到楊翠華的質疑,他一把推開工作臺上置放的手稿,兩手撐在臺上,對楊翠華說道:“可能我們一開始的方向就錯了,想要解除女孩和這兩顆眼球的排斥反應,單純的科技手段做不到這些,你忘了嗎,那個叫魏羅的人說過,他來自地獄,那么他代表的則是一種魔幻文明的存在?!?br />   這次楊翠華終于有點不淡定了,她的注意力從外面那些動蕩中給拉了回來,轉而將重心放在了沈墨英和魏羅之間的關聯上:【他確實說過一段玄玄乎乎的話,可地獄根本是不存在的吧,我一輩子都在研究,我寧可相信科學?!?br />   “然而科學解釋不了我這種幻想角色為何會來到現實世界的事實?!?br />   楊翠華:【什么?】
  “我想我之前就已經就已經自我介紹過了?!绷韬撇换挪幻Ω┫律?,觀察起了顯微鏡下的血細胞樣本:“我喜歡探索未知的領域,這是我畢生的追求,起先我以為我可以這樣真實的活下去,直到我來到這個世界,在衛星網絡搜索到一本網絡小說之后,我曾經的想法破滅了?!?br />   “這本小說的主角名叫凌浩,他出生在一個充滿災禍的世界,見證過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超自然力量,恰巧的是,這本故事里的內容,跟我的人生軌跡竟然驚人的吻合,甚至連我哪天說過哪句話,上面都有寫的清清楚楚,沒有一個字出錯,在這本小說里,我覺得我連自己穿的內褲顏色都瞞不過去?!?br />   凌浩看了PDA的屏幕一眼:“現在你還想用科學來和我解釋這些現象嗎?現在的你只有一種方式可以反駁我,那就是你認為我在說謊,可惜從我推理出來的可能性中,你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來質疑我之前的話?!?br />   楊翠華:【但是,這不科學?!?br />   “那兩顆眼球剛才從我眼前非常囂張的爬走了,這會兒它正趴在你的機柜上怒刷存在感,等你攻克了它為何會動的難關再來和我討論這科不科學的話題吧?!绷韬迫∠聵颖揪?,插進了數據端口:“現在,先把這段血細胞和我一起配合修正了再說其他,我有點新發現?!?br />   就在凌浩和楊翠華在激烈爭論與試驗的期間內,濃稠瀝青早已覆蓋了除過指揮部大樓的全部建筑群,另一邊,魏羅的夢境場景之中,原本方想的夢境是存不下幾千個外來者的,所以魏羅把這幾千上萬的人類放進了自己精心構造的重癥區場景。
  重癥區是魏羅最初構造的夢魘,場景之大足夠讓這幾千人排成一條長隊脫了衣服在里面盡情撒歡,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這里的夢魘太強,有些進攻性較強的怪物甚至連魏羅這位織夢者都會攻擊。
  這些傳說中攻擊性較強的怪物,就是由魏羅用精神病患者為原型改造出來的衍生物。
  重癥區完美還原了大型精神病院的輪廓,只不過口味變重了許多,不,不是許多,是重口風格在這里得到了升華。
  不嚇人的鬼片等同于垃圾,不恐怖的噩夢和咸魚無異,魏羅充分把血腥和心理暗示的精華傾注在了重癥區,比如從門口進來后串滿尸體的鐵刺圍墻,就暗示著每一個想要逃出精神病院(噩夢)的患者都沒有好下場,因為魏羅還在圍墻后面設置了連環的夢境陷阱,足夠那些想要逃逸的老司機回憶起被《比較簡單的大冒險》所支配的恐懼。
  之前娜娜正在氣頭上,想都沒想就跑出來找魏羅算賬了,這會兒她氣消了和魏羅一起回來,頓時心里發虛,跟在魏羅后面就差把身體掛在魏羅身上了。
  魏羅近乎是馱著她走的。
  “我說……”
  “能把你的胸從我眼前拿開嗎,我看不到東西了?!?br />   -------
  沒錯,我就是來向各位推薦《比較簡單的大冒險》的,這是一款非常溫暖人心的游戲,讓我非常的感動,夜晚來臨,一個人孤獨的躺在床上卻苦惱的說不著,煩躁嗎,《比較簡單的大冒險》可以填滿你寂寞的長夜,請動一動你可愛的小指頭,下載一個來玩玩吧,玩過之后你就會深刻體會到……
  作者你TM住哪我要弄死你!
  ……的這種心情。(未完待續。)

章節目錄

丹江口| 清兰| 八里罕| 乐陵| 娄底| 勐腊| 天池| 内江| 桥口| 东吉屿| 湘乡| 白云| 威信| 炉山| 木里| 郧西| 西吉| 大港| 二连浩特| 伊金霍洛旗| 海门| 洪泽| 布拖| 大柴旦| 金川| 小渠子| 玉门镇| 济南| 安达| 胡尔勒| 平凉| 密云上甸子| 铜鼓| 邯郸| 井陉| 新绛| 类乌齐| 道孚| 泗洪| 雷山| 新邵| 定海| 蠡县| 巧家| 兴山| 乐平| 南康| 阿巴嘎旗| 荣经| 上思| 兴安| 新田| 乳源| 浦城| 狮泉河| 吴忠| 于洪| 河口| 太康| 丰宁| 诸城| 郑州| 伊宁县| 巴林左旗| 尉氏| 睢阳区| 鹰潭| 忻州| 赣榆| 平武| 太仆寺旗| 太平| 丹棱| 澄城| 阜宁| 新兴| 八宿| 扎鲁特旗| 乌兰浩特| 凉城| 涉县| 那坡| 纳雍| 金阳| 洛阳| 泗县| 武都| 黄骅| 永新| 中环| 旬阳| 乌兰| 岳西| 全州| 临夏| 安义| 阳曲| 汤阴| 沙湾| 蓟县| 遵化| 南丰| 彭州| 五道梁| 铜鼓| 赣榆| 孟连| 福安| 金坛| 岚县| 宁国| 硇洲| 理塘| 蓟县| 湘乡| 林州| 水城| 惠农| 海原| 佛冈| 庆云| 平陆| 崇武| 永济| 珲春| 莲塘| 沙湾| 甘洛| 怀集| 日喀则| 磐安| 阜康| 云龙| 庆阳| 冷水滩| 沅江| 嵩明| 安阳| 盐城| 彭山| 定边| 魏县| 肃北| 扶余| 陇县| 大丰| 新乡| 清河| 祥云| 墨竹贡卡| 苏家屯| 清徐| 南汇| 内乡| 易县| 兰屿| 尉氏| 瓜州| 夏县| 达坂城| 日喀则| 乌鞘岭| 海原| 西盟| 穆棱| 博乐| 卢龙| 廊坊| 赤水| 从化| 东营| 北塔山| 白水| 澳门| 黑山| 平定| 巴盟农试站| 诏安| 胶州| 安溪| 奇台| 龙江| 西宁| 明溪| 鄂托克旗| 吉安| 清兰| 德清| 炉霍| 广州| 珲春| 民勤| 延庆| 泾阳| 玉山| 融安| 岢岚| 治多| 庆安| 桂阳| 佛冈| 永春| 沧源| 闽清| 杭锦后旗| 成安| 开县| 绵竹| 颍上| 忠县| 将乐| 昌宁| 鹤峰| 靖江| 金华| 忠县| 盐城| 太原古交区| 仪征| 循化| 吐尔尕特| 施甸| 宁阳| 溧水| 东宁| 永宁| 宜春| 和丰| 安县| 渠县| 柳河| 环县| 岗子| 浩尔吐| 天全| 天门| 徐州| 三原| 湛江| 泰州| 沾益| 冀州| 扶绥| 临沂| 苍南| 塘沽| 阿拉善右旗| 镇康| 盈江| 南和| 狮泉河| 阜平| 兴安| 内邱| 永昌| 香港| 罗平| 鹤峰| 酉阳| 塔城| 商城| 桦川| 阜阳| 定海| 会宁| 和平| 三门| 北安| 汇川| 泸县| 涿鹿| 炉霍| 清丰| 隆回| 涟源| 巴里坤| 永城| 磁县| 景东| 宜川| 龙海| 电白| 滦南| 白云| 晴隆| 遂川| 桂阳| 安宁| 平坝| 清流| 皮口| 松潘| 大石桥| 龙泉| 乐平| 汕头| 潮阳| 阳江| 淮阴| 闽侯| 彭山| 和政| 榆次| 内黄| 墨玉| 河间| 富宁| 石城| 讷河| 长汀| 漳县| 信都| 孟州| 海力素| 岚县| 炉霍| 政和| 龙南| 平度| 眉山| ??| 徐州| 随州| 沈丘| 兴城| 尤溪| 永兴| 古浪| 临猗| 大兴安岭| 巴彦| 清水| 阿里| 鲁山| 清水河| 庐江| 美姑| 紫云| 桂东| 郫县| 内邱| 凤台| 桃源| 鸡西| 华池| 长治| 府谷| 阳朔| 湘阴| 台南| 集贤| 南江| 莫索湾| 巧家| 磐石| 德安| 德庆| 汕头| 商城| 郑州| 眉县| 龙岩| 攀枝花| 徐水| 华亭| 天山大西沟| 延吉| 内江| 莫力达瓦旗| 滦南| 鹿邑| 永和| 安新| 宜春| 榆林| 扎兰屯| 徐家汇| 中江| 鹰潭| 东山| 新巴尔虎右旗| 景洪| 镶黄旗| 定远| 洛隆| 汝州| 石柱| 江安| 磐石| 泰州| 高邑| 嵊泗| 巨鹿| 小灶火| 察哈尔右翼后旗| 秀屿港| 岳阳| 兴安| 东光| 河南